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18, 2018 / 6:34 AM / a month ago

(修正)热点聚焦:埃克森美孚绕过贸易战 大手笔押注中国LNG需求

(修正股票代码)

资料图片:2018年3月1日,巴布亚新几内亚,埃克森美孚的一处天然气设施。图片由第三方提供。ExxonMobil/Handout via REUTERS

路透休斯顿/新加坡10月17日 - 中美贸易战期间,当多数美国公司都看向其他地区以规避关税威胁之际,全球最大上市油气公司埃克森美孚却把目光投向北京,以寻找业务机会。

埃克森美孚(XOM.N)正大手笔押注中国激增的液化天然气需求,将全球数十亿美元计的生产项目,与该公司在中国大陆的首个存储与分销中心结合起来。

根据埃克森美孚一名经理以及了解公司计划的人士,该公司的天然气策略正在两条轨道上推进:在巴布亚新几内亚和莫桑比克等地扩大超冷却天然气的产量,同时通过开设埃克森美孚在中国的首个进口和储存中心,为这些供应创造需求。

这种结合“将保证我们的大量LNG在几十年内有稳定销路,”这位埃克森美孚经理表示,但因未获授权讨论该计划而要求匿名。这位经理表示,今年公司的最高政策目标之一,就是建立中国客户名册。

“中国天然气需求确实在迅猛增长,当前的进口量同比增幅远远超过10%,受政府的煤改气计划以及石化等部门快速增长的工业需求提振,”这位埃克森美孚经理表示。

tmsnrt.rs/2OspxUy

埃克森美孚发言人没有指名一位可讨论公司在华LNG投资的管理人士。

此一策略会带来额外的好处:帮助埃克森美孚避开全球贸易战。埃克森美孚在巴布亚新几内亚与莫桑比克大规模的LNG项目,将不会被中国征收针对美国天然气的10%关税,天然气关税也是美中贸易战的一部分。

追踪LNG销售的船货经纪商Poten & Partners的商业情报主管Jason Feer表示,这项交易提供了“一个信号,即中国愿意让有兴趣的外资投资过去被中方视为战略性的东西。”

埃克森美孚是不顾美中贸易纷争,持续挺进中国的美国大型企业之一,但埃克森美孚并不孤单。美国与欧洲汽车制造商正在新建或扩大在中国的工厂,以避免高额关税与运输成本。 特斯拉TSLA.N本月取得上海一处用地,打算用来生产汽车与电池。

埃克森美孚亚洲与非洲的LNG与美国竞争对手的出口品相较,将拥有成本上的优势,后者的出口将面临关税与较高的运输成本。与此同时,中国对埃克森美孚项目的支持,则是对特朗普政府抗议中国封闭市场的反面证明。

埃克森美孚扩大生产LNG,并在中国这个全球成长最快的LNG市场开发一个进口接收站的决定,是埃克森美孚CEO伍德伦(Darren Woods)要让公司摆脱获利不见起色的步骤之一,过去七年,获利不振使得埃克森美孚股价文风不动。

**贸易战风险**

伍德伦公布广东一个LNG接收站与一个大型化学项目获得地方政府批准后,上月在中国国有媒体露面,与中国总理李克强进行讨论。自从去年接任CEO之后,伍德伦力促埃克森美孚更积极承担风险,包括在能源交易业务方面。

他对LNG的规划时机至关重要。据北京顾问公司SIA Energy预估,明年,中国将成为全球最大天然气进口国;到2020年,中国的LNG进口量预估将从去年的3,810万吨增长70%。

埃克森尚未公开宣布其中国LNG进口终端的合作方。国营电力企业--广东省粤电集团有限公司在网站中称,将参与该项目。除埃克森之外,英国BP (BP.L)是在中国LNG终端拥有股权的唯一一家外国大型油企。

粤电集团未回覆置评请求。

这笔数以10亿美元计的押注仍面临着中美贸易争端带来的多种风险。中国已誓言将对特朗普政府实施的任何新关税措施予以反制;而美国近期则指责中国干预11月美国期中选举、还试图招聘美国人作为间谍。不过目前还不清楚中美争端的进展如何,以及是否会令埃克森等企业在中国签订的协议陷入危险境地。

除了LNG终端之外,埃克森在中国设立的首家全资化工厂也获批,令其与德国巴斯夫(BASF)(BASFn.DE)成为仅有的两家获准在中国境内独立开设化工厂的外国企业。

咨询公司IHS Markit估计,LNG终端和化工厂的总建设成本将约为90亿美元。

tmsnrt.rs/2OvNDh7

**需要建设新项目**

中国在2017年启动一项巨大的“煤改气”计划,将数以百万计家庭和工厂的发电与取暖燃料从煤变为天然气,以改善城市空气质量。

这一改变让LNG行业焕发了新生。2014-2017年期间的价格大幅下挫,让这一行业备受挫折,许多公司不得不推迟项目上马。

但今年LNG价格上涨,主要生产商已加大投资力度。除艾克森美孚外,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RDSa.L)本月决定推进310亿美元的加拿大LNG项目,该项目将主要出口中国。

“像艾克森美孚这样的大型独立石油公司,目标是那种规模较大的一流位置,对于LNG来说,这样级别的气田位于卡塔尔、东非,北美和巴布亚新几内亚也可能有一些,”瑞士信贷驻悉尼的油企研究员Saul Kavonic说。

艾克森美孚和其他LNG生产商也正在适应买家行为的变化。在过去,LNG市场以长期供应合同为主--特别是日本和韩国的买家,这样的合同可能长达几十年,买卖双方在合同中商定,按照固定的价格计算公式,每月提供固定数量的LNG。

但现在这种情况正在发生改变,部分因为中国进口商或者希望提高合同弹性,或者只是在需要时临时去现货市场购买。

这种转变使交易方式日渐脱离以固定价格供货,迫使生产商对新的LNG供应进行交易,因此进口终端在鼓励现货采购方面发挥更大作用。

“LNG市场参与人士正日渐适应一种LNG资产组合模式,供应项目并不和最终用户直接挂钩,目前有超过50%的合同是来自LNG资产供应商,而非特定项目,”瑞士信贷的Kavonic说。(完)

编译 王颖/陈宗琦/徐文焰/郑茵 审校 高琦/王洋/蔡美珍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