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ugust 13, 2019 / 12:55 AM / 4 months ago

分析:少了G7和IMF的支持 美国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又能如何?

路透华盛顿8月11日 - 美国以及七国集团(G7)的一些现任和前任官员表示,缺乏G7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的明确支持,美国就算给中国贴上汇率操纵国的标签,也不大可能真的把中国怎么样。

2019年5月20日,中美两国国旗及货币。REUTERS/Jason Lee

美国财政部上周自1994年以来首次用上这一杀招,金融市场为之震动,中美两国之间你来我往的关税战也进一步升级。

G7成员国在2013年达成协定,要求各国在采取重大汇率行动之前应彼此通气。

但G7前任和现任官员表示,美国财政部未能与他们磋商。这样一来,声称得到G7成员国支持的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库德洛(Larry Kudlow)不免有些打脸。

欧洲G7国家的一名高级官员对路透表示,欧洲国家对没有进行协调感到震惊。该名官员要求匿名,因为未获授权对媒体发言。

美国做出宣布后的第二天,德国财长肖尔茨(Olaf Scholz)警告称,在贸易冲突已经阻碍经济增长之际,莫让紧张情势火上浇油。

“进一步升级只会造成损害,”肖尔茨在声明中表示,并称“大家都应该保持冷静,语气缓和一些。”

在中国放手让人民币汇率破七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周一发布推文指责中国操纵汇率,几个小时后,美国政府便认定中国为汇率操纵国。而在之前几天,特朗普突然宣布将额外对3,000亿美元中国商品加征10%关税。人民币贬值能让中国输美商品更便宜。

一位知情人士表示,这个宣布令白宫许多人感到意外,尤其是鉴于财政部在5月最新的半年度汇率报告中,并没有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

美国政府是根据1988年的一项法案认定哪些国家操纵汇率,主要目的是迫使这些国家与美国展开谈判,以消除不公平优势。如果找不出解决办法,总统可下令施加惩罚。

中国否认操纵人民币以获取竞争优势。

**IMF和G7三缄其口**

IMF不愿对美国的举动置评。在总裁拉加德上月递出辞呈后,美国身为IMF最大股东,对于由谁出任IMF下任总裁有着强大影响力。

美国财政部一位官员指出,财长努钦本周与IMF代理总裁利普顿通过电话,谈论到汇率商议及IMF继任领导人的问题。这位官员未提供更多细节。

IMF中国部门负责人James Daniel周五支持IMF上月对汇率和贸易收支所做的评估报告,报告称人民币汇率与经济基本面相符。

他没有提供有关IMF与美国财政部接触情况的线索。

“我们与美国财政部就一系列问题的讨论仍在继续,”Daniel在有关IMF对中国经济政策年度评估的电话会议上对记者表示。

G7官员也未就该问题发表评论,尽管反复受到询问。

包括IMF前首席经济学家奥伯斯法尔德(Maurice Obstfeld)和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在内的知名经济学家称,没有证据支持此举。

中国全球经常帐盈余如今接近零,而且面对关税压力不断增加,中国已斥资数千亿美元支撑人民币。

“很难找到客观理由来证明这样做的必要性,”奥伯斯法尔德表示,他目前是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经济学教授。“美国政府看来是指称中国当局原本可以阻止人民币贬值,但并没有这么做。”

前美国财政部官员、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资深研究员Fred Bergsten也认为,很难证明美国师出有名。

“任何G7国家及其他国家都不会在这件事情上支持美国,因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操纵汇率,”他说道。

Bergsten指出,就算IMF真的支持美国,成员国对于该采取何种行动也难达成共识,他提到,就连2007-2008年间中国每天花费20亿美元压低人民币的时候,IMF也没能达成共识采取行动。

**协调标准**

前财政部高官、现供职于国际战略研究中心的Stephanie Segal说,鉴于特朗普威胁对欧盟输美商品征税,因此欧盟国家现在没有心思激怒中国或支持特朗普。

Segal表示,若只是单枪匹马,任何干预汇市的意图都将是困难的。

“汇市规模太大了,单方面行动是徒劳的,即便是美国也不行,”她说,“这是无法持续的。”

亚洲开发银行研究院(ADBI)院长、前日本财务省外汇委员会和财务体系委员会主席吉野直行称,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都是出于政治,而不是经济基本面的。

“最好的解决办法是(中国)开放其资本市场,”他说,“然后,如果他们的出口继续,资本将流入,然后(人民币)应该会自动升值,”他说。

这次关于汇率操纵的行动,将不是特朗普政府在执行总统指令时第一次忽视既定的决策章程。

美国财政部前高级官员Philip Diehl表示,认定操纵汇率的决定需要财政部和国务院经过激烈讨论后做出。在中国上次于1994年被贴上汇率操纵国标签时,Diehl是时任美国铸币局局长。

他表示,特朗普政府的行动使得评估汇率操纵整个过程的合法性遭到质疑。

“他们没有经过深思熟虑,他们很冲动,他们似乎没有与我们的盟友进行协调,”Diehl称。(完)

编译 郑茵/陈宗琦/张若琪/李爽/张明钧/汪红英/杜明霞;审校 孙茉莉/王兴亚/李春喜/戴素萍/王灿/白云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