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ebruary 7, 2018 / 5:59 AM / 8 months ago

焦点:中国建设多个大型猪场 以提高效率和降低成本

路透广西武宣县2月7日 - 湖南鑫广安农牧股份有限公司的第一座大型现代化生猪产业园区设在群山环绕的广西武宣县,正准备生产第一批小猪。

资料图片:2017年12月,中国广西武宣县,鑫广安农牧股份有限公司拥有的一处大型猪场。REUTERS/Dominique Patton

该园区占地73公顷(180英亩),到今年年底,将有1万头母猪入住其中两个巨大的猪场,每年最多可生产28万只小猪,约相当于2万吨猪肉。

即使是按照美国的标准来看,这个园区的规模也相当庞大。今年中国将要建设创纪录数量的大型养猪项目,它是其中之一。中国正在努力改变原来的小农散养模式,引入美国广泛使用的那种自动化、高密度的规模化养殖。

有业内人士估计,中国今年可能建成几百个存栏数量为5,000-8,000头的母猪场,比去年还多,加快这个世界最大规模猪肉产业的转型。

建设更大、更加标准化的猪场,也为建设更精细的市场铺平了道路。中国证监会本周已正式批复大商所的生猪期货立项申请,以帮助生猪养殖企业对冲价格风险。

但中国能否成功地从古老的传统养殖方式一跃转型为先进的工业化生产,对此不乏怀疑的声音,因为缺乏有经验的人手,感染瘟疫的风险也较高。

“以前工业化的规模从来没有这么大,” Carthage & MHJ Agritech Consulting的合伙人Martin Jensen说。该公司帮助中国客户经营大型农场并培训人员。

在这场改变到来的同时,数十万家庭农场纷纷倒闭,因规模太小,无法承担新环保标准的达标成本。这样一来,大型农场就有了机会,因为它们采用新型养殖方式和进口种猪,可以提高产量并降低成本。

专家认为,这些农场提高产量,将会缓和中国猪肉价格波动,提高食品安全标准并改善环境。

长期来看,这还有可能使中国的猪肉生产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竞争,为本地区市场提供高品质、价格有竞争力的猪肉。

“随着越来越多的大企业进入这一市场,食品安全将会提高,成本会降下来。全球竞争力将会增强,中国肯定会出口猪肉,”慧通数据一位研究主管说。

该主管预计,随着产量增加而国内需求放缓,2018年至2020年猪肉将逐渐变得过剩。

**产业升级**

实现中国养猪场的现代化是一项巨大工程。中国近7亿头生猪中,有逾半数产自家庭养猪场。尽管很多这种养猪场已经将饲料从厨余垃圾换成富含蛋白质的豆粕,但生产率仍落后于西方养猪场。

成本也是全球最高的,因为严重依赖进口大豆。

最近的政策已经将很多小型养猪场挤出市场,但也加剧了早前的市场波动。2017年,中国在全国加大打击农业污染的力度,迫使数十万个养猪场关闭。其中很多是没有资金和土地建设垃圾处理设施的小型养猪场。

“我们没想到(会如此严格),”中国农业大学动物科技学院教授王楚端说,“影响非常明显。”

中国政府对养猪产业发展的蓝图也鼓励在东北的玉米带扩张养猪业,同时限制在人口稠密的沿海地区设立养殖场。这进一步鼓励中国新的养猪公司进行更大密度的养殖。通过股票市场的融资,加上2016年猪肉价格创下纪录高位,这些公司积累充足的资金。

据猪e网分析师,自2016年以来,26家上市公司公布了近700亿元人民币(109.4亿美元)的养猪场新投资。

**新种猪、新设备**

进口种猪正在提高产仔率。由英国公司Genus (GNS.L)和加拿大、法国以及美国一些公司提供的种猪提高了产仔率,相较于中国的本地猪仔,其瘦肉率更高,成长速度也更快。

向鑫广安等中国养猪公司出售PIC品牌猪的Genus公布,2017财年来自中国市场的获利跳升80%,目前正在华南地区建设一座新的种猪场。该公司在中国其它地区已经运营有三座种猪场。

“我们落后于需求。订单不断,却没有人能做,”Genus亚洲地区产品绩效主管David Casey说。

他表示有一位新客户希望今年新建八座5,000只规模的猪场,9月份需要3.5万只小母猪。

快速扩张的养猪公司广西扬翔每年年末都要替换种猪,而其他许多公司则是两三年一换。

“这确保我们使用的基因是最新的。基因不断在改善,”扬翔股份副总裁高远飞说。

**艰难的学习过程**

不过,这样迅速扩大规模也面临许多潜在的问题。投资成本很高,尤其是新环保法实施之后。王教授称,仅每头母猪的废物处理费就达到30元人民币。

在中国预防疾病面临很大挑战。在其他国家已被消灭的疾病仍在中国流行,庞大的家畜数量以及与人类距离过近增加了污染的风险。一旦疾病侵入密集化猪场,几天内就能导致数百头猪死亡。

甚至向新建猪场供应母猪的猪场也遭遇疾病肆虐,使本已不足的供应进一步减少。

最麻烦的或许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工人短缺。

卡美农业技术咨询公司的咨询兽医Hong Haozhou表示,即便鑫广安的多数员工都是大学毕业生,他们对于动物健康的意识仍很低,还存在药物使用不尽合理,以及生物安全措施未针对最大风险等问题。

“从硬件角度来说,(与西方猪场)没有太大差别,”Hong说。“猪场有自动喂食设备、温度控制系统、自动风扇,所有设施都与其他国家的猪场一样。但是存在一些内在问题,比如对于猪的健康生长理解不够。”

目前,鑫广安设法令疾病受到控制。工人进入猪场前要经过48小时的隔离,以避免传播疾病,然后在猪场连续住好几周。

就像美国猪场一样,给猪喂食的卡车在围栏外进行喂食,以避免传播来自其他猪场的疾病。

小猪崽分开到不同的位置喂养,以降低疾病在猪群中传播的风险,这给管理增加了额外的复杂性。

“我们的建筑格局和生产流程完全参照美国,”鑫广安在广西猪场的管理负责人Chen Gang表示。(完)

编译 张涛/郑茵/杜明霞/王洋/李春喜; 审校 徐文焰/孙茉莉/高琦/陈宗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