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到底是什么利差敲响了欧洲央行的警钟?

路透法兰克福5月28日 - 欧洲央行决策者本周竭力安抚投资者,称6月会议将维持刺激政策,打消有关欧洲央行将减少紧急购债的臆测,压低债券收益率。

2021年1月22日,德国法兰克福,欧洲央行总部。REUTERS/Kai Pfaffenbach

可能促使欧洲央行总裁拉加德及其同僚同心协力的一个市场指标是:德国公债收益率与衍生品市场上所谓“无风险”利率之差。

在周五发表的路透专访中,欧洲央行执委、顶级市场观察人士施纳贝尔(Isabel Schnabel)表示,避险德国公债收益率升速高于相同期限隔夜指数掉期(OIS)利率,令她感到吃惊。

她认为这意味着,在受疫情冲击的欧元区各国政府借款需求增加之际,投资者正在消化欧洲央行减少购债的可能性。

“我发现值得关注的是,当收益率上升时,包括德债在内避险公债收益率的升速快于无风险利率,”施纳贝尔在接受专访时称。

“这是值得关注的,因为它表明预期的供应量方面发生一些变化,而这可能与对我们资产购买的预期变化有关。”

tmsnrt.rs/3fxRUwN

德国10年期公债收益率与可比OIS利率之差已经从3月25日的负26基点缩窄至5月11日的负11基点,抵消了数月来欧洲央行资产购买的影响。

施纳贝尔对拉加德5月21日的“口头干预”表示欢迎,当时拉加德称讨论结束紧急刺激措施还为时过早。她的评论推动公债收益率下跌。

“名义收益率的部分升幅已经逆转,拉加德的口头干预对于澄清特定的政策层面十分重要,”施纳贝尔称。

欧洲央行执委帕内塔(Fabio Panetta)、希腊及法国央行总裁也暗示,欧洲央行不打算放缓刺激步伐。

欧洲央行目前预计在6月10日的会议上将维持大流行病紧急资产收购计划(PEPP)步伐稳定。央行自3月中旬以来每月购买约800亿欧元资产。

施纳贝尔说,收益率上升并不令人担忧,而是表明经济已经好转,并称:“近期收益率变化显然与欧元区增长前景改善关系更大,而非外部因素影响。”

在2020年春季疫情开始时,公债收益率和OIS的利差已经受到欧洲央行关注。

当时,欧洲央行首席经济学家连恩称OIS和欧元区公债收益率之间的巨大差距表明,投资者买入安全资产以避险,避开意大利等较财政状况较弱的欧元区借款方。(完)

编译 杜明霞/王灿;审校 刘秀红/张若琪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