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y 11, 2018 / 11:03 AM / 4 months ago

特写:并购新规下 中国贷款行寄希望于“一带一路”项目

路透香港5月11日 - 在海外并购监管更加严格之际,中国贷款银行家寻找替代增长引擎,将希望寄托在国家主席习近平的“一带一路”战略上。

资料图片:2016年1月,美元和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商务部的数据显示,中国企业去年在“一带一路”沿线国家进行的并购交易总价值88亿美元,较2016年增加32.5%。

这一迅速增长与中国企业海外并购整体市场形成对照,更严格的监管审查导致2017年非金融投资下降三分之一。

“经过过去几年的一些努力,我们建立了越来越大的一带一路项目储备库,”北京的一位资深银行家表示。“这些地区的活动不受并购新规影响。”

中国正在起草新规定,规范国企的对外投资。此前已经推出了针对私企和投资基金的类似措施。

在此之前,发改委已经发布《企业境外投资管理办法》,3月1日起实施。而新规进一步加大了对超过3亿美元海外并购案的审查力度。发改委在去年8月发布了对海外不动产、酒店、影院、娱乐产业以及体育俱乐部投资的限制措施。

当局自2016年底开始收紧对外投资的监管。根据普华永道数据,2017年价值超过10亿美元的中资对外并购数量从2016年的103桩降至89桩,2015年最高曾达到114起。

中国商务部2月公布,2017年中国非金融对外投资总额减少32%,降至1,246亿美元。

这打击了亚洲并购相关贷款。据汤森路透LPC的数据,2018年1-4月,亚洲的并购相关贷款规模下降54%至51.3亿美元,上年同期为111.5亿美元。而2017年同期规模就已经同比下降了52%,2016年1-4月规模为234.1亿美元。

亚洲并购融资的下降与全球的情况形成鲜明对照,截至4月底,全球并购贷款融资规模飙升至6,230亿美元,要知道2017年全年为8,840亿美元。

尽管“一带一路”倡议通过基础设施项目或收购融资提供了一些其它的贷款机会,但外国银行基本上被排除在这一领域之外。大多数中资银行对一带一路项目的贷款都以双边、银团的形式进行,而且是长期的贷款。

比如,在迪拜的Al Maktoum太阳能公园项目上,18亿美元的27年期项目融资中,中资银行业者预计会占到大部分。

**定价被挤压**

并购活动放缓的另一个负面效应是,银行之间的激烈竞争造成贷款定价被挤压。

2月中旬中国浙江吉利控股集团启动30.5亿欧元(38亿美元)贷款,用于以约32.5亿欧元收购瑞典卡车生产商沃尔沃集团8.2%的股权,尽管之后出现了有关定价偏低的担忧,但该贷款还是获得了超额认购。该贷款分为21亿欧元五年定期贷款和9.5亿欧元的12个月过桥贷款,最高综合收益分别为较欧元银行间拆放利率(Euribor)加码185个基点和130个基点。

另外,在认为信贷资质安全的情况下,渴望获得资产的银行愈加乐于单独承贷,不声张地为数百万美元的并购交易融资。

“跨境并购的规模已缩小,而且有时风险更大,这就要求我们慎之又慎,”上述北京的银行家说道。“我们还是在忙着寻找各种机会,不过完成联贷案的机率要比以前小得多了。”(完)

编译 王灿/李春喜/王洋/王琛;审校 刘秀红/王颖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