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17, 2020 / 10:24 AM / 20 days ago

分析:新冠疫情下分散办公 交易员碰到动荡市况只好“跟着感觉走”

路透伦敦3月16日 - 在全球市场异常波动时期,许多不在办公室或在环境陌生的交易室工作的交易员担心,通讯问题和技术故障可能会加剧本就已经很高的波动性。

2020年3月16日,德国法兰克福,法兰克福股票交易所内交易员的工作场景。REUTERS/Staff

各大银行为在新冠病毒大流行期间保护市场和员工而制定的应急计划,可能随着时间的推移而逐渐改变交易和投资领域,有更多的员工要么在家上班,要么在较小的中心工作,不必集中在伦敦金丝雀码头或纽约曼哈顿这些价格不菲的办公地点。

但目前而言,那些不得不赶到新泽西或伦敦郊区诺索尔特(Northolt)去上班的工作一族,对于这种“业务连续性计划(business continuity plans)”就比较感到挫败和困扰,因为工作时不时可能因为电话或互联网中断而受影响。

银行对这些担忧不以为意:许多人告诉路透,所有地点的所有系统都有备份,员工之间通过电话线路和扬声器系统相互沟通。对于可以在家工作的非交易岗位员工,也为之配备了录音电话、更快速的服务器以及额外的显示器。

但是,对香港某家欧系银行现货股票部门负责人而言,除了萤幕上惨烈的市场行情,陌生的办公室及设备带来的压力,无疑是雪上加霜。

“你不只担心自己或团队成员出现输入失误的噩梦情境,还要担心许多其他状况,包括黑客攻击、或是因为后台操作出差错而导致某笔交易没完成,”他说。

“公司的风险和科技部门人员已经好几次通宵夜战,好确保这些状况不会发生。”

虽然目前交易量仍维持得不错,但已出现一些警讯,最令人瞩目的是,美国公债市场偶尔发生执行买卖单遭遇困难的现象。另外,像上周一澳元发生小型“闪崩”,买卖价差短暂扩大到近八倍水准,将澳元兑美元由0.655美元骤然掼压到0.63下方。

同一天,美股波动率指数(VIX)的期权交易在开盘时冻结数分钟,做市商未能报出买卖价格。

目前还不清楚是不是远程工作导致了这些事件,但远程工作可能没起到什么好作用;摩根大通指出,在交易商分散到不同地方的情况下进行如此大规模的做市是史无前例的。

摩根大通警告称,网络黑客、交易成本升高、流动性下降和波动性加剧,都可能是随之而来的“操作风险事件”。

摩根大通指出,例如上周,美国较长期公债成交量中,约有三分之二的价差高于以往下跌期。该公司引述前三大买盘和卖盘的平均规模,称市场深度也受到了影响。

该公司说,3月9日,30年期美国公债有60%交易的买卖价差超过了0.5个跳动点,而2月底时几乎没有。

在荷兰国际集团(ING),高管们承认工作环境发生了变化,比如一些人监看的屏幕减少了。但ING英国金融市场主管Obbe Kok表示,目前的主要重点是管理现有风险,而不是提供流动性。

“我们以前从未经历过这种情况,预计流动性将受到影响,但我们不知道影响程度到底有多大。”Kok说道。

**今时不同往日**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和其他央行已多次采取行动,包括在周末宣布政策,以确保流动性不会构成问题,各国央行纷纷降息,并承诺购买数以十亿美元计的资产。

一名七国集团国家的央行官员表示,由于无法回到熟悉的办公室工作以测试各种策略,交易员在执行复杂交易时可能更加谨慎,导致一些板块开始“一团糟”。

“交易量大大减少,买家和卖家之间存在巨大分歧。”他补充称,央行的举措将协助市场免于陷入一团糟。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交易方式不断演变,机器读取运算法取代了此前许多交易员的电话喊价及在电子平台上敲数字的工作。

银行间公债市场是由自动化高频交易商(HFT)所主导,这些交易团队规模通常不大,使用预先设计好的运算法进行交易。

但还没有经过验证的是,这些机器是否有办法在长期缺乏交易员、风险经理、及营业人员的支援下顺利运作,这些人员可以确保结算平顺进行。

不过摩根大通指出,过去事件显示,当波动率骤升的时候,高频交易商可能变得极为敏感;分班制(split-working)削弱人迅速干预的能力,可能会提高其敏感程度。

“如果发生这样的状况,我们认为这个特定的熔断机制将无法有效运作,高度波动导致流动性下滑的恶性循环时间恐将拉长。”

**买方**

在此同时,投资人正注意到其中的差异。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基金经理Ross Hutchison表示,紧急应变措施“正开始妨碍交易”。

“交易员显然比疫情爆发前少了。”

虽然美债市场的停滞更可能是因为避险而非远程办公所致,但投资人发现所有债券市场的买方-卖方价差都在扩大。

安联环球投资的英国固定收益主管Mike Riddell表示,上周一英国公债市场上的买卖价差是正常水平的五倍。英国债市是全球流动性最好的债市之一。

他并称,利率期货交易的流动性比2008年还差。

其他那些回家办公的交易员勉强用两块屏幕工作,一位投资策略师描述为“瞎撞”,因为正常情况下都是五个或六个显示屏。

“我的生产力大幅降低,”他们说。(完)

编译/审校 郑茵/蔡美珍/艾茂林/孙茉莉/张明钧/李春喜/白云/王颖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