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焦点:世界风云变色 欧洲央行研讨会将寻思央行该扮演的新角色

路透法兰克福11月10日 - 欧洲央行年度政策研讨会即将在本周召开,世界各国央行官员将暂时把对抗疫情危机放在一旁,先试图解决自身职业的生存危机。

资料图片:2017年4月,美元、欧元和英镑纸币。REUTERS/Dado Ruvic

在多年来一直努力提振疲弱的通胀之后,包括欧洲央行、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及英国央行的首脑将试图厘清为何货币政策的效力不如以往,以及他们在这已经变化的世界下必须扮演什么样的新角色,可能涉及力抗不平等或气候变化。

目前而言,唯一的共识是经济秩序正在改变。

全球化、气候变化、数字化、老龄化、不平等加剧、以及新冠疫情等因素,正在改变消费者习惯,抑制物价上涨,并压低维持通胀稳定所需的利率,有时甚至需要将利率降至零以下。

曼海姆大学教授Klaus Adam在一篇将在研讨会上发表的论文中写道:“无论隐藏在可观察到的自然利率下降背后的结构性因素是什么,这种下降趋势都对现有的货币政策框架构成了重大挑战。”

央行未能实现其目标,正开始挑战货币理论的一个关键原则:通胀通常是央行政策的一个考量因素,并且物价上升伴随着失业率下降。

实际上,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已经维持了多年的负利率,颠覆了传统做法。

更让一些人担心的是,这两家央行的资产负债表规模自2015年以来已经增长了一倍多,达到近15万亿美元,越来越接近传统上的红线--直接为政府融资。

然而,即使在疫情大流行之前,通胀率也几乎未见上升,并且目前欧元区的通胀率为负值。

虽然美联储实现了自己的目标,但一直未能让政策正常化;随着疫情让全球落入新的经济衰退,美联储继续大量购买公债的同时,也在测试着政策的极限。

**新角色**

全球主要央行已经通过大举购债和实施负利率,引领政策进入未知水域,即便面临一些法律挑战也在所不惜。现在央行官员在讨论更进一步。

美联储正在公开谈及希望帮助低收入家庭,而欧洲央行则呼吁在对抗气候变化的行动中发挥更大作用。

这引发了有关央行官员实际角色的质疑。央行官员并非由选举产生,具体职责的界定也比较模糊。

专家称,应对气候变化的行动将令经济发生转变,从而影响收入和支出、改变贸易模式和资本流动,进而透过相关企业及其所在国政府对金融行业构成风险。

“央行因此有理由担心全球变暖会对金融体系的稳定产生不利影响,”牛津大学教授Frederick van der Ploeg表示。

而且当前的疫情将给穷人带来更大的打击,并使世界永久改变。

“到目前为止,每种迹象都表明,这场经济衰退对贫困家庭经济状况的影响要比对富裕家庭大得多,”哈佛大学教授Pol Antràs在一篇论文中表示。

Antràs称,新冠疫情本身不会逆转全球化,但包括旅行在内的面对面互动的减少可能会持续下去,企业必将减少长途旅行需求,把一些经营活动从海外撤回本国。

然而,新任务也带来新的危险。一些人认为,央行本应是独立的,却买了越来越多的债券,部分是为了完成自己的新任务,这损害了独立性。

央行持有的债券越多,政府就越依赖央行维持低利率,以便让发债可以持续,进而又导致央行在需要的时候却难以升息。

这种偷偷摸摸的政府融资行为将限制央行履行其核心使命的能力,因而有可能损害到央行的信誉。

“如果金融机构越来越相信这种偏移并不是短期的,通胀可能会加速,”欧洲央行最为保守的决策者之一--德国央行总裁魏德曼在上周一次讲话中表示,“信任的失落一开始或许难以觉察,但之后会越来越猛,并有可能在一个局外人看来觉得突然就发生了。”(完)

编译 张明钧/王兴亚/徐文焰/张涛/郑茵 审校 汪红英/王灿/张荻/徐文焰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