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修正)分析:全球流动性正在萎缩 焉知非福

(更正:第一段“放宽刺激脚步”改为“放慢刺激脚步”)

资料图片:2021年2月8日,美元纸币和股市曲线。REUTERS/Dado Ruvic

路透伦敦5月20日 - 经历过去一年创纪录的现金注入之后,全球较大央行开始放慢刺激脚步,迫使各经济体和金融市场重新练习自己走路。

不是每个人都对前景感到沮丧。咨询公司CrossBorder Capital估计,自2020年3月以来,各央行和政府已向市场注入约27万亿(兆)美元,约相当于全球GDP的三分之一。

自那时以来,全球股市已飙升85%,经济增长从去年疫情造成的破坏中反弹,通胀预期正在上升。一些经济学家认为,如果继续按去年的速度注资,弊将大于利。

尽管如此,廉价现金仍然很多。CrossBorder估计,截至3月底,有82%的央行还在实行宽松货币政策,只是已较1月份的88%有所下降。

上个月,加拿大银行开始缩减其资产购买计划,并暗示明年有可能加息。英国央行本月也放慢了印钞活动。另外,包括美国联邦储备理事会(美联储/FED)在内的其他央行,可能会在年底之前开始缩减刺激措施。

换句话说,流动性,也就是央行、私人贷款方和政府所注入的所有资金,其增速已经达到顶峰,并且在逐渐减弱。

百达投顾的高级宏观策略师Steve Donzé估计,去年来自美国、中国、欧元区、日本和英国的央行和私人金融机构的总流动性超过GDP的28.8%,但目前的比例为18.5%。

他表示这其中主要的拖累是中国,其流动性增加量比去年的峰值减少了一半。

全球货币供应量与GDP之比已从去年峰值26%降至24%,但远高于大流行前的10%水平。

图:全球除中国外的M2三个月增速

刺激措施的另一大重点是政府支出。但随着封锁期的结束,针对工人和企业的紧急支持计划也将告终。

央行的一些政策紧缩行动可能会被美国总统拜登的刺激计划所抵消。该计划如果获得批准,可能会超过GDP的15%。但是,其中大部分将通过增加税收来筹集资金,从而限制了其刺激效应。

摩根大通策略师Nikolaos Panigirtzoglou称,衡量“超额流动性”的所有常用指标均显示,2020年的超宽松环境似乎正在收紧。

首先,他指出,货币供应量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增幅自1月以来持续下降,逆转了2020年趋势。

“这意味着我们可能已经进入超额流动性收缩的阶段,”Panigirtzoglou称。

其次,相对于股债持仓规模,全球投资者的现金持仓目前“极低”。这意味着市场“必须依赖增长轨迹等来维持牛市。”

**到缩表的时候了?**

一些分析师警告称,更多的刺激措施可能引发通胀急升和过热。美国前总统奥巴马的顾问萨默斯本周指责美联储维持如此宽松的政策是“危险的自满”。

百达资产管理的Donzé也认为,美联储应在年底前开始缩表,避免“超额流动性出现迫使其采取可能破坏当前扩张势头的大幅紧缩措施”。

美国银行预计,美联储、欧洲央行、英国央行和日本央行今年可能将资产购买规模从去年的近9万亿美元收缩至大约3.4万亿美元。

但以2020年前的标准衡量,这个规模依然巨大。除加拿大央行之外,大型央行2021年末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可能大幅扩张。

瑞士财富管理公司UBP的首席投资官Norman Villamin称,考虑到决策者近期试图收紧政策及其对创造就业的关注,“如果决策者会犯错误,可能是政策太过宽松,而非过早过快紧缩。”

图:央行资产负债表预测

(完)

编译 刘秀红/王灿;审校 李婷仪/李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