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8, 2019 / 1:25 AM / 3 months ago

特写:中国中小企业转型升级路在何方?

作者 乔艳红/邱亦凡

资料图片:2013年5月,浙江临海,一家纺织厂内工人的工作场景。 REUTERS/William Hong

路透北京11月15日 - 面对“市场的冰山、融资的高山和转型的火山”,“活下去”是中国浙江温州多数中小企业眼下的最大期望。

而倒逼之下的转型升级,也让很多中小企业感受到无法承受之重。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叠加中美贸易摩擦持续,内需乏力的同时外需亦趋低迷,再加上融资难融资贵这个全球中小企业普遍面临的难题,眼下并非企业转型升级的最佳时间窗。

而且转型升级还需要政策、人才、资金、技术等多方面的加持,单凭中小企业自己的单打独斗,往哪儿转、怎么转、拿什么转?每一项都是大大的问号。

“现在中小企业还能门开着,工资还能准时发的就已经很不错了,”在温州开设一家小型咨询公司、服务逾300家中小企业的方先生称,“现在开始碰到的问题是转型的火山...不转好像已经不行了,但转好像也没办法转。”

他指出,创新需要资金和人才,这是民营企业天生的两个短板,此外,还有拿地难、政府产业配套政策少、营商环境差等多重因素的制约;但在经济下行情况下,以后改造还不如现在改造,比别人先走一步,技改、更新设备一定是需要的。

“企业都淘汰掉了,没有什么合并重组,因为没有什么附加值,”在温州从事服装行业的史先生也说,这五六年温州服装行业一年比一年差,“现在温州做服装的统共也就2,000多家,而以前做西装的都有2,000多家。”

他认为温州服装行业做大也做不起来的原因一是产业结构的定位,就是做加工、做工厂,不会做品牌,二是家庭工厂的模式,没有做企业的理念。最后品牌做不起来,只能做加工,但现在成本费用上升得太快,大部分工厂利润是越来越薄。

“温州模式”在中国曾经是民营经济的代名词,但大多集中在劳动密集型的传统产业,转型升级步伐较慢。如今即便在浙江省内,温州市GDP总量也已远远落后于排在前面的杭州和宁波。

浙江省统计局数据显示,2019年前三季度温州市生产总值4,648.8亿元人民币,而排在前面的杭州和宁波分别高达10,511亿元和8,170.5亿元。

温州市市长在10月份讲话中曾指出,近几年温州市新引进的总投资50亿元以上制造业项目只有一个,100亿元以上制造业项目还是空白,如果不加快谋划盯引一批大项目、好项目落地,将很难支撑温州转型发展,与发达地区的差距也会越拉越大。

曾经担任温州中小企业协会会长的周德文认为,温州的中小企业总的来说还处于求生存、求发展的过程中。

“转型升级谈何容易,2008年以来国家鼓励引导企业走转型升级的道路,这固然没有错,不转型呢就是等死,转型呢还有一些希望,但是‘转型’不是‘转行’,不是你卖茶叶去造原子弹,我个人理解就是产业的优化、产业链的延伸,”他说。

他表示,中国之前失去了很多转型升级的机会,比如2008年金融危机的时候企业虽然遇到一些危机,但相对来讲不像现在这个状况,那时候如果做转型升级,可能这个路就短得多了,现在可能都已经转到了;不过现在亡羊补牢还不晚,还可以抓住机会继续走转型升级的道路。

此外,在经济下行、中美贸易战的夹缝中还是有一些机会,企业要积极去寻找发展的机遇,比如现在国家搞走出去、搞新的丝绸之路等都给民营企业带来更多商机,企业应该跟着国家的战略积极走出去。

“经济越低迷,企业更加要利用机会去磨刀、去转型升级、练自己的内功,这个必须要有一定投入,”周德文称,“这个是有矛盾,但这个是必须要做的,花钱是值得的,但是现在很多中小企业确实为了求生存可能在资金上面很紧缺。”

中国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速已经降至6%的纪录新低,10月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仅增长4.7%,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指数(PPI)同比则连续第四个月负增长,预示经济动能不足的同时,企业面临的盈利压力也与日益增。与之对应的是,9月全国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利润同比下降5.3%,降幅为今年1-2月以来最大。

浙江省今年前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6.6%,远低于上半年的7.1%和一季度的7.7%。具体到温州来看,该市前三季度经济同比增长8.2%,和上半年增速持平,但低于一季度的8.5%。

**转型升级路在何方**

以中小企业为主的民营经济是中国经济中最具活力的部分,但在经济增速放缓和中美贸易摩擦的双重夹击下,民营企业正好处在内外冲击波的最前沿。

中国国家统计局最新公布的官方10月制造业企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下降至49.3,逊于路透调查预估中值49.8,并创下八个月低位;制造业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亦回落至54.2。分企业规模来看,小型企业PMI环比下降0.9个点至47.9,中型企业PMI环比小幅升至49但仍在萎缩区域。

而转型升级不仅需要人才和技术,前期尤其需要投入大量的资本,但经济下行的环境以及融资难的现实,让多数中小企业在投资决策上顾虑重重、更加谨慎。中国今年1-10月民间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速已经降至4.4%,远低于2018年全年增速8.7%。

不过,尽管现在转型升级的成本更高、难度更大,但不转型不升级的结果恐怕就是关门大吉。

“现在转型升级,就是成本更高了,你已经落在别人后面了...我们很惨的,中国中小企业还要面对‘一带一路’别的国家的企业...比如说水龙头,差一点的产品国外都会做,人工又低,你卖不过东南亚国家,再不转型就要关门了啊,” 现年42岁、2005年就开始接手父亲水龙头工厂的夏先生说。

他在2017年花了七八百万元做转型升级,转型升级之前产值大概有1亿元,当年砍掉80%就剩下2,000万的规模,相当于放弃了80%的客户。据他介绍,当时很多新产品客户一下子接受不了,所以2017年的时候特别惨,一直到2018年底才稍好一些,做了有3,000万,今年预计在4,000万应该没有问题。

夏先生用“壮士断臂”来形容当时的这一决定。

当然,他也是幸运的。公司现在主要做设计、设计产品,有自己的款式,利润也从转型升级前的5%提高到了现在的大概15%。“我们也难做,以后想着制造业也不做了,等转型成功了,就卖设计。”夏先生称。

受全球经济放缓和中美贸易摩擦影响,中国今年外贸出口面临很大压力,而国内人工、土地等成本持续上升,也压缩制造业者的利润,传统的加工贸易尤其处境艰难。以美元计价10月中国出口同比下降0.9%,为连续第三个月同比下降。其中,进料加工贸易、出料加工贸易、来料加工装配贸易相关的出口同比分别下降9.3%、7.5%和8.5%。

因此,对于广大外贸中小企业来讲,推进转型升级、引入品牌化并提高附加值,才是唯一出路。

做服装的史先生自己投资了400多万元,花大概五年时间打造了目前自家的工厂,9月开始陆续改造车间、更新设备,都买德国的机器,一个车间改造成本大概就是500万元。

对于未来,他认为还是要引入品牌化,一定要想如何转移到品牌上去,不可能永远做加工、代工,否则“做了我们这代没有下一代”。

温州市今年7月下发关于全面提升中心城区首位度、加快建设区域中心城市的决定,在着力发展壮大城市经济方面提出,将优化提升城市产业平台,着力打造数字经济发展平台;对中心城区范围内工业园区进行分类改造提升,加快打造一批现代化都市型工业园区;并新谋划建设一批小微企业园,为小微企业加快发展提供成长空间。

“10年前甚至20年前,赚钱是正常,问10个人里面有两个不赚钱,那是傻子;今天你会发现问10个人有八九个都说生意不好做。现在失败是常态,成功是非常态,”提供咨询服务的方先生不无悲观地说。(完)

审校 杨淑祯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