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美国通胀终于弹升 市场却云淡风轻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21年3月30日,美国纽约,梅西百货。REUTERS/Caitlin Ochs

路透伦敦4月14日 - 正当疲软已久的通胀终于再度攀升之际,一些迹象却显示,金融市场或许早就已经过度高估通胀抬头的影响--至少在政策方面的应对是想得太严重了。

全球投资者今年最大的担忧之一,是害怕主要经济体由政策强力推动的疫后复苏,会种下通胀飙升的种子,导致主要央行会比目前设想的时间大幅提早紧缩货币政策。

在通胀蠢动时期续抱股票的理由固然也有,但投资人主要的担忧是,一旦央行对通胀上扬进入戒备状态,便会调升利率,拉高借贷成本,这将打击企业的增长及获利预估,成长股及科技股的估值都将面临重新调整。

美国3月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同比上涨2.6%,为去年3月疫情以来首次高于2%,创近三年来高位,也高于市场预估,主要受到去年能源及物价崩跌的基期效应,以及疫情相关供应链瓶颈问题影响。

过去几个月,市场因为预期通胀即将跳涨,弥漫着不安气氛,债券收益率则是节节攀升,但周二在3月CPI劲升的数据公布后,市场却几乎是波澜不兴。

看样子,美联储一再苦口婆心强调,暂时性的通胀急升是在预期之中,以及在出现经济明显完全复苏的证据前、美联储不会收紧政策的喊话,似乎终于被听进去了。

美联储主要关注的是扣除变动较大的食品和能源价格的核心通胀率,3月才只有1.6%,根本就无关痛痒。

可以肯定的是,这些耀眼的物价消息还会持续更多个月。2020年的油价低位出现在4月22日,因此下个月的通胀数据势必会对油价触底以来已上涨三倍的情况作出反映。

但已经有一些迹象表明,最近美债收益率的反弹可能已足以吸引投资者重回债市,部分原因是为了准备因应创纪录高位的股市可能暂时歇息或修正、以及疫苗带动的复苏可能不稳,或未决的财政支出可能停摆等。

另一个要考量到的是,对美联储将紧缩政策的消化或是预期程度有多大。

货币市场数周来对美联储明年底前升息25个基点,以及2024年前升息近100个基点的预期将近百分之百。美联储决策者预估中值目前预测2024年为首次升息的时间点。

**做空美债**

本月的美银全球基金经理人调查,突显出该相当积极的立场。

要记住的是,美银的调查对象是全球投资者,而且问题并不具体涉及关键政策利率本身,近60%受访者表示,他们认为短期利率将在12个月内上升。

这比忧心忡忡的资金市场认为的升息时间还早了近八个月,而且60%的比例也是两年多来最高的。

希望押注收益率上升的基金可能发现自己太晚加入这场游戏,这一迹象也强化了上述观点。

4月调查中,将近10%受访者认为“做空美债”--即押注公债收益率上涨--是市场上最拥挤的交易。

做空美债被认为是五大最拥挤的交易之一,包括经常有人抱怨的做多科技股和比特币,以及最近兴起的环境、社会与企业治理(ESG)投资。

3月调查受访的投资者完全没有人认为“做空美债”需要太多操作空间。

那么2020年收益率飙涨之路已经走得够远了吗?

或许对这种强力政策紧缩的假设,本身在一定程度上就是让投资者相信,长期通胀预期仍将受控,3月整体消费者物价指数(CPI)可能就是最佳的长期假设水平。

如果央行希望并且成功扭转了市场预期,收益率曲线长端就可能再度变陡--在经济不出现下滑的情况下。所以此刻也许所有人都皆大欢喜。

即使10年期美债名义收益率在1.66%,经通胀调整的“实质”收益率仍然为负0.68%,低于1%的五年期名义收益率意味着实质收益率低至负1.83%。

但30年期通胀保值债券实质收益率再次回到正值区间,名义收益率高达2.34%。

长债收益丰厚,再加上今年美元意外强势,使得很多海外基金经理再次考虑将美国公债作为投资组合的压舱石,以防范任何股市的突然回调,不管是不是暂时的。

“灵活性是关键,”M&G Investments宏观基金经理Eric Lonergan写到,他并称,未来一年必然坎坷,说不定什么时候股市就会回撤个15-20%,现在看来很有必要大量持有现金、多元化的全球股票以及30年期美债。

“如果出了什么问题,这可以作为你的保障。”(完)

编译 蔡美珍/戴素萍/陈宗琦/王灿;审校 刘秀红/汪红英/郑茵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