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哪来的通胀?疫情使亚洲新兴国家的消费复苏落后

路透东京/新加坡6月30日 - 亚洲曾经快速增长的经济体正在与疲软的内需作斗争,与一些发达市场相比,这压制了通货膨胀,增加了区域内许多央行今年放弃加息的可能性。

资料图片:2020年5月,泰国曼谷,顾客在一家超市内购买啤酒。REUTERS/Soe Zeya Tun

对于亚洲新兴市场的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来说,高涨的、有时会破坏稳定的通货膨胀总是与支撑其发展的强劲增长相伴而行。

这种情况已经发生了明显的变化,因为疫苗接种缓慢、以及新一波新冠病毒感染推迟了泰国、印尼、菲律宾和印度等国家的经济复苏。

虽然一些亚洲国家的通货膨胀率有所上升,但对它们来说,重振增长仍然是更为重要的事项,即使是在美国、英国和加拿大等西方国家通胀率上升引起越来越多关注的情况下。

可以肯定的是,与世界其他地区一样,大宗商品价格的上涨正在影响亚洲,因为原材料的成本提高了。韩国也在准备最早今年加息,因为其经济和住房市场较为火爆。

但分析师说,需求疲软将使通胀远离红色区域,并使大多数亚洲央行暂时尚无以紧缩货币政策来应对的压力。

“疫情反扑正迫使一些亚洲国家重新采取限制措施,对通货膨胀造成压力,这种趋势将持续一段时间,”日本NLI基础研究所经济学家Makoto Saito说。

“鉴于国内需求疲软,许多亚洲经济体将不会看到通胀持续加速。这意味着它们的央行在明年之前可能不会加息,”他说。

泰国央行本月将利率维持在纪录低位,并预计今年的总体通胀率仅为1.2%,因为这个依赖旅游业的国家正在努力应对第三波新冠病毒感染。

菲律宾5月份的总体通胀率达到4.5%,尽管其央行本月将利率维持在纪录低位,并预计到今年下半年通胀率将回到2%-4%的目标范围内。

印尼5月的年度通胀率从4月的1.42%加速至1.68%,创下12月以来的最高水平,但仍低于央行2%-4%的目标范围。

tmsnrt.rs/3A6rjyS

消息人士告诉路透,为缓解致命的第二波疫情对增长的打击,即使印度5月的零售通胀率飙升至6.3%,央行也不太可能收紧政策。

亚洲的情况与拉美等其他地区的新兴市场形成鲜明对比,后者的通胀和资本外逃风险引发了加息或紧缩政策的讨论。

**美联储收紧政策**

虽然美国收紧政策对亚洲央行来说仍然是一大风险,但亚洲地区历经1998年金融危机和2013年“缩表”的教训后,它们对美联储引发的巨大资本外流风险有了更强的抵抗力。

澳新银行驻新加坡的亚洲研究主管Khoon Goh表示:“除中国外,亚洲的外汇储备再创历史新高,因此亚洲各地央行在管控市场动荡方面肯定会有更多的资本缓冲。”

分析师指出,即使对世界其他地区的出口增加,国内需求疲软也将使进口萎缩,导致经常帐赤字收窄,使印尼等国家不那么容易受到资本外逃风险的影响。

虽然疫情留下的伤痕可能在明年开始癒合,但由于通胀前景温和,这可能意味着美联储政策对亚洲货币政策的影响力要比通胀来得大。

对亚洲央行的真正考验可能会在明年到来,届时美联储可能会对加息前景发出更明确的信号,并对区域债券收益率带来更多的上行压力。

星展银行投资策略师Joanne Goh表示:“如果美国债券收益率上扬,实际上也将看到亚洲债券收益率走高,且升势将相当强劲,因此在这方面我们并没有脱钩。”

汇丰银行表示,正远离亚洲高收益经济体的长天期债券,因为一旦美联储真的加息,这些国家的央行可能会陷于困境。

汇丰银行全球新兴市场利率研究主管Andre de Silva指出:“我的确认为这将变得更加令人不安,也许不是今年,而是明年,特别是当你看到实际缩表的警讯时。”(完)

编译 刘秀红/王灿/张明钧;审校 李春喜/戴素萍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