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贸易保护、民族主义及全球化倒退 投资人重温1930年代寻对策

路透伦敦6月22日 - 全球投资者又找出了尘封已久的对1930年代的研究文献,因为他们对于贸易保护主义、民族主义以及全球化倒退的担忧再次升温,且由于本周的英国退欧公投而加剧。

2016年6月8日在巴黎附近拍到的一处交易机构。 REUTERS/Gonzalo Fuentes

市场对周四有关英国在欧盟未来的公投紧张不安,双方的支持率“非常接近,结果难以预料”。当前全球经济的不稳定状况,以及对于吸收意外政治冲击的无力,将放大英国退欧对企业活动和全球贸易的打击。

因此,无论结果如何,退欧公投都不会是一起简单的事件。自2007/08年的银行业冲击以来,围绕全球贸易、增长脆弱以及投资收益下滑的担忧一直在发酵,今年进一步加剧。

贸易增长停滞已经使全球经济濒临10年来第二次衰退的边缘,增长率仅略高于2.0-2.5%,多数经济学家认为至少需要这个水平才能使全球人均经济产出保持稳定。

根据荷兰政府统计机构,今年1-3月全球贸易量增长均值与前三个月相比转为负值。该机构被普遍认为是全球贸易数据方面的权威。

而且这不是季节性波动。据瑞士资产管理公司Pictet,去年全球进出口创2009年以来最大降幅,而且(2009年来)七年间贸易平均年度增幅为3%,仅是25年前的一半。2016年料连续第五年低于平均增幅。

经济政策研究中心(CEPR)公布的研究显示,这还低于过去200年4.2%的平均增幅。

外国直接投资增长为全球产出的2%,亦创1990年代以来最低。信贷紧缩余波导致跨境银行贷款完全停止增长,而2008年止的10年间年度增幅有约10%。

Pictet本月在分析未来五年重大投资主题时强调“全球化处于十字路口”,提出了各有利弊的理由和影响。

其中一个就是,贸易减速的部分原因为全球前两大经济体--美国和中国都重新转向内向型发展--前者是由于页岩能源繁荣,后者则计划从出口导向转为内需导向。

Pictet提到的另一个因素是,全球经济向服务和数字活动转变,而商品贸易统计数据反映不出这一点。 但Pictet毫不怀疑,这些正在酝酿的动向可能会淹没这一切--欧洲和美国极左和极右翼不断抬头的民族主义。

Pictet称,英国恐将在全球最大自贸区之一的欧盟“划开一道裂痕”,美国11月大选的两位推定候选人也都在谈判对尚未获得通过的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进行重新协商。

“如果不断上升的民族主义趋势导致保护主义升温,那么全球目前为止所经历的国际贸易下降情况很有可能会变得更加危险,”Pictet说,并称跨国公司,尤其是银行业和科技企业最易受到冲击。

**“1937-38年重现”**

在这种背景下,今年出现的市场动荡完全在情理之中--尤其是考虑到接近零的利率限制了央行抵御进一步冲击的能力。

贸易全球化上一次出现巨大裂痕是在两次世界大战之间,当时情形的重现促使经济学家再度关注1930年代,以从中吸取教训并借鉴当时的政策应对措施。

摩根士丹利的经济学家在一份名为“1937-38年重现?”的论文中详述了当时犯下的错误,即在经济从1929年的股灾以及始于1936年的萧条中复苏时,货币和财政政策收紧速度过快。

在民间部门对未来增长和通胀的信心增强前,对重新调整政策操之过急,使经济到1938年即重陷衰退和通缩。二次大战的蹂躏接踵而至,使政府在军力、战争救济及最后对复原重建上投入巨额支出。

摩根士丹利指出,当年的情形与全球对2008年崩溃和继之全球衰退的应对有相似之处。

至2009年一波波货币和财政宽松举措支撑经济活动,但在通胀预期或民间投资支出和资本支出恢复前,政府预算就再度迅速收紧。

目前全球似有陷入10年来第二度衰退之虞,但这次债务负担更沉重,通胀和利率降至历史低位,贸易迟滞,人口结构恶化;可能需要全球各国政府祭出新的支出刺激,才能让民间企业恢复活力。

“防止重蹈衰退覆辙的有效解决之道,将是再行政策刺激。”摩根士丹利称。

在不发生世界大战灾难的条件下成功防止经济再陷衰退,将是世人学习的深刻教训。政治极端主义、孤立和保护主义使得任务至为艰巨。(完)

编译 李春喜/杜明霞/汪红英/张若琪 审校 白云/徐文焰/李爽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