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外国投资者人民币债券配置比例仍偏低 未来增加趋势明确--富时罗素

路透上海4月14日 - 随着中国国债“入富”方案3月末敲定,中国债券已全数纳入三大国际指数。富时罗素亚太区资深董事李战鹰周三表示,目前外国投资者人民币债券配置比例仍然偏低,未来进一步增加趋势较为明确,中国债券市场开放还有进步空间,同时这也是人民币国际化的重要一步。

她在路孚特(REFINITIV)市场展望论坛上并谈到,未来中国债市可考虑在国际评级、开放衍生品市场、提升流动性、消除CIBM(直接投资银行间债市模式)和债券通渠道差异等方面进行更多完善。

她指出,虽然人民币在海外资产的配置过去几年一直是增加的趋势,但比例还是偏低的,所以有很大的上升空间,“跟中国作为全球第二大债券市场的这么一个体量来讲,是一个不匹配的配置。但是正在改变,只有单方向可以走,就是增加。”

她并称,从数据分析可以看出,很明显中国国债也好,信用债也好,跟其他的主要债券市场相比,基本上是负相关的特点,所以有一个很明显的避险特征,“基本上就是说你如果在资产组合里加入人民币债券,会把整体的收益率提升,会把风险的降低,所以当然是一个非常好的特征。”

对于富时罗素此次将中国国债纳入富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的具体安排,李战鹰谈到,这次是指数历史上最大的一次纳入,因为一开始一些发达国家就已经在指数里面了,过去20年每次纳入的国家基本上都是一个小国家,指数占比远远低于1%,所以以前的纳入基本上就是一次性纳入。

她进一步解释称,因为中国债券占比较高,所以是一个分阶段纳入的过程,纳入的券就按目前的标准来看,会有47只债券,指数纳入之后,中国占比5.25%左右,这个数字是一个浮动数字。一方面取决于中国发债规模相对于指数里其他国家的发债速度,还取决于人民币汇率,如果人民币汇率大幅上升,这个比重很快就会增加了。

“中国有一个非常大的成长速度,我估计从今年开始纳入三年之后,十有八九这个数字是远远高于5.25%的。假如人民币汇率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的话,仅仅是按过去的成长速度来看的话,这个数字应该是很容易达到7%-8%,这个是完全有可能的。”她预计。

指数公司富时罗素3月末正式确认中国国债今年10月将纳入富时全球政府债券指数(WGBI)。富时罗素新闻稿称,中国国债自10月底起将以三年时间逐步被纳入WGBI。

36个月的纳入期超过了富时去年9月暗示的一年时间。富时表示,鉴于从市场参与者那里得到的反馈,包括日本投资者对结算和流动性相关问题的关切,采取“更为保守的实施时间表是合适的”。

李战鹰对此解释称,36个月的设定也是根据投资者的反馈意见,也是经过了反复斟酌,跟踪WGBI指数很大规模都是被动投资者,被动投资者他们是相对来讲比较保守的,“他们希望说每个月有一个小幅的增加,而不是说很短的时间大幅的增加。能够尽可能减低对市场的波动。”

随着中美利差持续收窄,境外机构投资中国债市的热情有所降温。路透根据中债登和上清所数据测算,3月境外机构合计减持中国债券90亿元,为2018年11月来首降。其中境外机构投资者在3月份减持了中国国债165亿元人民币,为自2019年2月以来境外机构投资者持有国债规模首次减少。

**债市开放仍有进步空间**

李战鹰并表示,中国债券市场开放过去五年左右取得了非常大的进展,三大指数都把人民币债券纳入其中,这基本上可以说是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可以说是人民币国际化其中的一个必要的步骤,但这并不是债券市场开放的一个终极目标。其实还有很多的事情可以继续做,进一步推动市场的开放。

她谈到,从国际评级来看,现在虽然说国际评级目前是有牌照可以做,但是真正有提供债券评级的范围还是非常小的。此外还有开放衍生品市场,尤其是国债期货和回购,这个基本上是海外投资管理最看重的衍生品市场,可以用来做一些对冲。

对于不同投资渠道的进一步整合,她认为,其实这些渠道之间还是没有打通的,“比如说CIBM,有一些衍生品可以参与,但是债券通不行,当然还有一些债券通可以的,CIBM又不可以的。”

她表示,未来希望可以把各个渠道之间的差异抹平,同时尽可能有更多的产品可以通过不同的渠道进入,“当然了这个渠道如果能够完全打通,那就更好了。”

李战鹰还强调,市场流动性是外资非常关注的一件事情。不可否认过去几年中国债市的流动性有大幅的提升,但是仍有非常明显的问题,就是旧券和新券的流动性的差别仍很大。

“至少在WGBI的国家里,应该说大多数的国家都没有这么明显的差别,中国换手率在不同年限发行的债券是差别非常大的,新券基本达到6%,往前推一下数字差的很多。所以在流动性建设方面其实还是有很多工作要做的。”她称。

她并谈到,债市开放目前基本上属于吸引外资进来的阶段,之后可能也要有更多的举措做到双向开放,允许国内的资金投资海外的债券市场,当然现在有一些但规模还不够大,当然最近有些关于南向通的讨论问题等等,这都是未来进一步发展的一个方向。

债券通有限公司总经理马俊礼(Julien Martin)3月曾表示,中国正“接近”推出南下“债券通”。中国当局目前正寻求缓解推升人民币的资金流入压力。(完)

发稿 边竞;审校 林高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