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uters logo
(更正)热点聚焦:经济全球化走到十字路口 被抛弃者的抗拒困扰央行官员
2017年8月24日 / 上午9点32分 / 3 个月前

(更正)热点聚焦:经济全球化走到十字路口 被抛弃者的抗拒困扰央行官员

(因译文有误,倒数第五段“6月”为商会会长讲话时间,非重新协商NAFTA时间,并调整其他措辞)

2017年6月19日,美国纽约州Massena,圣劳伦斯郡中央购物中心门可罗雀。REUTERS/Jonathan Spicer

路透纽约马塞纳/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8月24日 - 虽然今年反全球化浪潮带来的反弹此起彼伏,但央行官员们仍然认为,开放边境和自由贸易是创造就业、实现经济增长和繁荣的解决之道。

本周在美国怀俄明州杰克森霍尔举行的一年一度的研讨会召开之时,他们会愈发意识到,如果全球化的成果不能分享给那些被甩在后面的人,他们帮助建立的全球经济秩序就可能崩溃。

就是说要解决像Grace Paige这样的人的担忧。Paige是七个孩子的奶奶,她的家在纽约州北部经济萧条的圣劳伦斯郡。

当特朗普承诺要逆转持续数十年的全球化,振兴“美国中部”时,Paige决定给他一次机会。Paige坚持完整个选举。这位以往忠诚的民主党选民通过自己的一票帮助促成了该郡政治上的转向。2012年奥巴马竞选总统时,该郡的支持率达到57%;去年特朗普竞选时主张的经济民族主义则助其在该郡赢得了51%的支持率。

我的孙辈们需要工作,”她说,并细数着过去十年她所在的郡如何被全球化一步步抛弃,包括通用汽车旗下一家车厂、一座铝厂和Paige本人曾供职过的那家西尔斯(SHLD.O)百货店的衰败。

各国央行官员反对特朗普的经济民族主义,包括特朗普再度威胁将废弃实施了23年之久的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等,担心这会招致更多保护主义现象。

不过近几个月美联储的官员们拓宽了政策辩论的范围,纳入了经济整体表现不错的情况下,劳工市场上种族不平等以及一些地域或技术上遭孤立社区的命运等问题。

“坦白地说,作为经济学家...对于从全球化程度较低地区向较高地方的转移情况 ,我们给予的关注可能还不够,”克利夫兰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梅斯特在8月24-26日杰克森霍尔全球央行会议前夕对路透表示。

“全球化和技术变革仍在继续。这些承诺是非常好的--众所周知这能够提高生活水平,”梅斯特说道。“只是你如何保证它的分配方式让大多数人受益。”

不过决策者承认,在帮助那些工作被海外市场抢走,或被软件和机器人取代的人,以及解决由此带来的政治挑战方面,并没有快速易行的方法。

**半城市半农村化地区都支持特朗普**

据路透对美国选票、就业和人口统计数据的分析来看,像圣劳伦斯郡这种既不明确处于驱动经济成长的全球化城市的影响范围、也不完全是农村的地区,对特朗普的胜利至关重要。

据普查数据,它们占到美国本土约3,100个郡的三分之一左右,占美国大概12%的人口。特朗普在这些郡完胜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罗姆尼(Mitt Romney),事实证明这对特朗普赢得关键摇摆州的胜利而言至关重要。

有63个郡,从奥巴马转向特朗普的选票达10个百分点或更多,圣劳伦斯也是其中之一。该郡有少数奶牛场、大学城和关闭的工业区。

与之相似,处于英国大城市边缘的地区,在2016年6月那场双方票数接近的脱欧公投中也发挥了特别大的影响。

意识到这种挑战,美联储理事布雷纳德至少10次访问从阿帕拉契亚到密西西比的一些地方,研究为什么那些社区被遗忘。这对于通常在公民俱乐部和大学演讲的美联储理事来说,这样的访问次数是很高的。

“我们真的必须把重点放在那些可以让这些人重新回到劳动力队伍的那类政策上,”布雷纳德在最近的一次讲话中表示。

针对整个经济制订的货币政策不适合解决这样的问题,但美联储在社区发展方面的作用,及其政策制定者共同担负的重要职责,已经促使他们专注于可能的选项。

举例来说,根据帮助安排行程的地区联储工作人员,在去德州埃尔帕索(El Paso)的途中,布雷纳德对美联储的银行监督和利率政策可能如何改善基建和岗位培训融资进行了研究。

地区层面,明尼亚波利斯联邦储备银行总裁卡什卡利(Neel Kashkari)在1月创建了一家针对收入不平等的研究机构,并在近期表示社会方面的考量是促使他希望暂停升息的部分原因。

“如果我们能确保人们不会永远被遗忘,那才是真正对社会有利,”卡什卡利称。

**蒙特利尔郊区**

圣劳伦斯与附近克林顿郡(Clinton County)的人口状况类似,命运却大相径庭,表明位置等因素关系重大,而且克服起来困难重重。

克林顿郡与加拿大第二大城市蒙特利尔(Montreal)交通相连,这使得该郡可从NAFTA获益。该郡在2016年大选时支持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

“我们的任务就是让魁北克成功,为魁北克出口提供协助。如今有个新颖的想法出炉了,” North Country商会会长Garry Douglas在6月出席普拉茨堡(Plattsburg)一论坛活动中谈及重新协商NAFTA时表示。纽约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杜德利也出席了这次活动。

位居克林顿郡枢纽的普拉茨堡,素有“蒙特利尔的美国郊区”之称,该郡的15%居民任职于诸如庞巴迪(Bombardier)这类加拿大企业的附属公司,每年南向的跨境投资流动规模超过15亿美元。

普拉茨堡往东不过56公里就是圣劳伦斯。但由于公路、铁路以及空运连结的便利性稍逊,刚好被归于蒙特利尔经济圈之外,此外,宽频(宽带)覆盖率仍不够普及也是吃亏。圣劳伦斯失业率比克林顿郡高出1.5个百分点,也比全国均值高了2.5个百分点。尽管这里不乏不错的大专院校,但由于缺乏机会,毕业生往往选择离开。调查数据显示,2010-2016年间离开该郡的净人数为4,200人。

来自该郡最大城市、人口约1.1万人的奥格登斯堡(Ogdensburg)的单亲妈妈Mairin Merna表示,就业前景仍然黯淡,因此她可能不得不带着女儿迁往约350公里外的纽约州首府阿伯尼(Albany)。

“15年前我还蛮乐观的,”现年34岁的Merna表示,“如今我不晓得这里会不会有任何改变,”受访时她正要从附近Canton小镇的一站式就业服务中心离开,她和数以百计的求职者在此申请当地办事员的工作,“太悲哀了,”她这么说。(完)

编译 李春喜/王洋/孙茉莉/张涛/侯雪苹/陈宗琦;审校 高琦/刘秀红/艾茂林

我们的标准:汤森路透“信任原则”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