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5, 2019 / 5:15 AM / a month ago

热点聚焦:美元资金枯竭令外汇互换逐渐走到融资舞台中心

路透伦敦11月14日 - 随着美元资金枯竭,全球金融愈发依赖不透明的外汇交易以保持现金的流动。

资料图片:2019年8月11日,英国伦敦,泰晤士河上一艘船驶经金丝雀码头金融区。REUTERS/Simon Dawson

数据显示,银行和其他短期美元资金借入方比以往更加依赖日交易额达3.2万亿美元的外汇互换市场;万一美国贷款机构停止向体系中注资,即便只是暂时如此,借款方也将面对巨大的风险。

9月时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被迫向市场注资,因规模达2.2万亿美元的美国“回购”市场利率飙升,并蔓延到外汇互换市场,刺激借入美元的溢价冲高,互换市场为此惊出了一身冷汗。

“这对于我们在外汇掉期市场影响非常大。大家相当一阵恐慌、利差扩大、波动性升高,”加拿大满地可银行远期外汇交易员James Topham表示,并称9月16日客户出现“异常庞大而持久的”美元借入就是一个明显的例子。

资本市场“流动”受到潜在干扰的这类提醒,令监管者小心戒备,以防历史重演;最著名的例子莫过于2008年金融危机期间的情形。

目前一些人担心,如果美元最主要流动渠道--美国银行业--减少放款以符合现金储备规定的话,外汇掉期或将成为催化剂,最快可能2019年末就会发生上述情况。

“年底左右...正常供应平衡将会被打破,”Topham表示。

监管规定更加严格,规定银行业者必须至少持有8%的资本做为储备,加上美国保护主义抬头,以及企业现金回流,都使得美元供应收缩。

国际清算银行(BIS)8月数据显示,外汇掉期交易量在整体货币交易的占比已成长至49%。反映出越来越依赖从外汇市场借入美元。

这个情况已引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BIS以及欧洲央行等货币政策官员的担忧,因为过去10年来美元借贷成本逐渐攀升,使全球银行业和企业投资的融资成本更加昂贵。

**表外活动**

不同于普通的现汇交易,外汇互换涉及两方交换货币。双方按照约定的一段时间和固定的远期汇率来进行两个币种的偿付,这个远期汇率则由两个币种的利差来决定。

外汇互换通常是用于对冲、每日流动性管理甚至投机。许多央行人士说,银行通过外汇互换进行借贷和融资,这使得掉期交易越来越多,因为它是“表外活动”。

这对银行和企业有利,因为他们的债务水平越低,信用评级就越高。资产负债表上持有债务规模较小,成本也会更低。

一位央行官员称,有关部门正关注2019年末的情况,但他们也担心借款人的再融资能力。

“很多外汇交易活动都是很短期的行为。这可能使银行面临很大的展期风险,”该官员补充说。

国际清算银行(BIS)货币和经济部负责人Claudio Borio预计,通过互换进行的借款规模可能达到14万亿美元或更多。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货币和资本市场部门总监Tobias Adrian称,美元融资缺口,也就是非美国银行的资产与负债之差,可能最多为1.5万亿美元。

“其中大部分资金来自于外汇互换市场,而这些市场可能很脆弱,”Adrian对路透说。

尽管IMF对外汇互换借款进行了“非常细致的分类”,而且风险管理机构通常会对银行进行压力测试,但Adrian称情况仍“令人担忧”。

这位央行官员说,压力测试显示,一些银行业者的资金中有超过10%来自互换交易。BIS则表示,在所有外汇交易中,有90%是美元交易。

由于美元需求如此之高,贷方要求一项被称为“交叉货币基差”的溢价。随着美元短缺加剧,这一基差将会扩大。

对于没有美元存款和美元计价抵押品的非美资银行来说,成本越来越高,它们必须通过互换交易来为贸易和对冲投资提供资金。

其他倚赖美元的借款者,尤其是在新兴市场,同样受创中。

除了美国银行业者外,潜在赢家可能包括了像是石油大厂这类石油美元流动性的供应者。

**回归基础**

货币市场交易商和监管机构预期,2008年和2011年的危机不会重演,当时由于美国银行业者在国内囤积美元,使得美国以外的地方美元借款乾涸。

9月回购利率飙升情况消退,因美联储向货币市场注资,互换利率也随之下滑。

尽管全球美元交换市场欠缺这类支撑,但美国以外的主要央行可以透过“紧急流动性援助”来提供美元,目标是那些面临短期流动性问题的金融机构。

“我们拥有的美元流动性部分依赖于外汇互换市场,因为我们没有美元存款。但我们会定期测试欧洲央行通过外汇互换向我们提供美元流动性的能力。我们在这方面没有任何问题,这不足为虑,”法国银行业的一位高管称。

然而随着年底临近,交易员变得紧张不安,因为美国大型银行通常会减少在美联储的现金存款,以便满足持有充足现金缓冲的规定,这意味着他们将减少美元贷款。

野村的交易员Olek Gajowniczek说,这导致“外汇互换和回购”市场的美元融资溢价呈现周期性飙升,并称监管使得市场更难“吸收无限量的外汇互换”。

Adrian说,在2008年金融危机之前,美元与主要货币之间的基差互换可忽略不计,但随后处于负20-50个基点区间,在一些国家甚至超过负100个基点。

例如,美元/欧元三个月基差互换在负22个基点附近,但在2008年10月超过负300个基点。在一个月前货币市场紧缩导致纽约隔夜回购利率升至10%时,该基差互换触及负42个基点。

“我们估计当基差走阔50个基点时,这些机构母国的金融稳定性风险就会随之上升,他们就会减少放贷,”Adrian补充称。

他说,BMO的Topham等交易员已习惯于12月互换市场的波动,自2008年以来,基差互换溢价在年底时走升,之后很快调整回来,这已经成为一种常态。

但他仍然持警惕态度。

“美元流动性似乎仍在那,但显然接近小事即可造成价格大幅波动的水平,”他说。“我们9月已经认识到这一点。”(完)

编译/审校 徐文焰/陈宗琦/李婷仪/王灿/杜明霞/戴素萍/汪红英/李爽/郑茵/李春喜/张狄/王颖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