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 2018 / 5:47 AM / 23 days ago

中国房产税改革应尽快落地 并放到整个税制中统筹考虑--专家

2018年9月7日,北京,中央商务区城市天际线。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0月24日 - 面对迟迟未出的中国房地产税改革,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院长刘尚希称,房地产税的推出取决于立法进程,改革的核心是对个人非营利性住房征税,对其改革设计应放到整个税制中来统筹综合考虑。如果经过评估,房产税改革不会引致新的公共风险,就应当尽快在全国统一实施。

他在财政智库动态上撰文指出,目前这种靴子不落地的拖延状态,其实副作用很大,而且拖延时间越长,其副作用越大,公众对税收的焦虑和不安情绪就会越来越严重。这扩大了社会预期的不确定性,不利于住房制度长效机制的建设。

“中国的现实国情决定房地产税改革不能简单地照搬国外征收房产税的做法。中国房地产税的复杂性远超国外。看上去,中国房地产税与国外的税种没什么两样,都涉及到税制要素,但这些税制要素怎样匹配组合,要跟一个国家的国情密切结合。”刘尚希称。

他认为,在现阶段,中国特色的非经营性房产税只能是个人住房调节税,也可以说是住房消费奢侈税。即房产税只能是对少数人拥有的非经营性住房(包括自住和闲置的房产)征收,或者说是对富人拥有的多套住房和高档住房征收,而不能把人均收入水平比中国高十倍的发达国家的做法搬到中国来,对有房产的人普遍征收。

从税制整体来看,按照收入功能来设计是基本原则,按照调节功能设计个人房产税,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的调节:对住房资源配置的调节、对贫富差距的调节和对住房投机的预期性调节。同时,应该对经营性房产的征税和对非经营性房产的征税分开来考虑,不宜一锅煮,以利于房产长期租赁市场的培育和发展。

在改革方式上,结合对中国房产税的定位,应适当给地方分权,考虑让地方有更多的选择。重庆、上海的房产税试点有两条重要经验:其一是让地方自主选择,可以因地制宜制定方案;其二是让实践来说话,不事先下结论。下一步仍可采取这样的方式。这样做,留有余地,即使有问题,中央也可以去纠正。如果地方有积极性,也可以报中央同意后自主实施。

此外,他还提到,作为房产税改革顺利实施的保障,在两地试点改革经验基础上,对有关房产税征收涉及的产权确定、个人住房信息系统建设、征税方式、程序等征管技术问题和其他相关制度建设,也需要进一步完善和加强。

同时房产税改革需要统筹考虑。房产税涉及房地产税制、房地产税费制度、地方税体系以及整个税制,其改革还不能就房产税论房产税,对其改革设计应放到整个税制中来统筹综合考虑,以便于未来有关房地产不同环节税收的协调、房地产税制的合并和房地产税费制度的整合。(完)

发稿 沈燕;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