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9, 2020 / 4:55 AM / a month ago

分析:历经危机练就淡定 金融市场学会不为军事冲突挂怀

路透伦敦1月8日 - 伊朗隔夜对伊拉克境内美军空军基地进行导弹袭击,推动金价升逾每盎司1,600美元,拉抬日圆上涨近1%,油价则大涨3美元。

2020年1月7日,德国法兰克福证交所内工作场景。REUTERS/Staff

但几个小时后避险潮消退,全球股市又恢复上涨。

这是不到一周内第二次风云变色;美国上周五空袭狙杀伊朗圣城旅指挥官苏莱马尼(Qassem Soleimani)后,也出现类似的情况。9月时伊朗支持的叛军攻击沙特石油设施后,市场也是急跌后又急速回升。

欢迎来到这个勇敢的新世界,现在似乎非得要核武大国接近上演全面的世界大战,才能对金融市场产生持久的影响。有些人开始觉得,就连真的发生世界大战,也未必有持久影响。

到欧洲盘收盘时,布兰特原油价格已经回跌到苏莱马尼周五遇害之前的水准下方。美股标普500指数升至纪录高位。

就最基本层面而言,投资人看来好像相信伊朗和美国将避免更广泛的战火。近年来已证明,区域性军事爆炸和冲突爆发不会对石油供应和油价或全球经济活动产生持久的影响。

即便9月时沙特石油设施遇袭也未对原油价格造成持续性影响。波斯湾之外,多年来朝鲜(北韩)核试验和导弹发射并未升级,也未长期影响国际投资格局。

因此,交易员和投资人押注会出现重复的行为模式,而不是业余的地缘政治推论。

“市场根据10年的经验认为,形势不会升级到失控的地步。”法国兴业策略师Kit Juckes说。

“经济情况也一样。自2008年以来,我们经历了一个经济周期,有几波小周期但没有衰退;我们经历了贸易战,没有真正变成实际贸易战争只是持续推迟。”

那些不顾欧债危机、朝鲜飞弹测试、阿拉伯之春革命、贸易战、中东局势动荡及非传统经济政策,而仍继续留在股市的投资人,已经获得丰厚的回报,自2010年以来全球股市市值已增加超过25万亿(兆)美元。

在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研究员Dario Caldara及Matteo Iacoviello编制的地缘政治风险指数中,沙特受到袭击的分数为相对偏高的185点,但仍远低于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的545点。

**石油影响力**

数十年来,能源价格受到冲击一直是重大冲突(特别是海湾地区冲突)影响到整体经济及全球市场的主要传导机制。自1973年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宣布石油禁运导致油价飙升三倍、以及1990年油价跳涨30%以来,石油供应中断一直是笼罩在全球经济上空的一道阴影。

但这几天的油价上涨较为短暂,部分反应出能源使用的本质、以及供应来源地发生变化。如今若海湾地区供应中断,美国页岩油生产商可以随着价格上涨增产,在此同时气候变迁疑虑所带动的再生能源使用增加也正快速推进。

瑞银财富的Paul Donovan指出,科技发展意味着今天全球创造1美元的GDP所需要的石油要少得多。

他还强调,1973年的时候产油国会把额外的石油收入存起来作为储蓄,给全球经济需求造成净冲击,因为这些钱来自石油买家的口袋。

“到了2020年,产油国把这笔钱毫无顾虑地进行消费,因此油价上涨并不意味着经济需求大幅降低,或有任何潜在的降低。”

**学习过去的经验教训**

当然,战争和侵略曾造成市场发生重大转变,导致小规模恐慌和避险资产买盘。

但近几十年的经验表明,在所有因素相同的情况下,市场往往会迅速复苏,有胆量无视短期震荡的资产组合经理往往表现很好,甚至不需要进行昂贵的对冲。

施罗德投资(Schroders)最近发布的一份报告将1990年海湾战争、2001年9/11事件以及2003年入侵伊拉克列为过去30年来最重大的地缘政治风险事件。

2003年,作为全球最值得信赖资产之一的德国政府公债收益率在3月至6月期间下跌了近70个基点;1990年下跌幅度与之相近。

London and Capital的资深投资组合经理Rabbani Wahhab表示:“回顾过去的几十年就会发现,每当发生长期战争是可能性更大的结果时,人们就会争相买进政府公债。”

施罗德投资指出,在风险极高时期,包括公债和黄金在内的“安全”资产投资组合通常跑赢“风险较大”的股票。

但是,它还发现,在所有这些情况下,股票在几个月内就回升了,这表明“如果投资者愿意或能够忽略波动性,那么投资于风险较高的资产组合是比投资于安全资产组合更好的策略。”

**市场局面已经完全改变**

过去几十年市场环境本身也已经发生了变化--最明显的是,数年来接近零的利率和央行的货币发行提振了高质量债券的价格,降低了指标借款成本,缩小了投资者的选择范围。

与此同时,股市受到回购和大量民间融资的支持,过去几年股票供应稳步减少。摩根大通预计,今年股票供应将进一步减少2,000亿美元,很多投资者将股市下跌视为买入机会。

“市场的供需状况已经完全改变,”Lombard Odier的首席投资策略师Salman Ahmed称。

“央行已经减少了安全资产的供应,其影响波及风险资产。这是一种很强的力量。”(完)

编译 戴素萍/张若琪/张明钧/李春喜/张涛/王灿;审校 蔡美珍/刘秀红/徐文焰/杜明霞/白云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