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11, 2020 / 1:40 AM / 12 days ago

热点聚焦:拉加德如何给欧洲央行打上自己的印记?

路透法兰克福2月10日 - 去年11月在德国山间城堡酒店Schlosshotel Kronberg进行的团建活动上,不怎么听话的欧洲央行政策制定者们和他们的新任总裁拉加德达成了约定。

2020年2月6日,比利时布鲁塞尔,欧洲央行总裁拉加德出席欧洲议会经济暨货币事务委员会听证会。REUTERS/Francois Lenoir

拉加德承诺要花更多的时间倾听,不会在决策者介入之前就先行做出决策--她的前任德拉吉经常被指责这样做。

反过来,她要求欧洲央行最高决策机构--管理委员会遵守纪律。该委员会由19个欧元区国家的央行总裁和包括拉加德本人在内的六名执行委员会成员组成。

11名消息人士--其中有欧洲央行上一个有争议的刺激计划的批评者和支持者,告诉路透,决策一旦确定,管委们就不得随便诟病,不能把内部争端暴露给媒体,共同对外。

上任后最初三个月的做法显示,拉加德正在利用Schlosshotel Kronberg约定对欧洲央行这个欧洲影响力最大的机构进行微妙而重大的变革。

“这种变革是机构文化方面的,但也是深远的,” 其中一位要求匿名的消息人士对路透称。“机构文化决定了我们如何做出决策,因此这影响到政策。”

这些消息人士全都直接知道欧洲央行内部运作,其中多数人士称,欧洲央行对共识的重视,强化了管委会的角色,并给予德国等批评者更多话语权。不管下次衰退何时发生,德国的支持或许都是至关重要的。

但拉加德也明确表示,不会重新检讨前任总裁德拉吉去年9月饱受争议的刺激计划,并会继续任用德拉吉的主要幕僚,也就是这项刺激计划的主要设计者。

在欧洲,欧洲央行总裁拥有独特的重大影响力:在管委会的支持下,总裁成为代表欧洲央行的招牌及传声筒,向企业界、家庭乃至全球领导人传递欧洲央行的信息。

欧洲央行和拉加德未予置评。德拉吉也未回复置评请求。

**异见人士**

现在会议提早几个小时召开,留出更多讨论时间,也给决策者留出发言时间。许多消息人士表示,拉加德多数时间都主持讨论,而自己说得相对较少,不轻易流露自己的观点,以促进开放式辩论。

“管委们发言的时候,她在倾听。这听起来没有什么,但德拉吉通常都是在看手机或iPad,”第二位消息人士称。“拉加德让大家把手机收起来。”

其中一些消息人士并称,现在会议方案提前一星期交给管委们,而以前因为害怕泄露都是提前几个小时才给他们。

这些改变将权力从德拉吉仰赖的心腹幕僚圈转移,给予管委会委员们更大空间来影响讨论,从而降低了公开暴露分歧的必要。

所有消息人士均表示,他们认为德拉吉是一名出色的中央银行家。但他9月时在面临强烈反对的情况下,放弃达成共识的意愿选择推进新的刺激计划,激怒了一些决策者,引发了公开反对。

欧洲央行理事会成员基本上接受了拉加德的要求,即不公开讨论欧洲央行广泛政策评估的内容,这是和平得以维持的另一个迹象。

同事们表示,拉加德的魅力和平易近人与较为冷漠的德拉吉形成了对比。拉加德在欧洲央行大楼内乘坐员工电梯,询问大家叫什么名字,并和同事愉快地聊天。

但这位前法国财政部长在时间方面极其严格,她按时开会,并经常提醒人们让信息保持简短扼要。

“在一次(欧洲系统性风险委员会)会议上,一名发言人的发言时间不够了,请求延时,她说对不起,我们需要往下走了,就是这样,”第三位消息人士称。

**政治手腕娴熟**

没有调整的地方也很明显。

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将继续领导政策讨论,拉加德给他留出必要空间。作为前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总裁以及一名律师,她在货币政策方面的专业知识较前任们有所欠缺。

“拉加德知道她在货币政策方面的局限,也知道她需要主持辩论而不是强势主导,”第四名消息人士称。“她更加倾向统领全局。”

拉加德在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前同事表示,她在协商时的立场坚定,优点则是在于建立共识。

外界认为拉加德政治手腕的灵活度要高于德拉吉,据传她与欧盟执委会主席冯德莱恩(Ursula von der Leyen)及德国总理默克尔保持友好关系。随着欧洲央行耗尽政策工具,令各国政府担负起刺激增长的责任,这样的友好关系可能相当重要。

在她上任后的首次演说中,拉加德盛赞曾一再批评欧洲央行的德国前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 Schaeuble)。

“他们在危机期间听从德拉吉,但事态进展良好时就不是这样,”第五名消息人士称。“她与冯德莱恩交好,基本上两人沟通无碍。德拉吉与前欧盟执委会主席巴罗索或贾克从未建立起这样的关系。”

另一位在柏林的消息人士说,拉加德和默克尔之间的“通话数量并没有突然增加”,不过两人认识已有十多年,彼此都秉持保守的政治主张。

拉加德上月启动的策略评估可能令欧洲央行焕然一新,“低于但接近2%”的通胀目标将会调整,并且容许较目标有更大的偏离,尽管这可能让立场偏鹰派的德国人感到愤怒。

拉加德希望欧洲央行在应对气候变化的工作中发挥更大作用,但这一愿望可能会在她上任初期带来挑战。她去年在一次会议上开玩笑说,德拉吉“给我树立了高标杆...但是我有高跟鞋”。(完)

编译/审校 张涛/汪红英/李春喜/艾茂林/张明钧/郑茵/王兴亚/蔡美珍/白云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