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12, 2018 / 1:52 AM / 5 months ago

焦点:日本投资资金益发青睐新兴市场 惟强势日圆恐扼杀买兴

路透伦敦1月11日 - 日本或将比预期更快地退出刺激举措的担忧,本周已在包括新兴经济体在内的全球市场掀起波澜;若日圆走升,可能会让日本基金减少在新兴市场的海外投资配置。

资料图片:2017年6月拍摄的日元纸币。REUTERS/Thomas White

日本央行周一减少购债,推升全球债券收益率并令新兴市场货币受挫后,日圆飙升,许多新兴市场货币兑日圆创下数月来最差周线表现。

之后日本央行未削减购债规模,安抚了市场。但鉴于日本央行坐拥日债市场的半数,其或许已接近缩减购买。届时随着日本基金汇回资金,日圆可能会飙升。

难以预测新兴市场受到的影响。但本周的动向或将提供线索。

新兴市场货币兑美元跌幅在0.3-0.8%。而土耳其里拉兑日圆本周累计已跌近3%,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披索和南非兰特兑日圆的跌幅则在1.5-2.5%。

“市场将日本央行之举解读为,他们的货币宽松或许触顶,因此已见到新兴市场货币交叉汇率做出了反应。”瑞银(UBS)策略师Manik Narain称。

“我们的分析显示,日本投资组合中的新兴市场占比已增,不过美国的投资者在这块市场中占比仍远大得多。”

日本勇敢的散户大军--统称渡边太太--投资新兴市场有据可查。但机构投资者对此的兴趣自2010年以来也在增加,尽管速度缓慢。2010年时,规模1.2万亿美元的日本政府退休金投资基金(GPIF)宣布,将配置更多资产于新兴市场。GPIF是全球最大的投资者之一。

国际金融协会(IIF)数据估计,自2013年以来的日本资金流约为660亿美元,分配在新兴债市和股市的近乎各半。

IIF表示,其中约100亿美元是在2017年前10个月做出的。但这与去年流向新兴资产的投资组合总额2,350亿美元相比仍相形见绌。

日本日兴资产管理的投资组合经理Raphael Marechal表示,自从两年前他加入日兴资产管理以来,他就发现日本基金经理对新兴资产的兴趣升温,部分原因是近期新兴资产表现强劲。

2017年,以美元计新兴债券回报率为14%,不过因日圆兑美元升值3.5%,以日圆计的回报受到侵蚀。

“日圆不大可能走疲,日本的货币政策可能将逐步收紧。但我们预计(新兴债券)回报率介于7-10%,因此日圆升值2-3%不会危及日本投资者的买兴,”Marechal说。

“以日圆计的回报率只会低2-3%。”

与此同时,普通投资者资金也在2014年骤降后不断回升。

Brown Brothers Harriman (BBH)估计,去年前三季发行了39亿美元以新兴货币计价的uridashi债券,占总发行量的51%。uridashi债券是一种以外币计价,但出售给日本散户投资者的债券。

BBH表示,最畅销的是以土耳其里拉计价的uridashi债券,占总发行量的28%,其次是以印度卢比、巴西雷亚尔、墨西哥披索和俄罗斯卢布计价的uridashi债券。

一个确实可能危及日圆/新兴市场交易的因素就是贸易。有报导称中国正考虑放缓购买美国公债以报复华盛顿愈发强硬的贸易保护主义立场,日圆本周涨势因而被放大。北京方面之后否认了该报导。

“美国贸易保护主义风险抬头不利于整个新兴市场、尤其是亚洲,墨西哥已经受到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风险的影响,”Millennium Global Investment的全球经济和策略主管Claire Dissaux称。(完)

编译 戴素萍/张若琪/杜明霞/许娜;审校 张荻/李爽/龚芳/徐文焰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