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9, 2018 / 12:09 AM / a month ago

焦点:全球金融危机十年后仍余波荡漾 金融业并非规模越大越好

作者 李铮

2017年7月17日,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街景。REUTERS/Aly Song

路透上海3月18日 - 全球金融危机十年后余波犹在,世界主要经济体正处于经济复苏和金融风险并存的状态,中国金融风险亦呈现上升趋势。吸取金融危机教训,提高监管有效性并及时预判风险,对打赢防范化解风险攻坚战就显得尤为重要。

中国监管官员和学者指出,宏观经济稳定与宏观审慎监管同样重要,金融业发展的目标是促进资源有效配置而非做大规模,要健全监管体制解决目前面临的风险问题,同时中央银行在处置危机时应兼顾维护金融安全与防范道德风险。

“人类社会对危机的记忆常常是短暂的。当伤痛刚开始减弱的时候,监管放松的思潮就会起来。当大家都忘掉这个教训的时候,当人性又开始狂欢、资产泡沫开始形成的时候,下一场危机的序幕也就拉开了。”中国银监会国际部主任范文仲在浦山基金会第二届年会上直言。

他并表示,十年前的金融危机的影响到现在仍然没有结束,金融界犯了几个常有的错误,包括迷信”这次不一样”、在危机前认为金融会持续繁荣、盲目相信华尔街创造出来的所谓金融创新产品、提倡无为监管以及过度寄希望于机构的自律等。

比如,金融的核心功能是分配经济资源,把经济资源从利用效率低的地区向利用效率高的地区转移,与其规模和在GDP中占多大产值没有关系,背离实体经济的目标就肯定会出问题。

在范文仲看来,金融危机的教训证明,只有资源在空间和时间两个维度进行有效分配,才是衡量金融发展是否好的标志。

中国央行研究局局长徐忠表达了相似的观点,他认为,经济金融理论方面,金融危机的影响仍然带来很多挑战。比如,货币政策原来更多关注通货膨胀,但是现在全球通货膨胀普遍较低,而资产价格却不断攀升;以套利为目的的交易迅猛发展脱离实体经济需要,积累大量风险;金融周期和经济周期相互交织影响,但走势不完全一致,金融加速器效应进一步加剧了周期波动的冲击影响等。

回顾次贷危机,徐忠指出,美国对雷曼兄弟倒闭的处理不当。美国为了防止”大而不能倒”的道德风险,让雷曼兄弟倒闭,却没有对债权人全面保护,所以引发了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危机的救助,是要平衡金融安全与防范道德风险,既要守住风险底线也要强化市场的激励,这实际上是危机过程当中的一个经验教训。”他称。

**大的金融业不一定就是好的金融业**

近代金融危机大多是资产泡沫和人性狂欢的结果,每一次金融危机前,往往伴随着金融体系的迅速膨胀,金融机构的冒进扩张,金融市场的乱象频发。

为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中国监管部门自去年开始就已在整治金融乱象和补齐监管短板上下足功夫并取得一定成效,今年政府工作报告继续将推动重大风险防范化解取得明显进展列为三大攻坚战之一。

“我们往往看到宏观经济稳定的时候,忽视了金融风险。”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表示,从2007年开始,中国经济的增长虽然稳住了,但金融风险走势一直往上走,现在还处于非常高的位置。目前金融稳定的很多问题集中在僵尸企业,僵尸企业杠杆率降不下来,金融支持实体经济的效率也就不可能提高。

与此同时,当前监管的有效性在下降。如果还是保持分业监管的做法,政策的协调出现很大的问题,相互之间不协调,”监管部门还有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发展和监管的责任并重,有的时候两者之间自己打架,你不知道哪个被牺牲掉了。现在的监管框架可能仍需要进一步改善。”

当前,中国银行业资产已跃居全球第一。”但不管怎么说,我们一定不能够沾沾自喜,一个大的金融业不一定就是一个好的金融业。”范文仲表示,每个机构一定要坚持稳健的经营风险指标,要未雨绸缪,以丰补歉。在金融机构盈利好的时候,可以多计提一些风险的准备,以备将来经济如果调整、增速减慢,能有更好的风险应对的工具。

他并提出,在宏观层面要对系统性风险有整体的把握。要准确理解宏观审慎监管的含义,监管架构的变革只是表象,最关键的还是监管的原则和理念,宏观审慎意味着对整个金融体系的风险有全局性的判断、把握和管理,在跨时间分配资源的维度,要减少金融体系的波动性,在跨空间的维度要减少风险过度传递,防止”大而不倒”。

“金融发展是一个实体经济壮大的结果,但不要光想着把金融做大,那样就本末倒置了,就会引起危机,像人的情绪,有脾气是难免的,经济有波动也难免,但是目标、原则一定要清晰。”一位监管官员对路透称。

徐忠以中国2008年采取的四万亿刺激为例指出,在危机发生的时候确实是必要的,但由于体制机制不完善,存在调整过度、手段粗放,无法有效甄别项目。且后来依赖刺激、难以退出,也是一个问题。

**宏观经济稳定与宏观审慎监管同样重要**

在徐忠看来,中国当前面临的风险,很大程度上是渐进式改革还不彻底、不到位,还是要通过健全监管体制,通过深化改革解决目前面临的风险问题。

根据中国最新的机构改革方案,银监会和保监会合并组建中国银行保险监督管理委员会,并分离发展与监管职能,将银监会和保监会拟定银行业、保险业重要法律法规草案和审慎监管基本制度的职责划入央行。

由于金融体系的演变,金融市场作用的提高,危机的传播速度有了更多变化,中央银行在危机处置中的地位进一步凸显。

不过,徐忠也谈到,上世纪90年代末,央行处理了很多的问题金融机构,由于很大程度上是因为由央行负责监管,所以在当时的情况下还是比较顺利的。而目前在地方上”一行三局+一办”,如何能够建立更有效的处理问题金融机构的机制,还需要很好的研究。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权威人士也对路透表示,现在的监管体制仍然有重复监管的问题,下一步怎么清晰分工监管还是很多工作要做要细化,也包括金融控股公司究竟能否归央行管,这还是未知数。

范文仲建议,要加强影子银行的监管,要有风险维度的监管理念,填补监管真空。要有系统重要性的监管理念,对一些创新领域,可以适当的给予一些空间,只要机构发展到影响到全社会的规模,那就要按照系统重要性的机构来监管它,这样也能把握促进创新和风险管理的平衡。

在黄益平看来,宏观经济稳定很重要,宏观审慎监管同样重要,尤其要重视日常对风险的检测和预警;同时,监管创新要与业务创新同步发展,”如果看不明白谁都不许做,那金融部门、实体经济永远不会有进步。监管对金融创新应该更多从学习、适应、规范的角度,而不是一棍子打死。”

而防范金融风险是系统性的工程,他指出,国务院金融发展与稳定委员会已经成立,相信未来政策协调会更好,而金融监管政策和货币政策、财政政策、经济改革政策的协调,实际上是一揽子的措施。

关于政府应发挥的作用,黄益平认为应该灵活对待。正常情况下,应该用市场机制,让市场机制在资源配置当中发挥决定性的作用。

“但是危机来临时再说要让市场机制发挥决定性的作用,则是不合理的。”他说。

审校 曾祥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