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ovember 1, 2018 / 1:13 AM / 18 days ago

全球汽车业进入寒冬 三大经济支柱开始摇晃--今周刊「老谢开讲」

(本文由台湾《今周刊》杂志提供,节选自11月1日出版的当期「老谢开讲」专栏)

中美贸易战带来经济下行的压力正在浮现,全球股市像山上雪球滚落一般,逐一陷入空头市场。投资周刊《霸荣》(Barron's)十月第一周有一篇重量级文章,提到全球经济三大支柱开始摇晃,手机、汽车、房屋类股乌云罩顶,除了房屋类股外,手机与汽车产业都与台湾有高度连结度。

《霸荣》提及科技股卖压沉重,主因是受到中国骇客晶片渗透的疑云打击,美国企业的伺服器遭植入中国骇客晶片,这个消息重创了以中国为生产基地的苹果供应链,如蓝思科技、立讯、歌尔股份、瑞声科技、德赛电池、欧菲光电等。

另一个是汽车产业拉警报,全球汽车产业销售成长到了尽头,各大汽车厂频频下修财报,股价更是惨跌,像是福特汽车今年以来就从十三.四八美元跌到八.一七美元;通用汽车从四十六.七八美元跌至三十.五六美元。日本的中流砥柱丰田汽车,股价则从七八○六日圆跌到六四五○日圆,其他如日野、三菱、日产、本田、马自达等汽车类股,也出现全面跌势。

今年以来,像德国首屈一指的戴姆勒股价跌了近三成;BMW从九十七.○四欧元跌到七十一.九五欧元。韩国的现代汽车则从十六.七万韩元(以下同)跌到十.二万元;双龙汽车从六一六○元跌到三七三○元;起亚汽车更惨,从三.五九万元跌到二.六二万元;现代Mobis从二十八.三万元跌到十七.二五万元。

两岸三地汽车类股也都跌得很惨,像是台湾熟悉的东风汽车,近一年来,股价从五.九九元人民币(以下同)跌到三.○五元,惨跌四九%;金杯汽车从六.八七元跌到三.○一元,跌幅五六%;一汽夏利从四.八五元跌到二.三七元,跌了五成;一汽轿车从十二.五五元跌到五.○六元,也跌了六成。真正展现实力的是上汽集团,这一波汽车产业的肃杀,上汽集团股价只从三十七.六六元跌到二十六.五一元,是深沪股市的汽车类股中最抗跌的个股。

再看香港的汽车类股,最具代表性的是合并富豪(Volvo)的吉利汽车,股价从二十九.八港币(以下同)跌到十二.八四元,跌了约五七%;长城汽车从十二.○八元跌到三.九六元,跌了六七%;把股权卖回给BMW的华晨汽车股价从二十二.九元跌到六.二二元,也跌了七三%;切入电动车的比亚迪则从八十一.九元跌到三十九.九元,跌幅也有五成以上。

把场景拉回台股,向来是国产汽车龙头的裕隆陷入漫长跌势,股价最惨跌到十七.四五元;中日合资的和泰汽车一直是绩优的好公司,每年交出的EPS(每股税后纯益)都在二十元上下,股价却从三八八元一直杀到二○○.五元,是和泰汽车近五年来最低价;与日本合资专攻中国市场的裕日车,也从二七六元跌到二一○.五元,都可用「惨烈」形容。

把全球的汽车股扫描一遍可以发现,绝大多数股价都跌了五、六成,大跌背后有其重大意义。汽车产业是金融海啸后,带动全球经济最重要的一股力量,但成长似乎到了极限,这与中美贸易战带来的内需消费力减退,有明显的关联;最直接的冲击,是来自中国汽车销售的下滑。

中国国家统计局公布九月汽车产量二四二.六万辆,与去年同期比衰退一○.六%,为连续三个月下滑;汽车业的零售总额是三三八八亿人民币,与去年同期比下滑七.一%,是连续五个月的负成长,中国汽车业步入寒冬,是改革开放以来所罕见。

随着中国经济成长,汽车业的成长一直都可用「迅猛」两个字来形容,但今年状况似乎非常严峻。中国工信部副部长辛国斌指出,从目前形势来看,汽车业产销高速增长的时代已经过去,低增长可能是未来的常态。

今年前三季中国汽车销售同比仍有一.五%的成长,但第三季出现下滑,由于汽车产业销售基期已经很高,中国汽车市场一七年的产销达二九七○万辆,未来要超越这个数字恐有难度。

辛国斌也强调,今年受到中美贸易摩擦,以及美国制裁中兴通讯等事件冲击,让中国明白到要致力解决「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问题,未来在推动制造业发展上,会加大技术创新力道,坚持自力更生,解决关键核心技术问题。

像是新能源车今年前三季产量七十三.五万辆,年成长七三%;销售七十二.一万辆,年增率八一%;今年电动车厂蔚来汽车到美国IPO(首度公开发行);吉利、比亚迪都把新能源车列为未来发展重点,这可能是汽车业下一个主战场。

**崛起!特斯拉销售量直逼LEXUS、BMW**

最近汽车资讯网站Edmunds.com数据显示,电动车大厂特斯拉(Tesla)第三季在美国本土的销售量大幅成长,直逼LEXUS、BMW与宾士(BENZ)三大传统高档车厂。

特斯拉第三季销售六四七二七辆,与LEXUS七八六二二辆、BMW的七一六七九辆,以及宾士的六六五四二辆十分接近,也意味新能源车是汽车业的一股新崛起力量。

先前特斯拉创办人马斯克(Elon Musk)在推特信口开河,说要把特斯拉私有化,一度将特斯拉股价拉至三八七.四六美元,后来发现只是虚晃一招,马斯克因此招致美国证监会重罚。

于此同时,马斯克在电视上大呼大麻的镜头,又重创特斯拉形象,股价一度重跌到二四四.五九美元。最近特斯拉自行公布第三季出货八三五○○辆,其中,五五八四○辆是Model 3系列,一四四七○辆是Model S系列,一三一九○辆是Model X系列,数字高于市场预期,也让特斯拉股价在这次股灾中,逆势挺升到三三○.九美元,意味了特斯拉最核心的问题在量产;也就是说,市场需求仍强劲,只要特斯拉有足够量产能力,市场仍有很大的去化空间。

眼前来看,新能源车仍主导未来需求,但传统汽车业已笼罩在寒气中,最近福特汽车通知旗下七万名员工将进行大裁员,摩根士丹利透露,福特将从全球二十万名员工中,砍掉两万个工作机会,刚公布的第二季净利较去年同期出现腰斩,一八年获利也将下修,只是数字尚未公布。

**警讯!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销售下滑一成**

而中国的一汽轿车今年上半年营收一三四.七九亿人民币(以下同),净利只有八一○○万元,市值只剩一○八.二亿元。一汽向有「东北振兴旗手」的称号,今年前三季汽车销售较去年同期下滑八.九八%,为了度过寒冬,一汽与中国国家开发银行、建设银行、工商银行等十六家银行签署战略合作协定,取得「意向性授信」一.○一五兆元的贷款额度。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也公布九月汽车销售量二三九万辆,比去年同期下滑十一.六%,其中乘用车(九人座以下,以载客为主的车辆)销售二○六万辆,年减十二%。吉利汽车董事长李书福最近出面表示,中国汽车业确实存在「短板」(弱点),若不赶快抢救,作为全球第一大汽车市场的中国,将持续遭受到各国汽车品牌的瓜分。

李书福提到,中国乘用车市场逾六成是外国品牌,都属高附加价值产品,其余四成是中国本地低附加价值产品;去年中国汽车出口只有六十一万辆,且出口的市场都是落后国家,基本上没有利润。他预警中国汽车业前途茫茫,希望中央能抢救,这是中国汽车业奔驰十年后出现的急转弯。

○八年金融海啸爆发时,通用及福特两家大厂差点破产倒闭,通用的执行长到国会请求纾困,一度招来批判。在那场肃杀的环境中,台湾的汽车零组件产业,也曾面临土崩瓦解的局面。例如,和大在○八年几乎面临重整命运,股价最惨跌到七.七一元,董事长沈国荣四处求援,最后找来中部投资入股,这些年因为切入特斯拉供应链,和大股价一度涨到一七三.五元。

另一家是锻造轮圈厂巧新,最惨的时候股价跌到八.一五元,面临减资的命运;后来延揽了石呈泽博士,一六年八月,巧新股价一度涨到二二九.五元,那年EPS达八.○六元;可惜后来经营阶层闹内讧,公司元气与形象大伤,如今股价剩下五十几元。

**冲击!车用受波及,被动元件、光学镜头惨烈**

这些年汽车业的兴衰影响台湾产业十分巨大,一是台湾有庞大的零组件供应链,是一个很大的产业族群;二是汽车衍生出来汽车电子,又在电子产业中创造新的春天,最具代表性的是被动元件。

故事的源头是,全球被动元件龙头村田把原来被动元件的供应挪到车用,造成市场缺货,这个供需失衡,给了国巨、华新科等台厂空前机会。

国巨在一四到一六年每年税后净利大约三十几亿元,但是去年开始爆发,去年全年EPS十五.六四元,股价快速直冲,今年上半年,国巨营收获利双双大成长,上半年净利一五○.五八亿元,几乎是去年全年一倍。在业绩大暴冲的题材下,国巨股价涨到一三一○元,台湾所有的被动元件股都在涨价概念下,股价翻了好几番。

像是奇力新从年初一○一元涨到二○八元;禾伸堂从一一二元涨到三○一元;华新科一五年股价不过是九.三元,这次涨到四九一.五元;国巨一直想并却并不成的大毅科,居然也涨到一五五.五元,是百年一遇的被动元件狂热。

然而,现在汽车市场市况转冷,车用电子产业供需势必逆转过来,那么原先涨势凌厉、涨幅惊人的汽车电子产业就会出现巨变。国巨是被动元件的代表,另一个是光学镜头产业。

光学镜头应用在手机上原本为主流趋势,后来车用崛起,ADAS(先进驾驶辅助系统)必须使用耐热的玻璃镜头取代塑胶镜头,车用玻璃镜头带动市场强大需求,现在冲击最大的是全球车用镜头厂舜宇光学。

几个月前,舜宇光学股价一度涨到一七四.九港币,短短几个月追杀到六十一.四五港币,暴跌六五%。台湾的光学元件产业股价同样惨澹,像卯足全力发展车用镜头的佳凌,从七十四元跌到二十六.三元;亚光从一二九元跌到五十一.三元;今国光从四十七.二五元跌到十九.五五元,都十分惨烈。

未来光学镜头是AI(人工智慧)产业的最基本配备,前景看好,但在手机、车用成长趋缓下,光学镜头产业变成杀戮战场,变化剧烈,也可看出产业热胀冷缩的残酷一面。

当然影响最大的,是直接连结的汽车零组件,像汽车端子厂胡连股价从一五九元跌到七十二.三元;倒车雷达系统厂同致从一八二元一直杀到五十四.七元;安全气囊厂剑麟从一三二元跌到五十八.九元;还有汽车窗帘厂皇田从一七五.五元一直跌到六十九元;连持有皇田的大亿科,也从五十四.二元一直杀到十七.一元,有如山上雪球滚下来的跌势,从汽车销售下滑,可以预见一九年的景气可能笼罩寒霜。(完)

注: 1.专栏作者老谢--谢金河,为《今周刊》发行人兼财讯文化事业执行长。

2.以上评论不代表路透立场。

整理 高洁如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