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nuary 23, 2020 / 9:21 AM / in a month

焦点:全球航空业者如临大敌 高度戒备武汉疫情扩散

路透1月23日 - 航空公司和乘客都在警惕始于中国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感染肺炎疫情。

2020年1月23日,菲律宾帕赛市, 马尼拉国际机场的工作人员在监控抵达旅客的体温情况。REUTERS/Eloisa Lopez

以下是迄今为止航空业对这次疫情的反应,以及与2003年非典型肺炎(SARS)相比,会带来什么潜在的财务风险。SARS导致近800人死亡。

对航空公司的预期财务影响是什么?

最大的担忧是,如果该病毒广泛流行,旅行需求将急剧下降。

根据国际航空运输协会(IATA)的数据,在2003年4月的SARS疫情高峰期间,亚洲的乘客需求锐减了45%。

国泰航空削减了近40%的航班,并报告出现财务亏损,新加坡航空 (SIAL.SI)、日本航空 (9201.T)和全日空控股 (9202.T)也如此。

航空业目前更加依赖于中国旅客。

例如,根据穆迪的数据,在澳洲,中国游客占国际入境游客的15%以上,而2003年这一比例仅为4%。

这些游客大多是通过中国大陆的航空公司抵达澳洲,之后通常乘坐澳洲国内航班。如果旅游需求下降,澳洲航空(Qantas) (QAN.AX)等当地航空公司可能会受到影响。

自2003年以来,每年的航空旅客数量增加了一倍多,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境旅游市场。

根据国家民航总局数据,2003年中国有680万人次乘坐国际航班,2018年这一数字增长接近九倍,达到6,370万人次。

据IATA数据,全球航空产业营收由2003年的仅3,220亿美元增加到8,380亿美元,增幅超过一倍。

“受影响的只是一个二级市场,抑或是整个国家乃至整个地区,这显然无法预测,也超出了一个行业所能掌控的范围,”一位在新加坡的航空产业独立分析师Brendan Sobie说。

**哪些航空公司受影响最大?**

在当局宣布武汉“封城”后,许多航空公司宣布将取消出入武汉的航班,其中包括大韩航空(Korean Air)(003490.KS)、新加坡经济航空公司Scoot、台湾中华航空(2610.TW)以及日本全日空(ANA)。

韩国经济航空公司T'way Air (091810.KS)本周稍早也推迟启动至武汉的新航线。

据航班追踪网站FlightRadar24,截至周四0600GMT,原定当日从武汉起飞的航班中已有184架次取消,约占总数的60%。

武汉天河机场航空运输量约为全国总量的2%,且主要为国内航线。据富瑞金融集团(Jefferies)估计,国内航线占到88.8%,中国南方航空公司(600029.SS)所占市场份额最大,为30%。

**旅客是否取消赴中国机票?**

韩国最大的旅行社Hanatour Service (039130.KS)表示,本周赴中国行程的取消数量较上年同期增加约20%。一位公司官员称,该数字包括推迟行程或改签其它目的地的情况。

Thomas Cook印度假期部门全国主管Rajeev Kale表示,一些顾客对前往中国旅游表示担忧。“我们多数客户采取等待观望的做法,观察情况的进一步发展,”他说。

菲律宾航空、印尼鹰航(GIAA.JK)和日本航空表示,往返中国的订票情况并没有放缓。菲律宾低成本航空公司宿雾太平洋航空(Cebu Pacific)表示,一些旅客对乘坐飞机是否安全表示担心,但并没有取消订票。(完)

编译 张涛/王兴亚/郑茵 审校 李春喜/艾茂林/孙茉莉张明钧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