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24, 2019 / 12:03 AM / 25 days ago

专栏节选:GDP减速传递的讯息,中国经济正式走入拐点--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0月24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美中贸易战进入第四季,情势似乎有转圜,美国总统川普不断地在推特上预告,美中即将达成一个很大的协议。乍看之下,美中贸易战似乎就要落幕,不过从二○一八年三月以来的美中贸易战对中国经济造成的冲击,似乎对中国带来巨大的影响。

这一周,大家对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的第三季GDP(国内生产毛额)数字都很感兴趣,中国第三季的GDP增速降到六%,这是一九九二年正式统计数字以来的新低,今年前三个季度,中国GDP成长率分别是六.四%、六.二%及六%,呈现逐季下滑的状态;如果再往前看两年,一七年中国四个季度的GDP分别是六.九%、六.八%、六.八%及六.八%,一八年四个季度是六.八%、六.七%、六.五%及六.四%,正好都是呈现一季比一季低的态势。

面对这个现象,国务院总理李克强稍早在陕西西安主持经济形势座谈会时表示,当前经济下行压力加大,实体经济挑战艰钜,他直言要把「稳增长,保持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放在更突出的位置。」交通银行报告也指出,中国经济仍延续上半年下滑态势,第四季GDP可能破六,不过前三季平均仍有六.二%,全年仍可实现保六目标,美中贸易战带来的冲击仍在,第四季的出口下滑仍会持续。

交通银行提出短期要实现「六个稳」,包括稳就业、稳金融、稳外贸、稳外资、稳投资、稳预期。交银认为,逆周期宏观政策还是要适度发力,尤其是货币政策,交银认为相对于六%的经济成长增速,大型银行仍必须承担十三%的存款准备金,适度下调存款准备金率是必要的!

国际经济研究机构也纷纷下修中国经济成长预测,国际货币基金(IMF)最新数字将中国一九年GDP成长预测从六.二%下调到六.一%,二○年可能再下调到五.八%,低于前次预估的六%。换句话说,中国从保八、保七,现在进入保六,这是一九七八年中国改革开放以来,四十年首见的经济减速。

**经济体变大,维持高速成长愈来愈难**

大家怎么看待中国经济成长的减速?其实经济体不会永远保持快速成长,经济体随着经济成长基期垫高,成长速度会趋缓。以中国经济发展轨道来看,一九七八年邓小平改革开放,算是一个萌芽的阶段;八九年进入另一个转折,在江泽民及胡锦涛时代,中国经济成长增速仍很可观。例如九三年在江泽民时代,中国名目GDP成长率高达三一.二%,实质GDP成长率也达十三.九%;次年名目GDP成长率三六.三%,实质GDP成长率也达十三%,成长速度到九七年亚洲金融风暴及二○○○年科技泡沫,才短暂滑落到两位数以下。

但是二○○三年后,中国又进入快速成长轨道,从○三年到○七年,中国经济增速又恢复到两位数,在胡锦涛时代,中国GDP从○三年的一○%,○四年一○.一%,○五年的十一.四%,○六年的十二.七%,到金融海啸来袭前的○七年,写下十四.二%的高成长纪录,其中○七年第二季GDP成长达十五%,这是中国经济增速最惊人的时代。两位数成长到一○年告一段落,一○年中国GDP成长一○.六%,一一年降为九.六%,从此中国经济成长告别两位数。

从一二到一四年,中国经济进入保七的状态,这三年GDP成长数字分别是七.九%、七.八%及七.三%;进入一五年则是保六,这四年GDP成长数字分别是六.九%、六.七%、六.八%及六.六%;一九年则在六.二%上下,这也意味中国经济从高速成长走向中低速成长的发展轨迹。这是一个经济体发展必经的过程,像台湾在一九五一到八八年的高速成长阶段,年经济成长率高达九.五七%,到了一九八八到二○○八年金融海啸前,平均经济增速降为六.一%,从○八年迄今,平均值大约降到二.七%。

一个经济体随着规模变大,要保持高速成长的难度会愈来愈高,看一个国家的经济成长指标外,也要看经济体的总量。中国GDP总量在一九七八年邓小平改革开放那一年算起,只有三六七九亿元人民币,换算当时币值约二一八五亿美元。中国经济发展经历了几个关键时期,一九五六年突破一○○○亿元人民币,八二年突破五○○○亿元人民币,到八六年突破一兆元人民币大关,这是中国经济发展重要的里程碑。

这个增速到二○一八年底达九十兆元人民币,是人类经济发展罕见的高速成长纪录,当中包括到一九九五年中国GDP突破五兆元人民币,○一年突破十兆元人民币,再到一二年突破五十兆元人民币;如果用美元计算,一九七二年中国GDP突破一○○○亿美元,九三年突破五○○○亿美元,九八年突破一兆美元,一○年超越日本,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一四年突破十兆美元,一七年再突破十二兆美元。

**一味追逐低含金量GDP,恐形成投资浪费**

从这个成长轨迹来看,过去三十年,或从一九七八年邓小平改革开放算起,中国的经济成长可谓是人类历史上一个国家经济总量最大爆发的阶段,也是罕见的经济大成长;但这个巨大成长现在即将进入历史上的重大拐点,也就是说,一九七八年起的改革开放,当中有三个重点,一个是不管白猫黑猫,只要能抓老鼠的就是好猫;二是在转向具有中国特色资本主义的路上「摸着石头过河」;三是让少数人先富起来。邓小平把中国从文革禁锢的年代解放出来,加入了资本主义发大财的「赚钱」诱因,这是中国经济快速奔驰的起点。

一个国家的政治经济体制,就像是人的双脚,一只是政治的脚,一只是经济的脚,八○年代,中国经济发展快速,引来改革开放的浪潮,激荡出「六四天安门事件」,这个要求民主改革的呼声没有成功,也终结了胡耀邦与赵紫阳的时代,近日赵紫阳家族为赵紫阳举办百岁冥诞活动,也算是勾起大家的历史记忆。

一九八九年是历史上重大的转折点,「六四天安门事件」形成一次资金进入中国最大的机会,这一年日本经济泡沫吹破,隔年台湾股市大涨到一二六八二点后,也与日本双双进入泡沫调整的时代;八九年之后,中国两位领导人江泽民、胡锦涛,走的是积极招商引资、更快步的改革开放路线,中国经济进入快速奔驰的黄金时期。这当中,虽然经历亚洲金融风暴、全球科技泡沫及美国九一一恐攻事件,甚至经历金融海啸,中国经济一直保持高速成长的步伐。

但这样保持跑百米般的快速成长,本来就有难度。这回到了二○一八年三月美中贸易战开启,中国经济开始面对严厉的挑战,这可从几个角度来看,一是经济体规模愈大,高成长变得更不容易,一兆元人民币经济总量与逼近一○○兆元人民币的经济总量,创造的经济增速一定不同,此时经济减速是十分正常的事。

而面对这个从高成长进入中低成长的过程,最重要的是创造经济成长的含金量。过去中国追求快速成长,包含很多公共投资,尤其是从房地产创造出来的GDP,这是含金量很低的GDP成长。最近中国发改委为了拉动GDP,又推出二十一项基础建设项目,金额高达七六四三亿元人民币,其中包括从重庆到昆明的高速铁路、四川一座新机场及郑州的都会铁路网,基建规模都超过千亿元人民币。这些为了延续高成长而投入的巨额公共投资,如果形成投资浪费,未必能提振中国经济。

**落实智财权、取消补贴,中国华丽转身关键**

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在二○一九年全球VR(虚拟实境)产业论坛中,说了一段很有意义的谈话:「中国经济正陷入深刻的结构调整与再平衡,面临经济增速换档,结构调整的阵痛。中国正在加快发展方式的转变,要更加重视内需与外需、消费与投资的平衡,更加重视创新驱动发展,推动中国经济从高速成长,向高品质发展转变。」这一席话正是中国经济转型迈向未来之路的重要谈话。

一九八九年以来,中国经济快速发展,也诞生了成千上万的富豪,但中国的致富之路,多数从房地产增值而来;这次美中贸易战,大家惊觉华为的崛起,中国在5G、AI(人工智慧)的发展都已进入强国之列,如果能藉由美中贸易战带来的压力,落实智慧财产权,拿掉国家补贴的手,真正创造高品质的GDP含金量,这可能是下一回合中国经济华丽再转身的重要转捩点。

除了追求GDP含金量,中国经济正面对国际政经战略的重大转折,从二战以后,一九五○年的韩战与一九五五年的越战,让日本与台湾成为美国在亚太对抗共产党势力的前哨站。台湾与日本经济快速奔驰三十年,日本于一九六八年跃升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到了八○年代,「日本第一」开始挑战美国,引出一九八五年《广场协议》;而八○年代雷根与戈巴契夫的美苏冷战,中国成为美国重要的盟友,美国全力加持中国经济。

**监控力道变本加厉,对经济有害无利**

从八○年代起,到二○○一年美国支持中国加入WTO(世界贸易组织),本来美国以为透过全球化,可以让中国在经济发达后,成为民主自由的国家,结果中国摇身变成经济大国后,反而走上极权独裁之路,而且又用经济力箝制世界,这是美中冲突的底蕴,二○一八年美中贸易战,正是这个大战略转折的体现。「德国之声」说,这是一场涉及贸易、货币、军事、科技各个领域的冷战,未来影响深远。

过去三十年,中国因为美国的加持,经济得以快速成长扩张,现在美国出手反制,这是中国经济增速变慢的背景因素。

美国对中国开征关税,会促使制造业流出中国,现在贸易谈判打打停停,但其他领域的掣肘仍然没有停止,像美国对华为的牵制,最近又将八家AI相关企业列入实体黑名单,紧接而来的金融战硝烟味更浓。

如果美国真的限制基金投资公司购买中国的金融商品,或者又强硬要求在美国上市的中资企业下市,这些事若成真,中国的金融资产价格下跌,势将威胁中国的金融安全,更有甚者,一些中国新兴产业的前期投资人,再也没有那么容易套现离场,这又将牵动中国产业转型与升级的成效。从美中贸易战开打迄今,中国一直处在被动,只能坐待美国出招,这是中国经济底气不足之处。

中国经济快速发达之后,政治改革没有伴随而来,取而代之的是比文革更深化的控制路线,藉着AI的发展、人脸辨识,安全监控把中国社会控制力深化到最高点,中国慢慢走入北韩金正恩般的政治完全管制之路,这也削弱了中国经济向前走的动能。当国进民退成为主流,中国经济要往前跨大步,恐怕会步履艰辛。

中国当前形势阴影错综,内外交缠,既有经济体日益庞大,成为经济增速变缓的原因,加上政策传导不畅的痼疾,对外金融、贸易、科技三大战线,破坏力难以估计,这是中国经济快速奔驰三十年、四十年后面对的难关挑战,眼前大山横亘,比过去任何时期都艰难。(完)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