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cember 24, 2019 / 1:38 AM / 7 months ago

特写:猪年猪价推着CPI一路狂奔 鼠年中国又面临着哪些近虑远忧?

作者 沈燕

资料图片:2018年12月,北京,一名女子在超市里选购餐具。REUTERS/Jason Lee

路透北京12月23日 - 今年10月末在北京四环内开了一家“牛七烤肉”店的董老板对猪肉价格的上涨感受最深切,“肉价的上涨超过想像,我原来只花10多块钱买点家里炒菜的肉,现在20多块都打不住,准备开家烤肉店吧,又赶上肉这么贵。”肉价何时能下来成了他鼠年最大的心愿。

回顾即将告别的2019年,让14亿中国人记忆最深刻的,当属这一路狂奔的猪肉价格以及受其推动节节攀升的CPI;中美贸易谈判终于在临近年关时达成第一阶段协议,也称得上是2019年岁末的意外之喜;2020年将至,在三期叠加经济依旧承压的大背景下,中国又将面临哪些近虑远忧呢?

民生领域,除了物价是否继续跟随猪肉价格飞奔,货币是否会随着物价的上涨而贬值?守护老百姓的钱袋子显然事关货币政策松紧;经济不景气下裁员风波暗涌,中年人感叹生活压力沉重忐忑应对中年危机时,实体经济的好坏事关就业大局;老龄化社会正加速到来,中国要实现全民覆盖的基本养老、社保、医疗保障体系,政府的钱袋子能否从容应对?

“千招万招,管不住货币都是无用之招。”中国央行行长易纲近期撰文就指出,中国货币政策的人民性体现为,能否守护好老百姓手里的钱袋子,保持币值稳定,不让老百姓手中的票子变得不值钱了。

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受猪肉价格带动,11月居民价格指数(CPI)上涨4.5%,涨幅比上月扩大0.7个百分点,其中猪肉价格上涨110.2%,牛肉、羊肉、鸡肉、鸭肉和鸡蛋价格涨幅在11.8%-25.7%之间。不过在中国政府努力增加供应稳定价格的举措下,猪肉供应紧张有所缓解,11月环比价格涨幅明显回落16.3个百分点。

12月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在确定2020年重点工作时,确保民生排在第三位,明确提出要稳定就业总量,兜住基本生活底线,确保养老金按时足额发放,加快推进养老保险全国统筹。显然也是针对现状明确给出了解决方案。

在社会领域,要扭转长期重投资轻消费导致的经济结构失衡并非易事,中国在着力调结构时,2020年如何继续通过税收等二次分配手段将收入重心更多向居民倾斜,以达到刺激消费扩大内需提振经济,同样也值得期待。

而一直被诟病的户籍制度与土地制度改革如何能与城乡劳动力不断流动的现状相适应,让人员流动时不再受困于一纸户籍所背负的沉重压力?在地区经济差异导致的教育、医疗、公共服务短缺和不均衡时,如何通过中央财力统筹破解公共服务的不均衡?这不仅涉及社会管理制度方面的改革,更是考验政府如何能有效公平地提供公共服务的能力。

尤其老龄化社会加速到来,当各地出现大才争夺战时,由于地区间经济差异巨大,尽快形成中央统筹的社保医疗养老体系,让不论贫穷富裕地区的退休老人都能真正享受到公平、公正的待遇,又涉及到财政领域中央与地方间财力与事权划分的改革。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2018年数据,中国60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重达17.9%,其中65周岁以上的占总人口的11.9%。

近期准备办理退休手续的王女士就很闹心,大学毕业后离开家乡去了南方创业并在深圳开始交纳养老医疗社保,今年届满55岁的退休年龄时要申请办理退休,却发现深圳以其户口不在当地为由建议其转回家乡办理退休,而家乡的社保机构又以她从未在当地缴纳社保为由拒绝接受。两地间的往返奔波让她心力交瘁。

“我到底该在哪里退休?交钱的时候也没人告诉我这么多的规定啊?”能不能如期平稳地退休成了她心头最大的忧虑。

人口流动已经常态化的现实,愈发凸显固化的户籍制度及一些地方政府僵化落后的行政管理手段。提升社会治理水平体现“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不仅涉及民生,更能衡量出政府管理能力的高下。

一位不具名的官员就感叹,许多地方政府的管理手段简单粗暴,就是采用行政手段限制“不准”,完全不根据各地实际情况,就怕出事影响自己的“乌纱帽”,这其实是最懒政的办法,不作为也不担当。最典型的是汽车限购政策,虽然政府发文要求各地根据实际情况取消限购,但目前并没有看到真正的落实。

近日在北京的一个研讨会上,来自财税部门的官员就坦承应该适当加强中央在知识产权保护、养老保险、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等方面的事权。“因为牵涉到劳动力市场的流动,牵涉到公平、正义;知识产权保护显然不能让各地互相打去,跨区域生态环境保护也是,各地只管各地的生态,猪都杀光了,猪肉涨价,这是跨区域事务。所以应该适当加强中央在这方面的事权,减少并规范中央和地方共同事权。”

他建议,同时要赋予地方更多的自主权,以农村的“厕所革命”为例,本来是为民造福的一件好事,可是厕所装在哪个街角、哪个房间?信息这么复杂的事务为什么中央管?当地县里管可能都不见得行,到镇里才能弄得清楚当地需要什么地方修厕所,而政府采购的马桶又装不上。“政府花了钱出了力,却没起到好效果,本身就是对财政资金的浪费。”该位人士称。

**经济与社会、产业、民生政策如何配合协调并落地是关键**

在经济领域,当投资、消费、净出口三驾马车动力均显疲弱时,为稳投资而大幅扩大的专项债如何在兼顾防范地方政府债务风险的同时托起稳投资的重任?中美贸易谈判虽达成初步协议,但鉴于过往双方谈判出现的反反复复,提升中国外贸质量及拓宽更多进出口渠道更为迫切,稳外贸的政策空间还有多大?提振消费扩内需显然又与收入分配及民生领域的相关政策息息相关,如何在兼顾社会公平的同时又能体现政策的初衷?

中国财政部预算司巡视员王克冰上周二在“地方债市场建设与发展研讨会会”上表示,专项债偿还过度依赖土地出让收入,虽然专项债风险总体可控,但目前已经有一些风险的苗头。2018年专项债余额(7.39万亿人民币)就已经超过了政府性基金收入(7.14万亿)的规模。

此外,在环保压力及劳动力成本上升的背景下,当低成本优势不再,中国提振实体经济降成本的空间有多大?金融、能源等资源稀缺领域因垄断导致的要素成本缺乏合理的市场定价,以及金融领域传导机制不畅,虽出台了很多金融创新举措,但对降低实体经济的融资成本有多大效果?一切都有待观察。

若将目光转至资本市场,虽然2019年推出了以注册制为主的科创板这一资本市场重大的创新举措,但对多数投资人而言,2019年的中国股市仍是他们的伤心地。在居民投资渠道狭窄,人均GDP接近1万美元时,构建橄榄型社会对国家稳定至关重要,如何实现资本市场的三公“公平、公正、公开”,让中国股市不再成为股民财富的收割机,并真正实现直接融资与间接融资齐头并进的合理融资模式,让“瘸腿”的资本市场不再是宏观调控的短板,显然是2020年资本市场能否重振的关键。

一桩桩,一件件,无论是涉及百姓家长里短的生活小事,抑或是经济、社会领域的诸多难题,背后都与国家政策的制订息息相关。在中国强调加强逆周期调节,协调民生、产业、投资、区域等政策时,如何让好的政策落地尤为关键。而加快推进相关领域的机制和体制的改革,打破固化利益,确保2020年中国实现全面小康社会的大目标,更需要“治大国,若烹小鲜”的智慧。(完)

审校 吴云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