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野蛮成长的中国数字金融“补充”支持实体 倒逼监管层跑步跟上
2017年11月6日 / 凌晨4点07分 / 16 天前

焦点:野蛮成长的中国数字金融“补充”支持实体 倒逼监管层跑步跟上

路透北京11月6日 - 凭借第三方支付等技术优势以及庞大的消费群体支撑,中国数字金融行业的规模已经稳居全球首位,在支持实体经济中起到重要的“补充”作用的同时,技术迅猛变革将累积和暴露的巨大潜在风险引发关注,从P2P乱象和现金贷事件就可见一斑,数字金融行业的爆发性增长正在倒逼监管层“跑步跟上步伐”。

资料图片:2013年6月,北京,一名撑伞的女子路过中国央行大楼。REUTERS/Jason Lee

 

中国金融行业的包容性监管正在面临数字金融的巨大挑战。参加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第二届年会的与会专家指出,对所有金融业务实现全方位监管,并强化对数字金融监管已基本达成共识,但走在世界前列的中国数字金融并没有可供参考的国际监管经验,究竟应以怎样的路径才能实现可持续的监管仍处于探索和尝试过程中。

 

“数字金融的监管问题,这个问题其实目前还没有解决。我觉得现在管什么的问题大体上已经解决了,但是怎么管的问题还没有解决。管什么呢?”中国金融学会副秘书长张承惠指出。

 

对金融业务实现全方位的监管是防范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必要条件,现在无论是行业的转型还是监管框架的建立,都是非常紧迫的问题。

中国互联网金融协会秘书长陆书春指出,不容忽视数字金融、互联网金融,在提升金融服务效率,提升金融服务水平,降低成本,促进普惠金融方面,确实发挥了不可泯灭的作用。值得关注的是,互联网金融的规模占比仍较低,但近一段时间互联网金融发展确实出了很多乱象,且行业涉众性比较强。

在她看来,在经济金融环境复杂多变,行业加快清理整顿的背景下,中国互联网金融发展主要还面临着经营风险、合规转型风险,风险处置次生风险等三大风险。在行业基础设施建设,监管体制完善,法律制度体系完善建立,消费权益保护等方面还存在一定的挑战。

北大数字金融研究中心(IDF)与上海新金融研究院(SFI)联合发布《IDF&SFI联合报告:2017·美国Fintech考察报告》指出,互联网金融监管政策的核心是平衡创新与稳定之间的关系,既保证互联网金融行业的快速发展,也不造成重大的金融、社会风险,起到真正支持实体经济的作用。

关于金融服务实体经济,十九大报告明确提出,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

 

**数字金融“补充”支持实体经济**

 

数字金融虽然增长迅猛,但其规模占比仍很有限,服务实体经济的主体仍然是以商业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机构,不过张承惠指出,数字金融在支持实体经济方面确实有非常重要的作用,包括缩小地区差异,更好的配置金融资源,推动金融体系提升服务效率等等。

北大数字金融中心副主任黄卓也指出,传统金融机构对普惠金融的用户,不管是个体还是小微企业,在支持方面存在不足。数字金融利用数字技术,包括移动互联和大数据,能够对这样一部分普惠的人群提供补充的作用。

“强调一点,虽然从业务总量上来讲数字金融业务的总量很少,但是它在对于这样一些普惠金融人群上来讲,可能是意义非常重大的。”黄卓认为。

 

在他看来,在发展过程中它实际上填补了、替代了非正规金融,这在网贷领域能够看得非常明显。之前很多的小额借贷需求都是通过民间的借贷市场,特别是以高利贷的形式。网贷的出现虽然有一些问题,但是很大程度上替代了非成规金融,而且也使融资行为更加规范,融资成本也在逐步下降。

 

而数字金融实际上还通过竞争效应倒逼以银行为代表的传统金融体系进行转型升级,也为传统金融体系的技术升级提供技术支持;实际上,数字金融的机构和传统金融机构之间有一个合作的空间,互补性非常强,这也是提供了转型的空间。

“只有当商业银行开始进行数字金融转型,才能说中国进入了数字金融的时代。”黄卓认为。

不仅如此,数字技术的信用价值也在数字金融的发展中得以体现,大数据分析把数据的价值进行挖掘,有助于产生新一代的大数据征信体系,若能和央行的征信体系进行结合,将对中国的一个社会信用体系的构建起到很强的推动作用。

此外,中国正处在一个新旧动能转换,经济转型升级的过程中,包括数字经济、共享经济、创新经济等等新的经济形态背后的金融基础设施正是由数字金融提供,尤其是数字金融技术和商业模式创新,比如说互联网支付和互联网大数据风控等等,“没有这些技术的发展,我们很难看到一些新的商业模式,比如O2O和共享经济”。

 

**监管实践面临巨大的挑战**

尽管数字金融规模占比甚小,不过数字金融野蛮成长正在暴露出一系列问题不容忽视,促使监管的反思,一系列监管规则也已推出,但监管实践仍遭遇重重挑战,其中个人信息的隐私保护,以及监管科技如何推进尤为突出。

黄卓认为,有一些非正规的数字金融机构,开展一些违规的金融业务,忽略了借款人和投资人的适当管理,同时由于数字金融业务的技术性、网络性,也给当前的监管体制带来了挑战。

央行金融研究所所长孙国峰也强调,中国互联网应用场景的数据和金融平台的数据是打通的,客观上有利于金融科技快速的发展,但是现在有必要反思其中个人隐私、数据隐私的保护是不是到位;且多数数字金融创新是跨行业、跨领域,风险可能在短时间内在多个市场传染,且可能带来的流动性风险等都不容忽视,都会带来系统性风险的隐患。 

“电商平台的数据,社交自媒体、社交网络的数据,是不是有用户明确的授权可以直接转移到金融方面的场景的应用,这些可能还需要明确法律的规范,对个人数据的隐私需要有一个保护。”孙国峰指出。

“怎么在保护隐私和大数据帮助我们提高金融效率之间求得平衡,全世界没有好的做法,我觉得我们在中国这方面应该尝试。起码我们认为我们的隐私权都已经受到了很大的侵犯,部门和政府应该有所作为。”黄益平强调。

央行货币政策委员会委员黄益平认为,作为金融行业凡是从事金融服务必须设置进入门槛,必须做牌照管理。但光有一个牌照并不够,要对交易实施管理。而在美国很多的监管举措以致很多数字金融公司根本没法做交易,但不监管不行,因此监管要增加透明度,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监管。

“中国现金贷的一个问题是把钱贷给了不会还的人,或者把投资的产品卖给了不恰当的人,最后导致很多的问题。所以穿透式的监管和加强投资者适当性的监管,至关重要。”他指出,数字金融监管政策还是要统一协调,要有行业协会,由地方的监管局来共同承担责任。

但具体到监管实践仍不容易。张承惠就指出,监管没有解决的问题是怎么管数字金融,比如要不要发牌照,特别是P2P,在中国现有的监管环境下,发牌照意味着背书,意味着监管部门给这些机构的背书。而即使参照美国的监管方法对P2P企业发牌照,在中国也涉及到“怎么发牌照和谁来发牌照的问题”。

的确,中国监管层现在面临的客观事实是要在加强数字金融监管和积极支持稳健的金融创新中寻找平衡,仅凭一行三会的力量显然是不够的,人员编制不够,监管科技的发展程度也不够,监管的条件远远跟不上市场的发展。(完)

审校 杨淑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