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G20即将完成穷国减债共同框架的制订工作 把中国拉入框内

路透华盛顿11月11日 - 20国集团(G20)财经官员预计,周五开会时将会完成制订解决最贫穷国家债务问题共同框架的工作,一周后G20领导人将予以批准。

上个月在原则上获得G20官员的同意,并得到官方债权人组成的巴黎俱乐部的背书,该框架实质上将扩大这个非正式债权人组织的规则适用范围,把中国包括在内。世界银行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在G20国家总体放债额中占比为63%。

“我们希望推进共同框架,这是在G20层面上进行债权人协调的重要一步。想法是这将在领导人峰会前最终确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策略、政策与审查部主任Ceyla Pazarbasioglu在接受路透采访时表示。

她说,该框架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包括了中国,并且将比截至2021年6月的G20冻结官方双边债务支付“更有力地”确保待遇的可比性。

Pazarbasioglu表示,IMF官员一直在与私营银行会商,研究提高对G20暂停偿债倡议(DSSI)参与的方式。“私营部门有参与DSSI的潜力,尤其是非债券化债务。”她说。

私营债权人正推动采取逐案考虑的态度。

“投资者有关DSSI面对的选项,不能只简化为参与或不参与暂停偿债计划,”代表约2,000位资产管理人的新兴市场投资者联盟(Emerging Markets Investors Alliance )主席Ashok Parameswaran上月在给IMF的一封信中指出。

周五的特别会议召开之际,有迹象显示疫情加重了最贫穷国家的问题,这些国家目前有半数正遭遇或可能有遭遇债务困境的风险。

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莱因哈特(Carmen Reinhart)曾警告,债务不只需要延期,还必须提供减债;G20如果不能朝这个方向努力,可能面临“失去的十年”。她表示目前为止作为主要债权国的中国仍不愿意接受债务减记的可能性。

一位熟悉该框架谈判情况的消息人士称,中国试图“弱化”巴黎俱乐部通过的一些指导方针,包括对国有银行的定义。这是为了使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和中国进出口银行免受潜在重组的正面冲击。

国际商会(ICC)、国际工联(ITUS)和致力于2030年前消除极端贫困的的全球公民运动(Global Citizen)组织发表公开信,敦促G20官员不要排除或打消在某些情况下取消和注销债务的必要性。

根据路透看到的这封公开信,G20官员应确保债务人不接受商业债权人较为不利的待遇,而且该框架应适用于“所有需要债务重组的债务国家,特别是小型发展中岛国”。

IMF总裁格奥尔基耶娃强调了帮助这些国家的必要性,但据熟悉情况的多名消息人士透露,根据IMF减贫与增长信托基金制定的另一项计划并未得到广泛支持。(完)

编译 张涛/张若琪/刘秀红;审校 杜明霞/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