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 2018 / 6:17 AM / a year ago

分析:新兴市场2017年乘风破浪强劲成长 2018年前景如何?

路透伦敦1月2日 - 新兴市场2017年取得了两位数的回报,2018年面临的一个关键问题是,在个别新兴国家发生危机时,其他新兴市场是否仍然能独善其身?

资料图片:2016年1月,巴西圣保罗,BM&F Bovespa股票交易所内一名男子手指着屏幕上的股指走势图。REUTERS/Paulo Whitaker

“传染性”多年来一直是新兴市场的一个内在特征,但已经减弱到了如此低的程度:5月份巴西货币曾经单日贬值近10%,对其他新兴市场几无影响。

这是否证明投资者现在是按照各个新兴市场的具体情况来区别对待,而不是将其视为普遍糟糕和容易发生危机的群体中的一员?或者,这仅仅是央行印钞和近零利率的结果?

两者都起了一定的作用。

要是发生在若干年前,去年5月18日巴西雷亚尔的急剧贬值,会促使遥远的亚洲和非洲的央行纷纷加息或者抛售美元以保护自己的市场。

但这一次,巴西的拉美邻国智利降息,而且此举几乎没有削弱其货币;而在中东,阿曼宣布计划发行美元债券。

在当时那周的早些时候,5月18日爆发的巴西腐败丑闻还在酝酿之际,“垃圾”评级的西非国家塞内加尔在债券市场上借入了11亿美元。

“而在2000年,如果菲律宾市场在亚洲早盘遭遇抛售,意味着伦敦早盘时俄罗斯市场也会下跌,”PineBridge Investments的新兴债券联席负责人Steve Cook说。

Cook表示,他的基金并未在5月18日撤出巴西市场,而是选择将投资组合转向料将从巴西货币走软中受益的企业。

“巴西市场因政治不确定性而遭遇抛售,但我们知道从宏观上来看,哥伦比亚或秘鲁不会受到影响。”

但专家们称,若美国或中国出现像2008年那样的危机,仍可能会促使资金不分青红皂白地逃离新兴市场,转向瑞郎等“避险”资产。

“推动新兴市场表现的最大单一刺激因素是(而且未来也仍将是)经济增长。我们看到全球经济同步复苏,这是危机传染性相对较低的原因,”BlueBay Asset Management的新兴市场联席负责人Polina Kurdyavko说。

Kurdyavko在雷亚尔大跌后买入了巴西债券,认为巴西从经济衰退中复苏的势头料将延续,“巴西的基本面状况并未改变”。

巴西市场5月18日的跌势约莫半数在接下来一周被修正回来,主因国内外基金逢低承接。

**结构性交易**

新兴市场债券2017年报酬率达两位数,未受委内瑞拉料将陷入违约的影响,与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或2001年土耳其金融风暴时情况迥异,当时上述危机的冲击波蔓延至许多新兴国家。

2017年全球资产变化:reut.rs/2CB081S

这些年来情势已有所改观。不管是2016年7月土耳其企图发动军事政变,抑或俄罗斯2014年金融危机,所蔓延开来的效应并不大;甚至在2013年,美国表明打算开始撤回刺激措施时,所谓脆弱五国(Fragile Five)受到的打击要远甚于其他新兴市场国家。

就在美联储升息两天之后,俄罗斯于12月15日决定降息50个基点,显示出各国央行政策愈发由本国经济情势所主导,而非美联储。

在俄罗斯降息前一天,墨西哥及土耳其则调高利率。

新兴市场资深业内人士们表示,美国可望进一步升息,以及欧洲央行的购债规模腰斩,将测试各个新兴经济体在2018年的表现。

但整体新兴市场似乎绝缘于过去十年全球资产及投资者群体的剧烈变化。

经历本世纪初一些危机事件后所作出的改进,很容易列举出来--央行设定通胀目标、货币采用浮动汇率,以及目前有80%的借贷以新兴货币举借,而非美元。

越来越多投资者也开始把新兴市场视为结构性交易,而非短线交易。

这其中包括许多欧美退休基金,这些基金10年前可能还认为新兴市场风险过高而不想沾染,目前却是加码投资,以便在新兴市场的高收益中分一杯羹。

汤森路透基金研究机构理柏追踪的新兴市场债市与股市专业基金数量超过1.3万档,2003年仅约2,000档。光是新兴市场债券,自2007年以来已成长九倍。

Millennium Global投资组合投资共同主管Richard Benson指出,因为专业投资者在面临危机爆发时,不会动辄全面撤出,“某个国家的危机,有可能有利于另一个国家”。

Benson回想15年前他的职业生涯开始之际,当时大多数投资公司对发展中经济体的配置极少,只是为了分散投资组合;而现在,整体资产中可能有5-10%投资于新兴市场。

“因此如果土耳其发生危机,你就低配土耳其资产、买进韩国资产,”Benson补充道。

其他投资者强调,发展中国家本身积蓄池增长的速度,让较有经验的亚洲、东欧或拉美国家政府,得以从当地养老金和保险基金满足其大多数融资需求。

这些当地投资者不仅在出现卖压时留在市场,而且往往会在外资出逃时加码买进,从而限制市场跌势。

与Steve Cook一起工作的投资组合经理Chris Perryman指出,例如,至多70%的中国新债券目前都在亚洲出售,远高于14年前、他首次开始交易新兴债券时的20%。

“那是由于地区资产管理能力的规模,”他说。“这些专用配置的资金黏着度越来越高,较不可能移往别处。” (完)

编译 张涛/汪红英/龚芳/陈宗琦/张若琪 审校 李婷仪/杜明霞/刘秀红/蔡美珍/许娜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