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数据遭疫情扭曲 薪资增长未跟上景气复苏步伐

路透伦敦/悉尼/华盛顿5月25日 - 澳洲昆士兰州面临着酒店服务人员短缺的问题,希望通过 “天堂工作”计划,以一次性奖励和帮助解决旅行费用的方式,吸引厨师、调酒师和导游前往其风光明媚的海滩。

资料图片:2018年11月,澳洲悉尼,行人等待通过中央商务区的一个路口。REUTERS/David Gray

然而,一旦到了那里,新员工不应指望当地企业大幅加薪,因为这些企业需要压低价格以吸引客人上门,结果利润正在受到打击。

昆士兰旅游业委员会首席执行官Daniel Gschwind说:“企业正试图以不同方式应对(劳动力)短缺,但我们没有看到整个行业面临薪资压力。”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的数据,自全球金融危机以来的十年里,甚至在去年防疫封锁之前,世界各地的薪资增长就一直难以回升,而在许多国家,防疫封锁更进一步压了低薪资增速。

目前投资者和政策制定者正在研判对抗疫情的刺激措施是否会导致不乐见的通货膨胀,然而此时劳动市场却发出了关于薪资增长的更加消极的信号,而薪资增长通常被视为物价持续上涨的前提条件。

虽然在一些快速复苏的行业里,部分职缺已经出现加薪抢人的现象,但总体情况是,工资增长落后于经济反弹,而且往往被疫情相关效应扭曲的数据所夸大。

而且未来还面临某些不可知因素,例如这波疫情在多大程度上推动更多公司缩小规模,或是缩减人力改采自动化,这些都将对薪资模式产生影响。

在美国,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官员认为,健康的薪资增长可能是劳动力市场正在复苏的最重要信号。

但疫情使我们很难研判实际情况如何。在这场公共卫生危机的初期,平均时薪飙升,但只是因为许多低薪工人失去工作。然后,随着他们重新开始工作,薪资急剧下降,这意味着政府数据仍遭到扭曲。

美联储员工已经开发了其它方法追踪薪资变化。他们指出,截至3月,估计薪资中位数同比增长约3.1%--低于2019年的3.5%增幅,并不表明劳动力市场状况紧张。

目前,美国薪资增长温吞已经卷入劳动力是否短缺的争论中。在一个工作岗位较疫情前少了800万个的经济体中,劳动力短缺听来是一个奇怪的想法。

但是,未来更重要的问题是,疫情是否会导致长期的经济伤痕,或者加速已经对薪资产生拖累的潜在趋势。

美联储4月会议记录表示,一些企业要么在缩减规模,要么 “专注于削减成本或提高生产率,特别是通过自动化。”

**不转嫁给消费者**

与美国和澳洲一样,随着疫苗接种推动经济复苏,英国也出现劳动力短缺问题。IHS Markit 5月的一项调查显示,薪资上涨是英国服务业成本压力创2008年7月来最大增幅背后的一个因素。

但英国国家统计局警告说,第一季整体年度薪资增长4.0%具有误导性,因为与美国一样,低薪工人更有可能在过去一年的疫情大流行中失去工作。

经调整后,它估计薪酬增长约为2.5%,接近长期平均值。

在欧元区,经济复苏曲线比美国和英国晚了几个月。欧洲最大的汽车制造商大众汽车公司和IG Metall工会于4月13日达成协议,从明年1月起薪资温和提高2.3%--低于工会最初提出的提高4%的要求,这是典型的薪酬状况。

“预计最早也要到2022年中,薪资状况才会出现转机--如果有的话,”德国商业银行的分析师在一份报告中称。这与欧洲央行决策者在4月会议上判断薪资压力较低的看法一致。

与此同时,在日本,人们仍认为彻底的通缩是比通胀更大的风险。日本央行抱怨称,这已经导致家庭和公司认为价格不会上涨太多。

这种观念反过来又反映在疲软甚至是负面的薪资压力上:2019年和2020年薪资分别下降0.4%和1.2%之后,3月薪资同比仅增长了0.2%。

假设发达经济体继续复苏,不排除薪资压力会随着劳动力需求的增长而成长。但接下来的问题是,薪资增长是否会像过去那样推高价格。

一些分析师认为不会,他们认为中国2001年加入世界贸易组织(WTO)等因素创造了一个环境,让企业将在其他地方节省成本,而不是向消费者提价。

PineBridge投资公司的多元资产主管Mike Kelly表示,在许多公司所处的市场,任何将薪资成本上升转嫁给消费者的做法都是“自杀”行为。

“公司的做法是,当他们看到这些压力时,他们会屈服于这些压力,但随后他们会在成本结构的其他地方寻找机会,消除这些压力。”(完)

编译 张明钧/杜明霞;审校 张涛/戴素萍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