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28, 2020 / 5:46 AM / 15 days ago

惠誉确认中国长期外币IDR评等“A+” 评等展望稳定

路透7月28日 - (以下为债信评级机构惠誉7月20日发布的新闻稿)

惠誉确认中国长期外币发行人违约评等(IDR)为“A+”,展望为稳定。

中国强劲外部财务状况、宏观经济表现强劲的记录、及经济规模高居全球第二大等因素,支持了中国评等。抑制中国评等因素主要为金融业重大结构性弱点、人均收入相对为低、及治理指标相较其他“A”评等国家偏弱。

今年第一季中国因实施严格社交疏离措施以抑制新冠病毒扩散,导致经济活动遭遇严重打击后,中国经济目前呈现明显复苏。2020年第二季实质国内生产总值(GDP)同比成长3.2%,高于惠誉先前预测,亦优于第一季时的萎缩6.8%。虽然经济复苏情况不均衡,消费者导向活动落后于工业领域,但在国内感染较低的情况下,月度数据表现持续改善。

惠誉预计中国2020年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实质增长率为2.7%(先前预估为1.2%),是今年惠誉评级的主权国家中最高的国家之一,不过远低于中国本身6.7%的五年纪录趋势增长率。仍不能排除疫情进一步爆发的风险,但中国当局近期成功地快速抑制北京病例攀升,表明本地管控疫情的能力有所提升,不必诉诸可能对经济活动造成严重损害的大规模封锁。惠誉基本假设2021年中国经济增长率将暂时提速至7.5%,然后在2022年回到惠誉预估的趋势增速5.5%。

财政政策调整为高度扩张以支持经济度过疫情影响。在今年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官方预算赤字目标从2019年占GDP的2.8%调升至3.6%。此外也透过发行特殊目的公债,将大量财政资源用于基础建设投资与公共卫生计划。当局将这些支出计入官方的预算,但大多落在基础赤字之外。

惠誉综合估计,中国政府赤字总额与GDP之比今年将升至11.1%,远高于2019年的4.9%,不过这与今年全球各地财政普遍恶化的程度相一致。惠誉估计,由于赤字扩大,到2020年底,政府总体债务与GDP之比将升至56%,较2019年底增加9个百分点,不过仍与当前评级为“A”的国家的债务中值持平。我们的基准是假设政府大幅缩减财政支持,到2022年能将政府债务与GDP之比稳定在58%左右,这一观点的前提条件是,大流行病应对措施中的大量收入和支出是一次性的。

迄今为止,中国政府的财政应对措施并没有伴随着预算外准财政支出的大幅增长,这或许是因为官方融资渠道更为充足。惠誉估计,截至2020年7月中旬,地方政府融资平台发行的在岸债券存量与GDP之比从2019年底的9.3%升至10%。准财政实体还依赖于不那么透明的融资渠道,但数据的局限性使高频监控复杂化。货币政策层面的反应相对克制,包括下调银行存款准备金率150个基点、将实际上的政策利率下调30个基点,以及为降低借款人融资成本而进行的行政调整。其结果是,信贷增长加快,截至2020年6月底,惠誉衡量融资总额的指标增长了12.8%,高于上年同期的11.5%。

鉴于名义GDP增速处于多年低点,这将导致今年整个经济的杠杆率大幅上升,根据官方数据测算,到2020年底将从2019年底相当于GDP的253%升至274%。

不过惠誉预计,这一趋势将是短暂的,杠杆率将在2021年企稳,原因是预期的经济增长更为强劲,以及主要政策继续将金融去风险政策放在重要位置。

与其他拥有‘A’评级的国家相比,中国的外部财务状况稳健。中国在主权和经济领域都是净债权国,预计到2020年底,其净债权将分别占GDP的21.9%和22.5%。

在整个疫情期间,中国的外汇储备一直稳定在3.1万亿美元左右,相当于当前对外支付的15倍,远高于其他评级为‘A’的国家。

由于全球经济活动急剧收缩,中国出口受到影响。如果出口萎缩持续下去,可能会拖延中国经济复苏的时间,尽管进口大幅收缩已减弱了出口萎缩对中国外部账户的影响。

惠誉预测,今年中国经常帐盈余将温和上升至GDP的1.2%,这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出境游大幅下降。中国与包括美国在内的多个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地缘政治紧张局势,在一系列问题上急剧升级,包括疫情、对香港的政策、领土主张和旷日持久的贸易争端。

惠誉认为,尽管中国拥有庞大的全球供应链联系,以及在华经营的全球商业利益相当广泛,将对这些紧张关系产生缓和作用,但这种紧张关系将持续下去。

短期内,紧张关系升级尚未对中国的信贷基本面产生影响,会在多大程度上传导至有利于、中性或不利主权评级的政策,会逐渐变得明朗。

中国金融系统内部的关联性和传染风险自2017年以来有所减弱,但潜在的信贷累积规模依然庞大。疫情给短期盈利能力和资产质量带来很大压力,预计银行将降低贷款利率以支持经济。

与此同时,惠誉认为,保留缓冲资本的必要性将继续限制银行大幅扩张的能力。

与其他相同评级的国家相比,中国的收入和发展水平仍然较低,尽管自从1978年市场化改革以来,中国已经经历了40多年的快速增长。

根据世界银行的治理指标等调查,中国的治理标准也落后于其他A评级国家。(完)

编译 蔡美珍/陈宗琦/王兴亚/汪红英/王灿;审校 李春喜/张荻/孙茉莉/李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