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特写:专项债输血中国中小银行进行时 真金白银注资需防假改革

路透北京8月27日 - “注资中小银行专项债的额度下到我们省有一百多亿,每家银行按照各自测算的资本缺口上报额度,...从城商、农商到农信社,各家都在争(额度)。”一位中部地区城商行管理层人士对路透称。

资料图片:2013年7月,人民币纸币。REUTERS/Jason Lee

疫情重击下中小银行举步维艰,加大资本补充是提高其风险抵御和信贷投放能力的重要举措。该人士称,在用于补充中小银行资本金的地方专项债额度切块到省后,其省内各家金融机构已经提交了申请专项债注资和相关改革措施的初稿,而从各家上报的资本需求缺口看,该省100多亿专项债额度肯定是不够用的。

“要是真正帮助中小银行补充资本和化解风险,乃至支持后续的改革发展,现在的这些额度肯定是不够的,全国的2,000亿也只可能是解决一部分,”上述城商行人士称。

据中信建投测算,在正常贷款增速下,今年中小银行的资本金缺口为9,000亿元至1.3万亿元;另外,随着金融系统向实体让利及经济下行压力下不良率上升的隐忧,尤其需要加快补充资本。

根据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地方专项债需要通过认购可转债等方式补充中小银行资本,但这在实际操作中面临一定困难,而从部分地区尚未最终定稿的方案来看,通过地方平台直接注资也是一种可讨论的选项。

“在地方银保监局行政许可事项的实施办法和细则中,发行可转债是需要满足一定的监管评级要求的,但我们现在有资本金缺口的银行,都不满足至少是现行发行可转债的条件,“上述城商行人士称,而后续发行条件是否会放松也未可知。

他并谈到,在对方案的讨论过程中,地方政府平台直接注资的模式并没有完全被否定,关键还是看地方政府的态度。

本轮中小银行资本补充与深化改革密不可分,而用专项债资金对接可转债的关键在于:可转债要达到补充资本的目的还需要“转股”这一前提条件,而能否转股势必将与银行改革成效挂钩,从而推动省级政府督促银行完善公司治理、经营管理、选人用人机制等。

“其实通过平台注资也是可以助推改革的,有一种方式叫转股型的协议存款,就是先拿存款进来并设转股条件,...只要能推动银行去改革就行了。”他称。

中国银保监会城市银行部副主任刘荣7月中旬表示,新增地方政府专项债限额2,000亿元人民币,用于支持18个地区的中小银行,由省级政府负责制定具体方案。另据7月末媒体报导,专项债额度已下达至18个省或直辖市,平均每个省份约111亿元。

**避免假改革**

银保监会近日称,上半年六部委联合印发的中小银行深化改革和补充资本工作方案,目前各省市的相关工作正在推进之中;当务之急是配合地方政府摸清风险底数、组织清产核资并据此“一行一策”制定实施方案。

上述城商行人士指出,目前该省已经形成中小银行改革和资本补充方案初稿,但从方案中看,未确定使用地方专项债资金补充资本的具体机构,而改革方案也缺乏实质性举措,大多引用六部委文件中的内容。

但在业内人士看来,改革才是防范及化解中小银行风险最重要的手段,尤其是强化股权管理、提升公司治理水平及完善内控制度等。

一地方AMC高管就谈到,内部人控制是多数中小银行的通病;从去年起,该机构就参与到几家中小银行风险化解和处置过程中,但主要是省政府的“参谋”,并未真金白银出资,因最多只能持股10%,不能从根本上解决中小银行的问题,因此也不会实现收益。

“都是一个爹,出血点能止住吗?(在注资之前)要分清哪些适合救助重组,哪些应该出清退出市场。“一四大资产管理公司(AMC)高管称。

但上述城商行人士认为,现在的情况可以说是“花钱买机制”,与2004年的农信社改革相仿。

“尽管农信社改革不能说完全达到了预期效果,但毕竟系统性的风险得到缓解,机制得以优化,而且很多优秀的农金机构也是以那时为起点发展起来的。”他称。(完)

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