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DOLAN专栏》欧元正重建储备货币地位 但只会牛步前进

(本文作者Mike Dolan为路透新闻金融及市场特约编辑,以下内容仅代表其个人观点)

资料图片:2014年4月,欧元纸币。REUTERS/Dado Ruvic

路透伦敦6月18日 - 欧盟复苏基金本周首度进行债券标售,当中几乎有四分之一流向外国央行,然而欧元作为全球储备货币的地位能否逐渐回升仍受到许多人的质疑。

十年前的债务危机令欧元区面临生存考验并打击欧元作为储备货币的地位,如今,后疫情时代为投资未来而发行的欧盟债券,已经让许多观察人士认为给这十年来的一切划上了句号。

各界一直期望,储备管理者及主权基金如今将会摆脱2010-2012年债务危机布下的残存政治及信贷风险,而欧盟支持的约1万亿美元新债发行将会最终缓解有关政府债券稀缺性、流动性欠佳、以及负收益率等等疑虑。

对于许多仍试图使自己的债券配置更符合环境、社会和企业治理(ESG)标准的许多储备管理者来说,关键是,未来五年发行的欧盟债券中有三分之一将是专门用于气候保护项目的所谓“绿色债券”。

纽约梅隆银行策略师Geoffrey Yu论及上述计划时表示,“那些想要把资金分散至美元以外资产、又想整合ESG策略的储备管理者,可能会乐见联合发行的、绿色、欧元计价的超国家(supranational)资产大量增加。”

目前而言,状况还不错。欧盟本周就8,000亿欧元“次世代”融资发售的首批200亿欧元债券,当中有23%买家是各地央行。这比例略高于过去六个月欧盟援助就业计划SURE发行900亿欧元债券的21%。

这一认购情况令人鼓舞,欧盟还有7,800亿欧元、拥有AAA评级的复苏基金债券有待发行。本周初步计划发行的100亿欧元10年期债券获得1,420亿欧元资金认购,使最终发行规模增加了一倍。

鉴于欧洲央行没有显示出要放慢欧元区政府债券购买步伐的迹象,这一新最高评级债券的到来也开始解决需要持有欧元的储备管理者所面临的优质债券稀缺问题。欧盟复苏基金债券收益率较可比德国公债收益率高20个基点。

图表:全球外汇储备中的欧元

tmsnrt.rs/2TDrvoA

红色实段代表欧元在全球已分配的外汇储备中占比

绿色实段代表美元在全球已分配的外汇储备中占比

蓝色虚线代表欧元/美元汇率

蓝色实段代表日圆在全球已分配的外汇储备中占比

紫色实段代表英镑在全球已分配的外汇储备中占比

白色实段代表人民币在全球已分配的外汇储备中占比

**逐步减持美元**

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数据,在过去因疫情而动荡的一年里,美元在全球储备货币的主导地位不断下滑。

虽然因外汇和资产市场估值影响而被夸大,但到去年底美元在央行外汇储备中的占比跌破60%,为IMF自1999年开始编撰官方外汇储备货币构成(COFER)数据以来首次跌破该水平。

在1999年欧元刚问世时,美元的占比还高达72%,六年前也还有66%。

相比之下,欧元的占比在2020年突破21%,为六年来首次--但仍远远低于10年前欧元危机爆发前不久的28%。

因此,鉴于这些趋势已经开始,加上各国央行也热衷于吸收新的欧盟债券,似乎已经为进行重大再平衡铺平了道路。

IMF的数据显示,10年来,汇率明确与美元挂钩的国家数量一直在稳步下降,而与欧元挂钩的国家数量则基本保持稳定。主要外汇储备持有者从欧元区进口的份额以及以欧元计价的外部新兴市场债务的份额也一直在上升。

加上美国与中国和俄罗斯等竞争对手之间日益加剧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而且中俄等国明确警告华盛顿使用金融制裁和美元在政治上向他们施压,某种程度的“去美元化”的前景成为现实。

就在本月,俄罗斯表示将从其国家财富基金(NWF)中完全移除美元资产,同时增加欧元、人民币和黄金的份额。

美银关于IMF成员国汇率与美元挂钩及欧元挂钩比例情况的图表:

tmsnrt.rs/3gHZCUk

**没那么快**

但至少在欧元方面没有那么快,本周发布了储备货币研究报告的美国银行这样认为。

报告指出,近年来欧元储备的小规模增长只是略微超出了简单的估值效应,而且反映了以下事实:将欧元存放在政府债券,仍普遍受到负收益率、不利的相对收益率比较和流动性的困扰。

根据这份报告,目前美国银行ICE Euro广泛市场指数中只有20%的AAA级债券的收益率为正,而且这些债券的自由流通量稀缺。

报告称,欧盟“次世代”债券及其绿色债券部分应该会有所帮助。其援引的国际清算银行(BIS)的调查显示,三分之二的中央银行尚未将可持续性目标纳入其储备管理,而且有同样多的央行表示有这样做的余地。

但它们的收益率仍接近于零,而且欧洲央行的债券购买可能会再持续两年,欧盟债券的净发售几乎无法弥补所造成的政府债券和政府相关债券的短缺。

“储备管理人可能还需要相信这些债券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的永久性--可能在2058年复苏基金到期之后,”美银总结道,并称美国的绿色金融有望在此期间迎头赶上。(完)

编译 张明钧/汪红英/刘秀红;审校 张涛/戴素萍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