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5, 2020 / 10:11 AM / 2 months ago

《特写》疫情阴影下的中国:“疯狂的口罩”

作者 乔艳红

2020年2月2日,上海,上海火车站外的旅客都戴着口罩。REUTERS/Aly Song

路透北京2月5日 - 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让口罩这个又小又普通的日用品变成了抢手货。任谁都没想到,2020年中国农历春节期间会上演一幕“疯狂的口罩”秀。

买不到口罩的普通人发出了“口罩去哪儿”的灵魂拷问,厦门推出的摇号购买口罩则一时成为坊间奇谈,只知道买房买车要摇号的人们怎么也没料到现在口罩也得摇号买了。

而1月26日召开的湖北省疫情防控新闻发布会则堪称“车祸现场”:“没有戴”口罩、对省内口罩产能口误频频的湖北省长王晓东,“戴反了”口罩的武汉市长周先旺,还有把鼻子露在外面、“戴错了”口罩的省委秘书长别必雄,让一群吃瓜网友不禁想问“疫情当前,官员们怎么了?”

昨日,因违规发放口罩问题武汉市就有三名官员被问责,其中市统计局副局长被免了职,市发改委主任和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双双被予以诫勉谈话。此外湖北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等三人也因不担当不作为而被党内严重警告。

这些平日里高高在上的官员们恐怕做梦都没料到小小的不起眼的口罩会让自己在仕途上摔一个大跟头。

当然,以后这出疯狂的口罩秀是否还会高潮迭起尚无法下定论。

不过,以国家卫健委为首的官方渠道为了缓解大众的焦虑,已经多次向社会普及口罩的常识。

倘若说这个春节被圈在家里,以卧室-客厅-厨房-厕所“四点一线”来回转悠的中国老百姓最大的收获是什么?也许就是知道了湖北省内口罩生产能力不是王晓东省长两次“口误”讲的“108亿只”或者“18亿只”,而是最后更正的“108万只”。

另外,他们还可以骄傲地说,现在很清楚N95、KN95、医用一次性口罩、医用外科口罩、带呼吸阀和不带呼吸阀的口罩等,这些令人眼花缭乱的口罩背后到底有什么区别。

**“所有口罩工厂被国家征用了”**

“因武汉湖北地区当前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形势严峻,所有口罩工厂被国家征用,所有生产口罩由防疫指挥部统一调配,不得外售,优先满足一线医务人员。口罩工厂暂停供应天猫发货,具体发货时间未知,”这是在上海的王先生昨日接到的线上零售巨头--天猫(Tmall)店铺发送的消息通知。

通知还称,店铺现在对酒精消毒类、口罩以及防护产品进行下架,等货源充足再上架,而为了不耽误顾客的宝贵时间,请顾客申请退款。

王先生是1月22日也就是春节前下的订单,原本想着假期过完能慢慢收到货呢,“即便慢,但好歹能收到就行,好歹有个盼头”,现在,这个最后的念想也落空了。他表示幸好目前可以在家上班,否则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我买的口罩也都不发货了,也是这么说的,”在北京的李女士也说。

自觉“明智”压根没去抢医用或3M口罩的赵女士也盼了许久,但她春节期间在天猫和苏宁分别下单的防花粉口罩目前依然都是“等待供应商发货”的状态。

而为了缓解市民的担忧,厦门市在1月31日下午2点正式开放了口罩预约登记系统,决定自2月1日上午9时起进行第一次摇号抽签,中签结果通过短信方式通知中签人后在线下渠道购买,堪比摇号买房的巅峰时期。

“现在出门买口罩跟投资似的,”中国社交网络上流传最广的一个段子说,“戴着口罩去买口罩,口罩没买到、还损失了一个口罩。”

还附带出了一道题:出门花费一个口罩,买到10个口罩的话净赚九个,买不到口罩则净亏一个,小明原来有10个口罩,出门10次之后有70个口罩,请问他有几次出门买到口罩了?

国家发改委社会发展司副司长郝福庆今日稍早在新闻发布会上称,根据初步统计,截至2月3日,全国22个重点省份口罩产量已经达到1,480.6万只,比前一日环比增长3.1%,产能利用率达到了67%,环比提高2个百分点。其中,N95口罩已经达到11.6万只,环比增长48%。其他的医用口罩是998万只,环比增长36%;普通口罩是471万只。

**有官员因口罩问题被问责**

根据工信部部长苗圩1月23日在天津调研时的讲话,中国口罩最大产能是每天2,000多万只。然而,普通人还是买不到口罩。

于是,大家都想着可能有限的医疗资源都供给湖北了。所以,当处在抗击疫情第一线的武汉协和医院传出防护物资“不是告急,而是没有了”的时候,全国人民不禁发出“口罩去哪儿了”、“全世界给武汉口罩还解决不了口罩问题”的灵魂拷问。

然后,1月30日作为官方指定捐赠渠道的湖北红十字会公布了第一批次捐赠物资使用情况,武汉协和仅收到个人定向捐赠口罩3,000个,价值1.2万元人民币;而并非收治主力的武汉仁爱和天佑医院分别收到企业捐赠N95口罩1.6万个,总价值36万元,红会随后在31日又将相关信息更正为KN95口罩各1.8万个,并称“KN95口罩不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疫情防控用品清单目录内”。

又到了2月1日,一个视频开始在网络上疯狂扩散。这段在湖北红十字会临时仓库外面拍的视频显示,一男子拿了一箱3M口罩径直放在一辆有明确标识的湖北公务用车上,记者追问该男士的单位被拒绝后,从司机那里仅得到“说是给领导配的”答复,并没有透露单位信息。

而与此形成对比的是,视频背景中仓库门口还站着几位穿着白大褂、医护人员模样的人士,都两手空空。

于是,愤怒的民意喷涌而出。

事后,2月2日武汉市政府办公厅通报对此进行了澄清,称2月1日下午2点半,一工作人员参加市应急物资储备与管理工作会议时,找市应急物资储存仓库管理人员领取了口罩等相关防护用品。

不过,2月4日湖北省又称,近日,武汉市“严肃查处了市防疫应急物资储备仓库违规发放口罩问题”,三名职能部门领导被问责,决定免去夏国华武汉市统计局党组成员、副局长职务,并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对武汉市发改委党组书记、主任,市统计局党组书记、局长孟武康和武汉市政府办公厅副主任黄志彤予以诫勉谈话。

并不清楚此处的黄志彤是否就是2月2日武汉市政府办公厅通报中的“该工作人员“。

湖北红十字会也没躲过。昨日针对反映湖北省红十字会在捐赠款物接收分配中的有关问题,湖北省纪委监委表示,免去张钦省红十字会党组成员、专职副会长职务,并给予其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给予省红十字会党组成员陈波党内严重警告、政务记大过处分;给予省红十字会党组书记、常务副会长高勤党内警告处分。

“经调查,省红十字会有关领导和干部在疫情防控期间接收和分配捐赠款物工作中存在不担当不作为、违反‘三重一大’规定、信息公开错误等失职失责问题,”湖北纪委监委在新闻稿中称。

**你知道各种口罩的区别吗?**

现在防护用品出现紧缺的最主要还是医用口罩,特别是N95口罩,还有医用防护服。为了保证这些有限的防护资源能够合理使用,包括人民日报等官媒在内的许多媒体都在倡议普通民众把N95口罩留给一线的医务人员。

国家卫健委就编写了《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不同风险人群防护指南》和《预防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口罩使用指南》。

卫健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昨日在发布会上再度解释了一遍,主要是把口罩分为四类:

一类是一次性使用的医用口罩,这种口罩推荐给公众在非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使用,比如交通工具,或者在大街上行走,这些都属于非人员密集的公共场所,戴一次性使用的医用口罩就可以了。

第二种是医用外科口罩,比一次性医用口罩防护效果还要好一些,主要推荐给发热的或者是怀疑的,包括公共交通司乘人员,还有出租车司机,环卫工人,公共场所服务人员等等,在岗期间佩戴。

第三种是N95、KN95的口罩,还有以上的颗粒物防护口罩,对于一些更细小的颗粒能滤过,大颗粒就滤过不了,防护效果比前面提到的两种更好一些,主要推荐给公共卫生人员进行现场调查采样和做实验室检测,做核酸病毒检测的人使用,公众在人员高度密集的场所或者是密闭的公共场所也可以佩戴。

最后一种是医用防护口罩,是最高等级的专业用口罩,推荐给发热门诊、隔离病房医护人员以及确诊患者在转移时佩戴,这是推荐给红区里面的医务人员使用。

“这是给大家提供的一个指引,还是要看个人情况,我们也呼吁大家尽量能够按照这样一个指引来科学合理的使用口罩,其实有时候过度的防护,过度的恐惧也没有必要,”焦雅辉称。(完)

审校 张喜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