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债券

欧洲央行:无法解决负利率的根本问题,副作用将逐渐增强--执委施纳贝尔

路透法兰克福8月26日 - 欧洲央行执委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表示,欧洲央行负利率政策的副作用将随着时间推移而增强,但解决压低利率的根本问题超出了欧洲央行的职责范围。

欧洲央行2004年将存款利率降至负值,利率自此一直保持在负值的深度远超过当时大多数人的预期,且市场预计未来10年利率都不会恢复正值。

施纳贝尔在周三的一次讲话中表示:“与其他非常规政策措施一样,如果负利率环境持续太久,副作用可能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增加。”

但施纳贝尔也淡化了银行业盈利能力较低和过度冒险等风险,她辩称,迄今为止结果非常乐观,欧洲央行尚未触及降息的有效极限。

施纳贝尔在欧洲经济协会大会组织的一个在线会议上表示:“‘逆转利率’的准确水平存在相当大的不确定性,目前的估计显示,欧洲央行尚未达到有效下限。”

但她也认为,尽管欧洲央行为负利率这一惩罚性收费向银行提供补偿,限制了副作用,但解决根本问题超出了欧洲央行的职责范围。

低政策利率反映了欧洲疲弱的潜在基本面,包括生产率增长较低、储蓄率上升和人口老龄化,导致被视为中性利率的利率20年来持续下降。

施纳贝尔表示,“由于负利率在很大程度上反映了央行所无能为力的宏观经济趋势,因此,政府对疫情采取强有力的政策应对,对于提高潜在增长,从而为未来的正利率铺平道路,是不可或缺的。”(完) (编译 刘静;审校 李军)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