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人物特写:郭树清接掌银监会 起舞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改革
2017年2月24日 / 凌晨4点45分 / 9 个月前

人物特写:郭树清接掌银监会 起舞中国金融监管机构改革

作者 李铮

2010年5月,时任中国建行董事长的郭树清在北京接受采访的资料图。REUTERS/Jason Lee

路透上海2月24日 - 山东省省长郭树清,中国金融领域经历最多、地方工作经验最为丰富的学者型官员,即将接任银监会主席,担起引领新一轮金融监管机构改革的重任。

十二年一个轮回。2005年的3月,也是中国国有银行启动现代企业制度建设的关键时期,他临危受命接任中国建设银行(601939.SS)(0939.HK)董事长,带领该行成为首个实现海外上市的国有银行。

此次回归,“尚福林接棒者”六个字背后,市场关心的也许并不仅仅是这个人以及他丰富的金融机构和监管部门任职经历,更是他将以何种方式继续推动总资产已逾230万亿元人民币体量的中国银行业,应对各类风险并健康发展。

“郭到主席位置上很合适,可谓‘把能人配置到效率更高的地方’,更能发挥优势。”一位接近银监会的人士称。

该人士并表示,“且不说他学术造诣本身很深,从建行、证监会到省长,不管对于金融系统还是这两年地方经济发展都看得很清楚,有切身感受,像银行信贷到底怎么有效调结构服务实体经济,影子银行怎么监管,现在影子银行规模可是已发展到传统银行业务60%差不多了。”

中国银行业当前正面临企业部门金融杠杆较高带来的风险。国际信用评级机构穆迪指出,预计未来一年至一年半内中国政府会加大力度去杠杆,但也会短期内导致企业违约及贷款重组增加,从而对银行造成调整风险。

“郭接掌银监与我们处置不良资产的人也关系不小,”一位地方AMC高管称,目前中国银行业不良资产一部分通过虚假五级分类掩藏,一部分通过银行理财产品建立资金池虚假出表,存在这些安全隐患,银监会是很清醒的,“只是谁想得罪人?很期待有胆识的郭主席有效刺破泡沫。”

银监会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商业银行不良贷款余额为15,123亿元,较上季末增加183亿元;商业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74%,比上季末下降0.02个百分点,这是该数据自2012年二季度以来首次回落。

其实,郭树清对金融风险的重视,从2008年四万亿计划推出一年后其他银行一拥而上放贷而建行却降低贷款增速就可窥见一斑。他在任职建行董事长期间就曾明确表示,要有应对长期问题的预案,有些风险现在可能不会暴露,但将来也许会形成损失,需要在调结构、转模式、加拨备上都采取有力措施,未雨绸缪,早作打算。这样颇具前瞻性的管理思路,放在眼下的银行业依然凑效。

去年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指出,要把防控金融风险放到更加重要的位置,下决心处置一批风险点,着力防控资产泡沫,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确保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

**积跬步,至千里**

与1950年代出生的许多人一样,60岁的郭树清经历了农村插队、回城工作、高考改写人生......在那个特殊的时代有过一段曲折的人生经历。所不同的是,考入南开大学哲学系后,他的命运要比同年代的人好得多,开始逐步在理论研究和实践探索中见证中国改革进程。

郭树清是中国最早参与讨论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发展方向和制度设计的几个年轻学者之一。1985年郭树清以社科院博士生的身份参加了对中国经济改革有深远影响的“巴山轮”会议。目前为止,他累计发表了300多篇有关宏观经济学、比较经济体制的学术论文,出版著作10余部,并曾两度获得过孙冶方经济学奖。

2005年3月,建行前董事长张恩照因涉嫌受贿而匆忙离任,时任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的郭树清临危受命接管建行。七个月后,建行成为中国第一家实现IPO的国有商业银行。而在担任中国央行副行长、外管局局长之前,郭树清曾历任国家经济体制改革委员会宏观调控体制司司长、国务院体改办党组成员,以及贵州省副省长等职务。

自郭树清2013年3月空降山东任省长后,这个制造业大省以“洪荒之力”发展金融业已成为外界对山东的基本印象。山东金改22条、金融改革发展领导小组、首部地方金融法规《山东省地方金融条例》等,种种扶持金融业发展政策频现。对于这些举措,尽管市场有弹有赞,但郭树清“金改主教练”的形象已深入人心。

“有水平、低调、实干,”一位山东省政府人士这样评价郭树清,“能把经济问题说得清楚又简单,有很多独到又接地气儿的见解,不空谈。”

他并表示,虽然政策落实起来可能效果并不都尽如人意,但改革采取激进大手术,客观上有很多困难,山东城市观念也偏保守,不管谁来总有些东西会施展不开。

尤为值得一提的是,郭树清上任后不久,就为省内大部分城市安排了一名懂金融的副市长,“带了一行三会几十名干部到山东省挂职”。根据公开资料,山东省17个市已经至少有13位来自中央金融监管系统的副市长。

“郭到山东之后,把山东的金融环境带得更好了。原来山东的融资利率很低,融资利率太低省内业务不好做。他来了之后控融资,山东的金融机构就好做了很多。”一家金融机构高管说。

金融业成为山东省支柱产业亦有官方数据可以证明:2015年末,山东省金融业增加值达到3,130.6亿元,占全省生产总值和服务业增加值的比重分别达到5%和11%。这已经非常接近金改22条中提出的到2017年年底的目标,即全省金融业增加值占生产总值比重达到5.5%以上,占服务业增加值比重达到12%以上。

郭树清锐意进取的改革派官员形象,实际上在他2011年10月出任证监会主席后便一览无余。虽然任期只有短短18个月,但他改变了中国金融市场的生态环境,接连推出各种完善新股发行改革制度、退市制度,以及对内幕交易“零容忍”、推进新三板、降低市场交易费用、加大机构创新、建设OTC市场、加大QDII/RQFII境外机构投资者投资额度等70余项新政。

“在郭树清任期之前,券商业务只有保荐、IPO、交易(手续费),现在券商都有了资管、发债,几条腿走路。他任期内虽然股价压了很久,但让券商做了更全面的金融机构。”前述金融机构高管说。

**刀尖舞者的挑战**

尽管郭树清的履历和此前的工作成绩,以及他敢于大刀阔斧地践行改革设想,更让人认为任命他执掌银监会,是决策层希望金融监管体制顶层设计有实质性突破的重要信号,但如何冲破改革的阻力和利益的藩篱,如何管理好经济结构调整的阵痛和风险隐患,恰恰是新主席将面临的难题。

“期待他能跟当初在证监会一样敢于触动利益,自从刘士余执掌证监会开始,包括近日调整发改委、商务部等经济管理高官,显然高层是有一系列布署的,应该说郭执掌银监会比当初在证监会更能实施其抱负,一行三会逐渐整合大金融部委已经呼之欲出,郭未来的政策导向,应该是和刘士余相呼应的。”一位接近监管层的资深人士称。

业内人士指出,郭树清到任后的主要任务之一是主导银监会和保监会的“两会合并”。

的确,分业监管下的中国金融业乱象丛生,从2015年股市大幅波动、e租宝、泛亚事件,到去年保险资金在资本市场的激进投资,国海证券“假印章”引爆债券市场信任危机等,这一系列跨机构风险事件均已充分暴露现行金融分业监管体制缺乏协同、沟通效率低下等问题,加强金融监管体制改革迫在眉睫。

人民日报评论文章就指出,防风险需要所有市场主体一起努力,但根子还是在监管。金融混业经营的大趋势下,金融新业态层出不穷,不同金融机构业务关联性增强,金融风险跨行业、跨市场的传染性明显增大。金融监管要顺应这些新情况,通过体制变革提高和改进监管能力,实现对金融体系的全覆盖。消除监管“空白点”,可以防止监管套利,避免风险交叉传染,金融体系的稳健运行才更有保证。

关于金融监管,郭树清早年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态,“总体上来说,监管很重要,但仅仅强调监管是不够的,好的金融体系不是监管出来的,机构内部的机制、市场结构体系才是最重要的。”

前述接近监管层的资深人士表示,“对监管机构动大手术很有必要,但是不是很快就动手术,可能还是需要思考的,有思想认识和利益调整的阻力,关键还是时间点的把握,政策效果最重要,也还得要看高层的勇气及究竟给郭多大权利了。”

风物长宜放眼量。改革成效固然是考量官员成绩的必要试题,但在中国经济结构性失衡和运行困难不减的环境下,官员敢于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去探索改革的可行路径,是值得点赞的。

正如李克强总理所言,“改革贵在行动,喊破嗓子不如甩开膀子”。从这个角度看,刀尖舞者郭树清将如何让金融业更好地服务实体经济,并冲破阻力推进监管体制顶层设计改革,是值得期待的。(完)

(路透北京孙琦子对此文亦有贡献)

审校 毕晓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