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惠誉将等到明年再决定负面评级展望国家的命运

路透伦敦4月14日 - 信用评级机构惠誉表示,关于目前仍由于新冠疫情危机而得到降级警告的国家,可能会等到明年再作出最终判断。

资料图片:2013年2月,美国纽约,信用评级机构惠誉总部的公司标识。REUTERS/Brendan McDermid

惠誉在过去一年创纪录地调降了35个国家的评级,其中有10个国家不止一次被降级,因为疫情导致经济关闭,推动债务水平激升。

而这一趋势看起来还远未结束。惠誉目前对35个国家的评级仍给出“负面展望”--也就是评级机构的降级警告--其中既包括AAA级的美国和澳洲,也有许多低级别国家。

从统计学角度看,这预示着将出现新一波信用级别调降潮。历史经验表明,惠誉给出负面展望后真正调降评级的比例为63%,不过危机期间的情况确有不同,这场新冠危机尤为如此。

在金融危机过后的2009和2010年,分别有46%和43%负面展望国家在大约六个月内被调降了评级。这一次的比例仅为21%,即便许多国家在将近一年前就被列入负面名单。

惠誉全球主权与超国家评级业务总监Tony Stringer表示,疫情的独特性加上复苏与全球利率的不确定性,意味着许多面临调降风险的评级决定将会需要更多的时间。

“我们要到明年才会对当中许多国家做出最后判断,”Stringer对路透表示。

“我预期未来几个月料不会出现大量负面行动...我认为我们需要更久时间来评估各国是如何应对经济复苏期问题的,然后观察它们的财政整顿计划。”

疫情危机期间,惠誉在三大评级机构中表现最为活跃,调降主权评级逾45次,调降了35个国家的评级,接近其给予评级的国家的30%

数据显示标普居次。至2月末,标普调降了37次评级,占其主权评级的18%;穆迪调降了33个国家的评级,占其给予评级国家的20%。

**缓冲效应**

考虑到债务大举跳增--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预估发达国家总体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GDP)之比激增20个百分点,来到124%;新兴市场国家增加9个百分点,至61%的纪录高位--部分分析师已质疑为何还未进一步降评。

Stringer称有多方面的原因。首先经济受损的程度没有最初预期的那样严重。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一样,惠誉刚刚再次上调了全球增长预期。

主要央行的迅速应对降低了借款成本、缓解了债务负担加重的影响,同时各国债务均增加的事实意味着并没有哪个国家的糟糕状况十分突出。

“当发生影响所有国家的危机时,部分相对指标将同时变化--因此为评级带来了一些缓冲,”Stringer说。

那么,哪些国家评级将下调,哪些国家将幸免,由什么来决定?

除了美国、日本、英国等主要国家评级之外,哥伦比亚、印度、罗马尼亚、乌拉圭和巴拿马的评级也十分关键,它们可能失去投资级评级,降至垃圾级。

“问题是,政府是否具有让赤字重回下降路径的可信计划,以及这个国家的过往纪录如何,”Stringer表示,指的是坚持财政修复。

但“在利率这么低的情况下,这实际上为决策者思考这个过程争取了一些时间,”他补充说,尤其是在发达经济体。(完)

编译 徐文焰/陈宗琦/王灿;审校 戴素萍/郑茵/杜明霞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