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国际财经

欧洲央行副总裁德金多斯认为通胀上升是受到结构性因素驱动

路透法兰克福10月4日 - 欧洲央行副总裁德金多斯(Luis de Guindos)周一表示,最近欧元区通胀上升有着供应中断的结构性驱动因素,欧洲央行必须注意工资增长的任何迹象。

欧洲央行官方预计,欧元区物价涨幅将在明年缓和到2%的目标以下,但该行内部有许多人担心通胀将会是越来越棘手的难题。欧元区9月通胀率达到3.4%。

德金多斯重申欧洲央行的预测,但他警告说,最近通胀飙升的一些驱动因素,如供应瓶颈和能源成本上升,正在产生“结构性”影响,并可能影响工人的看法和工资要求。

“通胀上升不仅是对基数效应的反应,而且存在一个将产生更大的结构性影响的通胀要素,”德金多斯在西班牙的一个活动上说,他提到了供应瓶颈、商品和服务市场的扭曲以及能源成本的上涨。

“这正在造成的影响超过了我们几个月前的预期。”

他补充说,如果由于这些因素的持续时间超过预期,或者由于这些因素开始对工资谈判产生影响,通货膨胀成为永久性的,欧洲央行的货币政策反应就必须改变。

“在劳动力市场,我们暂时还没有看到大幅的工资增长,”德金多斯说。

“但我们必须小心谨慎,因为工资谈判才刚刚开始,随着时间的推移,通胀的感觉将变得更加明显。”

消息人士上个月告诉路透,欧洲央行的几位决策者预计通胀率将超过该行已经提高的估计值。央行对今年通胀率的预估为2.2%,明年为1.7%,2023年为1.5%。

消息人士补充说,这被视为是为该行在3月结束紧急债券购买铺平道路。欧洲央行预定于12月做出相关决定。

德金多斯说,如果经济活动正常化,且疫情消退,欧洲央行的大流行病紧急资产收购计划(PEPP)将“完成其使命”。(完)

编译 张明钧;审校 张涛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