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热点透视

《热点透视》ECB内部对希腊银行的支持两相掣肘

(本文作者为热点透视专栏撰稿人,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图中为欧盟标识旗与希腊国旗。REUTERS/Yannis Behrakis

撰稿 George Hay

路透伦敦3月20日 - 维持欧元汇率与欧元区大型银行的稳定,都是欧洲央行(ECB)的责任。不过这两个目标无法两全其美,从欧洲央行内部就希腊问题的争吵可见一斑。

其中一方是去年11月正式接管银行管理事务的机构--单一监管机制(SSM)。单一监管机制1月建议希腊银行应限制对非流动性资产的曝险,包括希腊本国的短期国库券。如今单一监管机制有意将这项建议,转为具有约束力的法规限制。

另一方则是欧洲央行的管理委员会,此一委员会负责货币政策,不过终究证明也需要负责处理麻烦缠身或是倔强难搞的成员国的事务。管理委员会最近告诉希腊银行,不要动用央行的紧急流动性援助购买希腊国库券以免持仓从2月18日的水平上升。但管理委员会推迟批准单一监管机制一项明显类似的提案。

管理委员会推迟批准提案的举动有两种解读。一种基本上是技术层面上的--管理委员会可能只是想澄清提案,以厘清欧洲央行在监管与货币方面扮演的角色。另一解读则偏向政治层面--管委会委员清楚了解希腊与其债权人之间新金融救助谈判所处的微妙状态。任何暗示欧洲央行基调可能趋于强硬的举动,都可能导致协商脱离正轨。

如果政治优先的考量确实存在,可能会有隐忧。监管机构理应对政治保持超然立场。为求金融稳定,它们应该有能力下令牺牲部份短期经济成长。如果货币政策高层能恣意对银行层峰下指导棋,SSM的运作势必左支右绌。

不过实际上,管理委员会希望帮助希腊留在欧元区的举动,也同时有益于金融稳定。如果希腊实施资本管制或退出欧元区,势必都将导致银行业体系不稳,甚至可能全面崩盘。为了避免发生这样的重灾巨祸,舍弃SSM的独立性,似乎是尚能承受的附带损失。(完)

(编译 陈宗琦;审校 王洋)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