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财经视点

疲软美元打破美国人欧洲梦

路透柏林11月19日(记者Sylvia Westall)---和他的故乡美国相比起来,Andrew Curry曾经更愿意在柏林外出晚餐——在这个欧洲城市,Curry觉得他的消费能力要比在美国高出很多。

不过,现在美元兑欧元要比他第一次到柏林时贬值20%,这位30岁的自由记者忽然发现,他的日子难过了起来。

“我以前到处宣扬柏林是个物价低廉的城市,不过现在我的房租几乎和华盛顿和纽约持平了。这真挺糟糕的,”Curry说,他的薪水几乎全部都以美元计算。

“现在我在想尽一切办法少花点欧元。”

美元的不断疲软和近期出台的税法则令在欧盟居住的35万左右的美国人,尤其是那些主要领取美元薪水的美国人,资产日益缩水。受影响的包括居住的柏林、巴黎和伦敦的美国学生、教授以及退休人员等。目前美元兑英镑比率为26年来最低点,而且,根据路透的一项调查,预计未来6个月中1英镑不会低于2美元。

对于来自纽约的作家、自由撰稿人Eunice Lipton来说,美元跌至26年低点着实为她的收入和生活方式带来了不小的烦恼。

“我们主要靠在美国挣得收入,然後在巴黎兑换成欧元。最近几天我们兑换了15,000美元,拿到手的只有10,200欧元。”她说,今年她大多数时间都和艺术家丈夫Ken Aptekaar住在巴黎。

2000年年初至今,靠将美元兑换为欧元过活的美国人将发现,他们的所得已经缩水了一半。

和其他居住在欧洲的美国人一样,Lipton表示,在和朋友出外玩乐和到餐厅享用晚餐(这点在巴黎颇为流行)时,他们对美元贬值的感觉尤为强烈。

“我不想对此抱怨,因为过去数十年美国人都大大得益于美元汇率。”Lipton说,“我19岁来的巴黎,而今年已经60多了,大多数时候我都能在很棒的餐厅以很少的钱享用晚餐。”

柏林穷人

根据德国统计机构,2006年大约有50,000名美国人迁往德国。居住此地的美国人说,他们有很多是受到德国的艺术、音乐、历史和相对低廉生活成本的吸引。

但是,现在那些靠着美元生活的移民们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钱袋了,他们可能无法再活得那麽滋润。

雪上加霜的是,去年通过的一项美国税法还增加了部分海外美国公民的税负。一位驻柏林,主要客户为美国人的税法顾问Monique Luegger表示,尽管受新税影响的主要是高收入人群,但疲软美元将损害到那些在美国工作但选择在欧洲安享晚年的人们。

移民团体指出,在疲软美元和新税法的双重打击下,希望在海外工作的美国人可能不那麽乐意选择欧洲了。“如果情况再恶劣下去——老天保佑欧元可不要变得像英镑一样贵——我可能不得不离开德国,或是寻求以欧元作为主要薪水。”Curry说。

不过,一些美国人也希望留下来,即使这意味着只能在家中吃晚餐,穿陈年的旧衣服。

“这不会成为我回美国的理由。”Lipton说,“布什根本不会在意美元值多少,因为他是井底之蛙。大多数美国人都这样,只看得见眼前的东西,他们不会意识到,美元在海外已经价值几何。”(完)

翻译:胡昱 发稿:王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