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焦点:主要央行领袖将走马换将 后继者面临的挑战不容小觑
2017年10月16日 / 凌晨5点36分 / 1 个月前

焦点:主要央行领袖将走马换将 后继者面临的挑战不容小觑

路透华盛顿10月16日 - 那些冒着数万亿美元及其声誉风险来拯救全球经济的主要央行领袖们,如今正准备退出舞台,而值此之际,危机的影响犹存、科技进步及政治版图蠢蠢欲动将令他们的继任者备受挑战。

资料图片:2017年8月,美国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 美联储主席叶伦、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和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在参加央行领导人会议的合影活动后一起散步。REUTERS/Jade Barker/File Photo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主席、日本央行总裁和中国央行行长在2018年初全都将走马换将,隔年欧洲央行总裁也将换了他人。

这些新的央行领袖将必须处理2007-2009年危机及其后续余波的余毒,以及新生成的风险。

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为拉抬各自经济所购入的约10万亿美元资产还留在帐上,而且将必须予以缩减。全球通胀率顽强地低迷,加上经济成长疲弱,让重回更传统的政策变得更加棘手。中国和欧洲的改革尚未完成,同时民族主义的兴起则可能侵蚀央行的独立性。

更有甚者,加密货币和其他科技的普及有削弱央行对金融体系的控制之虞。

“坏消息是,在危机中人们寓学于做,”长期在美联储任职,现任投资公司Standish Mellon首席经济学家的Vincent Reinhart说道。“下一批人是否具备容许他们那么做的经验呢?他们是否会进行测试?”

央行总裁的更替可能导致(央行政策)进入不可预知的方向。中国国家主席正在考虑让一名省级官员接替周小川,后者自2002年以来一直担任人行行长,分析师认为他是改革派人物,若没有他的领导,改革可能无法进行下去。

在美国,当叶伦的任期在2月初结束时,特朗普将获得机会在美联储贯彻他“美国优先”的理念,而联储是一个具有无可争议的全球角色的机构。

日本央行总裁黑田东彦推出令人震骇的、达到纪录规模的货币刺激政策,扶助日本经济脱离多年滞胀而广受好评。黑田东彦的任期将于明年4月结束,预计日本经济将持续增长,但通胀仍远低于央行的目标水平,助燃人们对央行政策整体成效的质疑。

欧洲央行总裁德拉吉任期将到2019年底左右,但对继任人选的博弈可能让欧盟内部的紧张关系延续,英国退出欧盟、经济超级大国--德国与其它欧洲国家的利益冲突、对民粹主义兴起可能削弱欧洲央行为欧元区19国制定货币政策的能力的担忧引发了这种紧张关系。

“考虑到欧洲在政治和经济上的割裂,欧洲央行的行为可能会相当大幅地摆荡,”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主席普森(Adam Posen)称。

叶伦、黑田东彦和周小川周日在参加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世界银行年会间隙,一同现身就全球经济发表讲话。

对于一群在任期内改造了央行的人来说,这就像是某种形式的“告别会”。

除了极少数的例外,各国货币政策决策者通常避免暗示相互间的直接合作,基本上根据国内需求调整政策。不过,目前在任的这四人已共同执掌全球金融系统多年,他们在数不清的国际会议上会面和讨论,并且一起应对重大危机。

在此期间,他们推出了开放式的央行资产购买计划、引入了负利率、防止欧元区分裂、并敦促中国进一步开放及进行汇率改革。2004年以来一直担任美联储主席的叶伦,既帮助制定危机应对措施,又引导美联储转向更常规的政策。

**新领导新主张**

政策有可能保持一定的连续性。叶伦以及尤其黑田东彦在明年春季任期到期后,可能获得连任。中国央行行长周小川料将于2018年上半年退休,最有可能的接任者之一和他属于同样的改革派。

“我不确定他们三个是否都会离任,”欧元集团主席迪塞尔布洛姆对路透表示。迪塞尔布洛姆将于1月任满离职。

“一般来说,失去经验总是有风险。但这也是生活中无法改变的现实。”

但现在看来情况可能是,到明年年初,全球前两大经济体将有新任、可能更加内向型的央行领导人。

周小川的继任者上任即面临的问题是,如何大力推进政策向市场化转型,以及如何解决庞大的地方和企业债务问题。

而可能接任叶伦担任美联储主席的一些人选,在利率、通胀和如何对抗严重经济衰退等方面与叶伦看法不同。

前日本央行政策委员会审议委员白井早由里称,美联储从近零利率和购债平稳过渡到稳步收紧的货币政策,证明了叶伦坚定的掌控力和良好的沟通能力。

这种平稳“归功于美联储在叶伦领导下与市场的沟通技巧得到提高,”她说。

Reinhart表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主要央行已经处于过渡期,因当前央行领导处理问题的方式都有助于平稳交接。

比如,无论特朗普提名谁担任美联储主席,都将有一个明确的“渐进”升息路径和缩表计划可供依靠,至少最开始会是这样。外界也预计德拉吉将在余下任期内缩减欧洲央行购债规模,并朝着更传统的货币政策迈出最初的步伐。

周小川为人民币作为全球性货币的更广泛使用打下了基础,为他的继任者减轻了国内外对中国有管理汇率制度的压力。

但继任者必须对新问题保持警惕。金融监管仍在不断发展演变,似乎很少有政府愿意解决债务高企及权益支出上升的问题,抑或是成功应对了工作和薪资方面的变化。

Posen警告称,鉴于通胀和利率依然十分低迷,政府拖后腿,而各国之间的金融联系“十分紧密而复杂,”新的政策制定者并没有一套经过实践检验的做法。

“我们还没有一套合适的工具和理念去应对。”(完)

编译 戴素萍/王琛/许娜/王颖/杜明霞;审校 高琦/张荻/龚芳/王兴亚/艾茂林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