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周小川罕见严厉措辞阐述中国金融风险 综合监管将步入新时期
2017年11月6日 / 早上7点07分 / 18 天前

焦点:周小川罕见严厉措辞阐述中国金融风险 综合监管将步入新时期

作者 李铮

资料图片:2017年10月19日,北京人民大会堂,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两会会议上讲话。REUTERS/Thomas Peter

路透上海11月6日 - 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最新撰文罕见措辞严厉描述金融风险,并从宏观全局角度阐释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底线的监管路径,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为主导,并构建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已逐渐清晰。

去年底以来,中国一直将金融防风险和控杠杆作为第一要务,且该目标在十九大报告中被再次强调。监管官员和业内专家认为,中国经济金融经过上一轮扩张后已进入下行清算期,金融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去杠杆不会动摇并将是痛苦缓慢的过程;而配合去杠杆,货币政策会整体处于从紧的态势。

“(周小川)文章直接说套利行为严重,少数金融大鳄与握有审批监管权内鬼合谋,这些措辞比以前都更为严厉。”一位监管官员对路透称,“可以说,金融风险在广度和深度上都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状态,既要防黑天鹅又要防灰犀牛而且迫在眉睫,即使金稳会开始运行,未来央行要承担的责任和压力也是更大的。”

周小川在《党的十九大报告辅导读本》撰文指出,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中国金融领域尚处在风险易发高发期,在国内外多重因素压力下,风险点多面广,呈现隐蔽性、复杂性、突发性、传染性、危害性特点,结构失衡问题突出,违法违规乱象丛生,潜在风险和隐患正在积累,脆弱性明显上升。

比如,一些金融机构和企业利用监管空白或缺陷“打擦边球”,套利行为严重;理财业务多层嵌套,资产负债期限错配,存在隐性刚性兑付,责权利扭曲;部分互联网企业以普惠金融为名,行庞氏骗局之实。

一家上市银行金融市场部总经理也对路透表示,央行的MPA(宏观审慎评估)考核,银监会的“三三四”检查,其实都在限制约束金融市场业务的走向,实际上势必要对原来所谓的和央行博弈、和市场同业博弈、搞错配等进行相对严格的限制。

“对照金融危机那时候,国外那些过度投资、表内衍生品头寸过大的银行无一例外都遭遇到了困难时刻。”他并认为,中国过去制度性利差明显,以后这种情况会一去不复返,必须实打实以客户需求为导向,服务实体经济。

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理事长李扬日前在一论坛上也表示,目前是风险易发高发,所以要处理,处理过程中要付出代价,要经历痛苦。“为什么现在要下这个决心?不惜付出代价,不惜经历痛苦,那是为了使得目前的风险不至于发展成危机,下决心消除风险和隐患是为了避免以后出现系统性金融风险。”

**去杠杆不动摇**

据了解,金融风险的源头在高杠杆,是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此前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就已做出的定调,要求将加强风险监管重点放在控制杠杆上。是次周小川解读十九大报告再度明确强调,高杠杆是宏观金融脆弱性的总根源,在实体部门体现为过度负债,在金融领域体现为信用过快扩张。

这也并不难理解,每一个实体经济领域下行的问题,都会对应更大规模的金融领域的问题,所有这些事情最终都会表现为杠杆率很高。因为损失的是本金,留下来的却是债务,债务对本金,一定会有杠杆。

“现在千风险、万风险,杠杆率高是第一风险。”在李扬看来,金融去杠杆基本上实现了,但是实体经济还在上升,说明去杠杆是痛苦缓慢的过程。

的确,去杠杆的政策效果已初步显现。一方面,从货币供应和信贷数据看,今年初以来广义货币供应量(M2)增速持续放缓;另一方面,按照BIS统计,中国企业杠杆率在2016年二季度达到166.8%的历史高点后,已处于下行通道,2017年一季度的最新统计为165.3%,虽然幅度不大,但趋势已经形成。

一位央行官员对路透表示,很多机构漠视与央行的信息沟通,“就是要倒逼你不停配合他加杠杆。他试图绑架央行,但央行不一定会被绑架。去杠杆会继续。”

他并谈到,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政策官员到不了市场,市场的人也到不了政府,大家相互之间特别不理解,任何一个在政府官员看来可能很正常的举动,市场就会过度解读;而市场的一些举动,政府又会觉得有必要吗?就不能稳定点吗?要有战略定力。

“还有一个问题是,很多叫得最响的机构,是那种加杠杆加得过大、过度依赖于短期操作的机构,叫得就特别凶,总是能够发现那些叫得最多的人往往都是那些风险积累得最多的人。”他补充道。

另一个需要关注的核心问题是:去杠杆继续,货币政策如何有效发力?接受路透采访的业内人士均认为,千招万招,管不住货币都是无用之招。这也意味着只要去杠杆,货币政策是从紧的。

周小川在文章中坦言,在宏观调控上,对货币“总闸门”的有效管控受到干扰。在风险酝酿期,行业和地方追求增长的积极性很高,客观上希望放松“银根”,金融活动总体偏活跃,货币和社会融资总量增长偏快容易使市场主体产生错误预期,滋生资产泡沫。

“当风险积累达到一定程度,金融机构和市场承受力接近临界点,各方又呼吁增加货币供应以救助。宏观调控很难有纠偏的时间窗口。”他说。

**金融监管步入新时代**

严防系统性金融风险,除了构建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框架,第五次全国金融工作会议首次提出成立的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其正式运行并发挥作用至关重要,这也是健全金融监管体系的重大转折点。

可以预见的是,具体到政策方向上,在部委层面保持“一行三会”(央行、银监会、证监会和保监会)分业监管模式基本不变情况下,国务院金稳会将负责顶层设计、重大决策和总体协调统筹,突出央行系统性监管职责,加强“三会”对具体金融行为的监管力度,实施功能监管和穿透式监管。

一位接近决策层的消息人士透露,金稳会已经成立,未来也会对地方金融发展改革与监管进行指导。近期,多地金融办开始加挂金融监管局牌子,下一步还可能被赋予审批、监管等职能,与地方“一行三局”形成错位。

银监会主席郭树清此前就曾明确表示,“十九大以后我们会不会进一步加强风险管控?回答是肯定的,...我觉得今后总的趋势是金融监管会越来越严。”

北京福盛德经济咨询的一份报告指出,健全金融监管体制还有一项重要内容是加强金融基础设施的统筹监管和互联互通,形成集中、统一、高效的金融信息系统,实现跨市场、跨平台、跨平台数据信息共享,为统筹监管、防控金融风险打好基础。

“这意味着相对分立的金融基础设施将迎来整合,统一标准的信息统计、风险监测、数据收集将逐步建立。随着各金融市场基础设施互联互通的实现,监管信息共享将使得监管套利的空间明显缩小。”该报告称。

中共十九大报告明确要求,深化金融体制改革,增强金融服务实体经济能力,提高直接融资比重,促进多层次资本市场健康发展;健全货币政策和宏观审慎政策双支柱调控架构,深化利率和汇率市场化改革,健全金融监管体系,守住不发生系统性金融风险的底线。(完)

审校 张喜良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