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uly 30, 2018 / 6:56 AM / 17 days ago

《热点聚焦》德国职业培训:海外火热但国内遇冷

路透德国温森7月27日 - Nina Lorea Kley的公司位于德国北部和东部的工厂迫切需要年轻人被培训为车辆制造员工。她有足够的订单和资金,能在今年夏季招聘20个员工,但只招到了14个。

资料图片:2018年3月,德国英戈尔施塔特,汽车生产线上的工人。REUTERS/Michael Dalder

Feldbinder每年生产2,000辆定制拖车、铁路货车和集装箱,但如果招不到新员工,就不能保持这种状态,尤其是因为该公司很多员工未来几年将退休。

“如果我们填补不了岗位空缺,我们将不得不考虑我们可以满足哪些订单,”Feldbinder的总经理Kley表示。“我们无法再接受某些订单,因为员工数量不足。”Kley今年41岁,40年前,她的父亲联合创办了Feldbinder。

Feldbinder并不是特例。德国工商联会(DIHK)调查显示,有超过三分之一的德国企业去年的培训岗位名额没招满。这些工作岗位中,有近十分之一甚至连一份申请也没有。

去年,培训岗位空缺数量创逾20年高位。

德国的双轨职业培训体系,包括在企业中进行至多三年半的在职学习,以及在职业学校的理论课程,被认为是帮助德国成为欧盟年轻人失业率最低国家的功臣。2017年德国年轻人失业率为6.8%,而欧盟平均为16.8%。

这种培训体系在海外广受夸赞,正在以各种形式出口至欧洲、亚洲、非洲和美国。但是在德国国内的受欢迎程度却在下滑,因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追求更高的大学学位。

这可能会加剧技术劳动力的短缺,损及这一欧洲最大经济体的增长。目前德国技术劳动力短缺,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每年有数以十万计的年长员工离开劳动力市场。

“这是一个危险的趋势,德国的技工正在流失,”DIHK主席Eric Schweitzer称,“一开始,订单更长时间积压,然后企业不得不直接拒收订单,直到整个行业都遇到问题。”

为此,德国政府已誓言强化培训系统,使其在本届议会内更具吸引力。本届议会至2021年。

德国政府计划进行设备投资,以便让职业学校适应数字时代,将学员最低薪资纳入法律,促进中学就业指导,推动兼职培训,以帮助人们调和工作和家庭生活,通过改善流动性来减少就业市场区域不平衡的问题。

**出口成功**

教育部正在与希腊、中国、印度、墨西哥、俄罗斯、南非和美国等16个国家展开合作,改革这些国家的职业培训系统,使它们更接近德国的体系。

德国总理默克尔和公司经理们在2017年首次会晤美国总统特朗普时,就花了大约一小时时间与他讨论职业培训的问题,伊万卡·特朗普在同年访问柏林时也在西门子(SIEGn.DE)的职业培训计划中会见了受训人员。

外国对该系统的兴趣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不断增强,其成功在一定程度上有赖于企业的积极参与,这保证了经过培训的员工可以立即上岗工作。

自2013年以来,教育部一直支持一项德国工商会职业教育全球网络项目(VETnet),德国商会在11个国家的驻外机构与当地公司共同开发试点职业培训项目。

他们现在提供45种不同职业,其中机电一体化装配工(结合电子和机械工程的技术)、工具机械和工业机械最受欢迎。有820多家公司参与,中国、希腊、印度、意大利、拉脱维亚、墨西哥、葡萄牙、俄罗斯、斯洛伐克、泰国和美国的受训人员共7,400人。

“德国政府支持职业培训的国际化,因为这可为竞争力、社会和谐、经济稳定提供保障,甚至在危机期间也是如此,”教育部副部长Thomas Rachel对路透表示。

DIHK的Schweitzer表示,在德国职业培训已经不像以前那样被看重了,非常有必要扭转这种情况,需要向年轻人展示出,参加这样的培训对于他们未来的职业和财务前景有着怎样的好处。

“我们需要确保职业培训在德国就像在海外一样重要。”他说道。

教育部表示,进入大学学习正愈来愈受青睐。德国2017年有515,327名新生入学,比2005年时增加了41%。

相比之下,2017年在双轨体系下参加就职培训的年轻人为490,267名。自2013年起,进入大学学习的年轻人数量一直都高于参加职业培训体系的人数。

根据统计局的数据,在2017/2018年冬季学期,总计有接近285万学生注册大学教育课程,创下纪录高位。

Ifo的2017年报告显示,拥有大学学历的人群一生平均收入要高于那些参与职业培训体系的人员收入。许多人也认为上大学将带来他们更好的职业前景。

政府在2008年开始鼓励更多年轻人上大学的政策,也帮助造成了如今大学学生数量的增加。

拥有相关专业经验的人士如今可以在没有高等教育入学资格的情况下修习一些学位,从而扩大了可以念大学的学生来源。

企业和行业团体抱怨,学校过于注重将年轻人送往大学,应该也要强调双轨制的好处,该制度在超过42.6万个企业提供327种职业培训。

“当然我们需要工程师和数学家,但不只是他们,我们还需要技术非常精良的技工”,金属行业雇主协会Gesamtmetall主席Rainer Dulger说。

随着二次世界大战后婴儿潮出生的人陆续退休,许多企业从2020年开始也将面临经验丰富雇员的离职潮。DIHK指出,每年毕业学生人数要比退休人员少大约30万人。

Kley表示,Feldbinder未来两三年的退休人数将超过该公司能胜任的培训生人数。该公司的950名雇员当中,约有10%将在未来五年退休。

“这意味着我们规模将变小、萎缩,这真是一个大问题。我们再也没有办法在就业市场上找到人,”她称。

举例来说,在德国南部,培训岗位的供给远大于申请者,但在柏林情况则相反,一些领域像是行政管理和IT是超额申请。

DIHK发现,有近半数的企业正在争取大学退学生来协助补足人力的短缺,有16%提供像是智能手机、额外的假日、健身会员或更优厚的薪资来吸引新的受训员工。

但即使企业真能找到受训者,也不见得总是很满意,它们对DIHK表示,许多人欠缺干劲、或德文能力及数学技能。根据教育部,有四分之一的受训者提早结束劳动合同。(完)

编译/审校 杜明霞/刘秀红/王颖/高琦/张明钧/戴素萍/张若琪/白云/孙茉莉/王兴亚/张涛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