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热点聚焦:石油盛极而衰? 能源巨头根本没把新能源威胁当回事儿
2017年11月8日 / 上午10点40分 / 15 天前

热点聚焦:石油盛极而衰? 能源巨头根本没把新能源威胁当回事儿

路透休斯顿/伦敦11月8日 - 20年前,能源巨头BP决定不再仅仅局限于石油能源。为了传递在未来10年对可再生能源投资80亿美元的计划,BP采用了一个太阳笑脸图标(Logo),甚至承诺未来加油站将采用太阳能供电。

2017年10月3日,瑞士Kloten的一家BP加油站。REUTERS/Arnd Wiegmann

新logo的文字是“不仅仅是石油”。随着策略的转变,BP开始在澳洲、西班牙和美国投资生产太阳能面板,还在美国和荷兰建设风电场。

今天对于已退出或削减可再生能源投资的BP而言,更恰当的或许是“回归石油”。中国低成本的组件给BP的太阳能面板产业带来致命打击,BP在2011年出售了该资产。一年后BP想出售美国风电场时连买家都找不到。

“过去我们投入了巨资,”BP执行长Bob Dudley接受路透专访时表示。“许多投资都没有成功。我们还不能肯定哪些在商业上具有可行性。”

这场由大能源公司对新能源领域迄今为止的最大一次尝试,成为了惨痛教训,已经引起了其他同业的注意。

各国政府和环保人士预测石油需求将在一代人的时间内达到顶峰,而且中国和印度也表示最终可能会禁止使用汽油和柴油汽车,但全球最大石油公司的高管们并不认为他们的传统业务即将面临威胁。

路透对清洁能源投资的分析,石油巨头的预测,以及对石油产业高管的独家访谈,显示他们在替代能源方面的投资大多是做做样子。根据能源咨询公司Wood Mackenzie的说法,全球五大石油公司的合计年度支出为1,000亿美元,目前可再生能源项目约占3%。

相反,BP、雪佛龙(Chevron) (CVX.N)、埃克森美孚 (Exxon Mobil) (XOM.N)、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 (RDSa.L)和道达尔(Total) (TOTF.PA)等公司正在压榨他们的钻井和加工资产来创造更多收益,以便在当前向投资者支付回报,并增强其资产负债表以保证未来的成长。他们相信,如果其他公司能够证明新能源有利可图,届时他们可以通过收购其他企业或技术进入新能源领域。

“目前没有需求触顶的迹象,”雪佛龙执行长John Watson表示。他是经济学家出身,将在2018年初退休。“未来10到20年,我们预计石油需求将会增长。”

BP关于化石燃料和可再生能源的预测图表:tmsnrt.rs/2h4vGHd

国际能源署(IEA)预计,到2040年石油需求将增长10%,反映了油企之间的共识。油企对于石油需求见顶的预估之中,时间最早的是壳牌执行长范伯登(Ben van Beurden)预言的2020年代末期。

历史表明,从木材到煤炭再到石油,能源使用的转变,都需要很长的时间。煤炭在全球能源消费的占比不久前在28%见顶,仍高于天然气的占比,仅略低于石油占比高达三分之一的比重。

主要油企数十年来在可再生能源的投资权益,究竟获利情况如何仍无从可知。没有一家大型石油企业曾披露过来自太阳能、风能或生物燃料事业的获利情况。

诸如Scottish Investment Trust投资组合经理Alasdair McKinnon等投资者认为,石油直至很遥远的未来都还能满足股东。

“短期内化石燃料尚无可行替代品,”他表示,“我们不认同石油长期需求破坏的论点。”

对石油未来的信心主要依赖于新兴经济体消费增加。埃克森美孚预计,受亚洲增长推动,到2040年交通运输对燃料的需求将增加25%。与此同时,雪佛龙对印度和尼日利亚的市场分析认为,这两个国家不太可能建设电动汽车所需的基建。

BP估计,汽车占石油消费的大约五分之一。如果电动汽车真的最终占据了大众市场,石油企业仍可期待来自航空、铁路和卡车行业的需求不断增加。

对于多数大型企业来说,天然气较石油来说规模偏小。但上述油企预计,通过替代煤炭发电并扩大在化工产品中的使用,天然气在所有能源中的比重有望增至近四分之一。天然气也能为电动汽车提供动力。

尽管壳牌预计的石油需求见顶时间早于其他油企的预期,但该公司的未雨绸缪主要就是大举投资天然气。壳牌去年投资540亿美元收购了油气公司BG Group,后者一半产量为天然气。雪佛龙、埃克森美孚和壳牌近期在全球范围内向液化天然气(LNG)新项目投资数十亿美元。

埃克森美孚未就这篇文章发表评论。

**短视的策略**

对于石油业巨头采取谨慎的再生能源策略,包括一些大型投资人在内的批评者称,石油公司相信变化将会缓慢发生,或者是一种化石燃料将会逐步取代另一张燃料,这样的认知是短视的。批评者指出,就像廉价天然气正在取代煤炭一样,更便宜的风能或太阳能最终也将取代天然气。

南澳的一处项目将很快成为验证场所,这是一个由电动汽车制造商特斯拉(TSLA.O)和运营商Windlab合作经营的,综合了风能农场和电网规模的电池存储设施的地方,或许将为再生能源取代化石燃料供应尖峰用电铺路。

非营利性能源研究机构Rocky Mountain Institute的负责人、前壳牌高管Jules Kortenhorst称,生产化石燃料的公司需要迅速重新定位,拥抱太阳能和风能产业。

“你不可能在周一的早晨按个开关,就从一种模式切换到另一种模式,”他说道,“对石油和天然气行业的投入,在本质上是基于这样的理念,即没有化石燃料世界经济就无法增长。”

咨询机构Wood Mackenzie估计,大型上市能源公司若想在再生能源市场获得他们目前在油气市场占有的份额,就需要在未来18年投入约3,500亿美元。这样的支出规模将侵蚀到油气公司股东期望获得的丰厚股息回报。

“我们认为对那些企业而言,转变业务模式将是一大真正挑战,”有联合国背景的Principles for Responsible Investment (PRI)政策总监Nathan Fabian说道。

PRI的指导方针要求将环境、社会和治理问题纳入投资分析的考量。它的原则已经被管理着70万亿美元资产的投资者们所采纳。

**小规模可再生能源投资**

油企已经对一系列范围广阔的可再生能源技术进行了相对较小的投资。雪佛龙拥有一些风能和太阳能企业,多数规模都不大;壳牌在南美的蔗糖乙醇燃料项目、美国的风力发电厂、欧洲的电动汽车充电站都有投资;BP仍拥有曾经试图出售的美国风力发电厂。

20年前作为BP执行长的John Browne帮助启动了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早期投资,他表示现在仍相信可再生能源将会增长。

“这要花费时间,”他上月接受路透采访时说道。“而他们也有时间。”

壳牌承诺2020年之前每年最多投资10亿美元用于“新能源”。

道达尔今年表示,将每年投资5亿美元用于发展可替代能源。但此后旋即宣布将斥资75亿美元收购马士基石油(Maersk Oil),这是加大挪威北海原油产量计划的一部分。

道达尔执行长Patrick Pouyanne在10月于伦敦召开的会议上曾表示,重点是经济效益,这或许能对公司上述做法解释一二。

“当问及我们的客户什么是他们最关注的,不管是发达经济体还是新兴市场国家的客户都会说,价格排在第一位。”他说道。并称急于转向可再生能源“有可能给我们60亿个客户带来巨大的经济和社会损害。”

埃克森美孚正支持对生物燃料的研究,与生物基因公司Synthetic Genomics携手进行藻类生物燃料研究。虽尚未透露投资细节,但称现在的成果远远不到商业化的地步。与此相对照的是,埃克森今年在美国页岩油资产上花了56亿美元。

**电动车、电动飞机**

石油产业中一些大客户准备转向可再生替代能源,特别是在运输行业,而运输用途占全球能源消费约四分之一。

福特汽车(F.N)今秋稍早公布其目标,到了2030年,将有三分之一的营收来自电动汽车,另外三分之一来自油电混合车。

飞机制造商波音(BA.N)和航空业者JetBlue Airways Corp (JBLU.O)支持的一家新创公司近期宣布,将在2022年之前推出一架小型混合动力飞机,将使用特斯拉及电池供应商Panasonic Corp (6752.T)的电池。

然而石油公司持续预测油品消费积极增长。艾克森(Exxon)预估,到了2040年运输行业有九成仍将仰赖石油。

BP预估到2035年全球汽车数量将倍增至18亿辆,当中只有7,500万辆是电动车。

“我们将见到电动车能够在不需要大规模政府补贴的情形下销售,”雪佛龙(Chevron)的Watson向路透表示。“这是我们目前正见到的状况。”(完)

编译/审校 李春喜/张涛/刘秀红/于春红/高琦/王琛/孙茉莉/张明钧/蔡美珍/王洋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