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分析:过往危机的幽灵困扰着决策官员和金融市场

路透伦敦7月1日 - 美联储立场转向鹰派让全球市场清醒地认识到,决策者可能很快就会开始撤出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而如果行动操之过急,则可能在经济复苏稳固之前扼杀它。

资料图片:2019年3月,美国华盛顿,一名骑行者经过美联储总部。REUTERS/Brendan McDermid

美联储官员已将美国加息的预期从2024年提前到2023年,并就如何结束危机时期的债券购买展开了讨论。

挪威最早可能在9月升息,而新西兰的强劲数据促使分析师将该国的升息预期提前。德国央行总裁魏德曼和奥地利央行总裁霍尔茨曼本周成为首次公开讨论缩减1.85万亿欧元(2.2万亿美元)疫情紧急刺激计划的欧洲央行官员。

投资者开始警惕起来,因为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为遏制通胀而过早地收紧货币的做法,损害了经济增长,迫使央行走回头路。

“必须承认,宁可保持货币刺激措施的时间过长,也不要过早地撤走刺激,”苏黎世保险的首席市场策略师Guy Miller说。

“如果通胀回升,经济运行过热,欧洲央行将完全有能力解决这个问题。但如果过早取消刺激措施,情况将变得非常困难。”

债务危机肆虐期间,欧洲央行在2011年4月和7月上调了利率,但四个月后又下调利率。

美联储在2015年开始加息,许多分析师现在认为,这是政策错误,不必要地阻碍了危机后的复苏。

基金经理对美联储升息时机的预期:

罗素投资(Russell Investments)上周对基金经理进行的第二季度调查显示,72名受访者中有50%预计美联储将兑现其通胀承诺,该比例较第一季下降约10个百分点。他们预计通胀和美债收益率将上升。

“与过去有相似之处,目前对市场非常有用,”罗素投资固定收益部门全球主管Gerard Fitzpatrick表示。

“对美联储提前加息的担忧,我们已经开始看到这种感觉的出现,”他补充说,指出经济增长和通胀正在加快。

美国和欧洲的主要商业活动指标处于多年来的最高水平。从美国最新公布的5%的通胀率来看,通胀也在抬头。

一个担忧是,不如以前那么鸽派的美联储可能为其他央行效仿铺平道路。

**警告**

但也许决策者真正需要注意的是过早撤出财政刺激措施的教训。

各国应对疫情的刺激规模高于因应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的刺激规模:

与新冠疫情爆发后推出的刺激相比,金融危机后的政府刺激力度较小。在欧洲等一些地方,随着紧缩政策的盛行,刺激政策很快被撤销。

根据麦肯锡的数据,各国政府去年在两个月内就拨出了10万亿美元用于刺激经济,在一些国家,刺激规模与其GDP之比几乎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时期的10倍。

BlueBay资产管理公司的首席投资策略师David Riley说,金融危机结束后政府犯下的错误就是过早缩减财政支持,让央行单独承担支持经济的重任。

他补充说,各国央行开始考虑缩减大规模货币刺激措施是正确的。

“我的主要担忧是,政府将(缩减)视为一个信号,即在货币支持政策逐步撤销之际,他们无法提供更多的财政支持,并且开始担心债券义勇军,”他说,指的是投资者通过推高债券市场的借款成本来惩罚肆意挥霍的政府。

“风险在于我们过早回到财政紧缩状态。”

不过,分析师指出,整体而言有迹象表明各国政府决心维持支持措施。欧盟今年再次暂停执行财政规则;美国银行估计,美国政府在2021年平均每小时将支出8.79亿美元。

虽然国际清算银行(BIS)在本周发布的年度报告中警告说,当决策者最终寻求政策正常化时,他们将面临“艰巨的挑战”,但目前而言,央行的廉价资金给主要经济体提供了以相对较低的成本支持经济复苏的机会。

“政策制定者已经从之前的错误中吸取了教训,”苏黎世保险的Miller说。(完)

编译 艾茂林/杜明霞/王兴亚;审校 张荻/张涛/陈宗琦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