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欧债危机考验美国对冲基金投资智慧
2012年5月28日 / 上午9点24分 / 5 年前

欧债危机考验美国对冲基金投资智慧

* 当前的欧洲交易远比索罗斯押注英镑贬值更为复杂

2012年4月11日,交易员在纽约证券交易所工作。20年前,索罗斯凭借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交易而名利双收,当时他挑战英国央行,精明地押注英镑贬值而大获成功。但在当前欧洲货币危机,以及对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忧虑氛围中,不太可能造就索罗斯这样的投资传奇故事。REUTERS/Brendan McDermid

* 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采用多项不同策略

* 希腊局势动汤令部分投资者缩减多头持仓

路透波士顿/纽约5月28日电---20年前,索罗斯(George Soros)凭借一次具有历史意义的交易而名利双收,当时他挑战英国央行,精明地押注英镑贬值而大获成功.

但在当前欧洲货币危机,以及对希腊可能退出欧元区的忧虑氛围中,不太可能造就索罗斯这样的投资传奇故事.索罗斯在1992年通过押注英镑贬值赚得10亿美元.

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人表示,当前的欧洲困局有多项操作策略来应对,也有很多不同的参与者.

“没有什麽空间让单一市场人士发挥这样的影响,”加洲对冲基金Armored Wolf的John Brynjolfsson表示,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他所在的对冲基金一直在做空欧元.“当前的金融市场规模要大得多.”

未能联系到索罗斯的发言人对此置评.去年,索罗斯将以其名字命名的资产管理公司转换成一个家族式办公机构,并停止为外部投资人进行资金管理.

Brynjolfsson和另外几位试图从欧债危机中获利的美国基金经理表示,他们预计当前的危机将造就一大批赢家.

今年以来,欧元兑美元已下跌3.3%.

美国基金经理人表示,要像索罗斯那样孤注一掷很难做到,因为现在的机构投资者很难接受把大部分资金投入某一笔交易.而养老基金和捐赠基金业对这种可能引发欧洲领导人政治怒火的投资策略也高度敏感.

另外,针对欧元区、甚或是希腊退伙的後果做交易,远比押注单一货币要复杂得多,这也是阻碍对冲基金取得类似索罗斯战果的因素.

专业投资经理人正通过买卖外汇、押注银行股走势、或使用信用违约互换(CDS)等衍生品来赌一些公司和银行要倒闭之类的手法,交易欧元区危机题材.对冲基金Greenlight Capital的经理David Einhorn最近称,他看涨金价和金矿股,部分原因是担忧欧元区瓦解带来的後果.

还有一些经理人甚至根据对不同国家金融稳定状况的不同看法,一边做空某些欧洲公债,一边做多另一些欧洲公债.

对冲基金Opportunity Capital的经理Adam Fisher指出,索罗斯当时面对的是“一个国家,而不是17个不同的国家,只有一个决策者,而不是17个.”该基金资产管理规模为3.2亿美元.

Fisher的基金采取有点反向操作的作法,目前持有德国、荷兰、意大利和西班牙公债.该基金80%的资金都投在欧洲.

对冲基金经理们指出,鉴於欧债危机具有反复性,多数对冲基金都曾因政治风向的变化而不断建立和解除仓位,或被迫调整仓位.

以今年早些时候为例,对希腊退出欧元区的忧虑似乎曾一度消退.但在最近希腊选举得出不利於财政撙节措施的结果後,希腊离开欧元区的风险又急剧上升.

Fisher最近表示,他的基金已经减持部分比较看涨的公债交易,因他认为今年夏季市场会出现“剧烈”动荡.

“在那种环境下,管理风险会是非常艰难的事情.”Fisher称,“我并不认为对冲操作会有什麽作用.你要对冲风险的话,就是要卖掉.增添风险并不能给你降低风险.”

曾任职太平洋投资管理公司(PIMCO)投资高层的Brynjolfsson正押注希腊会退出欧元区.他表示,欧洲领导人很难在不激怒其它欧元区国家政坛的情况下,采取必要步骤满足希腊政府要求.

“当情况开始危急时,我们调整至偏空操作,这起到了效果,”负责管理7.5亿美元对冲基金的Brynjolfsson表示.今年该基金增值了2%,主要就得益於做空欧元.

专注于汇市的投资顾问公司Merk Investments的总裁兼执行长Axel Merk表示,考虑到希腊和欧元区所面临的问题层出不穷,他管理的基金Merk Hard Currency Fund中已抛出了所有欧元仓位.该支基金规模为5.17亿美元,今年增值2.29%.

Merk目前看好坡元.自1月以来,坡元汇率已累计上涨1.34%.

一知情人士透露,2011年由Ray Dalio掌管、规模为1,200亿美元的基金Bridgewater Associates获得了23%的收益,部分得益於与欧洲有关的一系列押注,不过该人士拒绝透露操作的策略系列.在近期的一次采访中,Dalio表示欧洲银行业“目前过度贡杆化,已无法扩张资产负债表,”而欧洲国家发债“找不到足够的买家.”

Dalio或许是最能够与索罗斯20年前表现相媲美的美国基金经理了.他所管理的基金是业界规模最大的,他本人也被认为是最成功的基金经理之一.

在诸多操作欧洲乱局的手法中,一些基金经理选择了做空西班牙和意大利银行业,而非简单地瞄准主权债.

像一些基金经理一样,John Paulson选择做空欧洲主权债,用来对冲他管理的对冲基金公司Paulson & Co的整体投资组合风险.

Daniel Loeb的基金Third Point则在第一季建立了葡萄牙主权债多仓,因其认为相较于其它欧元区国家,葡萄牙的情况要相对较好.

路透目睹Loeb於5月16日写给投资者的一封信件,他在当中表示:“葡萄牙公债基本面更类似于意大利,而非希腊,而且葡萄牙银行业的状况要明显好於西班牙.”

此外,欧债危机正在迫使基金经理们想方设法开辟新的交易策略.或许可以说,这场危机几乎成了对冲基金经理延伸投资灵感的温床.

Merk表示,如果政治和金融态势更为明朗,他可能会把眼光再度瞄向欧洲,不过这一次方式或会有点不同.

“如果态势再度明朗起来,我们当然会再度关注欧洲,”他说,“不过这次不会是通过希腊债券,而会是通过德国公债.”(完)

--编译 丁琦/程琳/王洋; 审校 张明钧/蔡美珍

路透全新邮件产品服务——“每日财经荟萃”,让您在每日清晨收到路透全球财经资讯精华和最新投资动向。请点击此处(here)开通此服务。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