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ctober 3, 2018 / 9:51 AM / 2 months ago

分析:紧捂钱袋多年之后 油气巨头面临松手压力

路透伦敦10月3日 - 多年严控支出之后,全球石油和天然气巨头的高管们面临着越来越大的压力,需要放松支出控制来补充储备和阻止产量下降,并抓住原油价格上涨的机会。

资料图片:2018年4月23日,法国巴黎,Vaudoy-en-Brie附近油田的抽油机。REUTERS/Christian Hartmann

随着石油价格达到每桶85美元的四年高点,勘探部门正在敦促公司董事会增加钻探,工资正在节节升高,服务公司表示费率必须上升,一些投资者表示大型油企一定会很快再次开始成长。

BP(BP.L)、雪佛龙(Chevron)(CVX.N)和皇家荷兰/壳牌石油集团 (RDSa.L)(RDSa.AS)等公司的老板们自2014年以来已将预算削减多达50%,而且承诺坚持较低的支出水平。对他们来说,要求增加支出的压力可能变得难以抗拒。

与之前的石油价格周期一样,人们现在担心本轮景气周期的力道和持续时间--目前经济处于2008年金融危机后的第10年成长。

与之前的石油价格周期不同的是,随着全球转向更加清洁的能源,石油需求最终有可能停止增长。

但是,已经有迹象表明,在油价从2014年每桶115美元挫至2016年26美元后削减的一些成本,正在逐渐恢复。

譬如,壳牌上个月称,在英国北海的团队将采用不那么劳累的轮班安排,即两周海上作业然后三周陆上作业。而在采取撙节措施的那几年,这些团队采用的是三周海上作业然后四周陆上作业的排班。

轮班更为频繁意味着需要租用更多船只和直升机。壳牌表示,这项调整将使成本小幅增加,但确信这将提高该公司在北海运营的成本效益和产出。

据Rigzone公布的调查报告,普遍来说,2018年迄今油气行业薪资已小增6%左右,此前三年为下降。

据一位大型公司高管,该公司的高级经理多年来都通过视频开会,现在则获准乘飞机进行面对面会议。

据参加此类讨论的资深高管,大型油企的董事会正面临越来越多来自内部对投资新项目和并购、以及增加雇员的要求。

“面临来自所有部门要求获得更多资金的巨大压力,”一家大型欧洲油企的高管称。

reut.rs/2Oujw9c

**长周期投资**

获批准的新项目正在增多。壳牌及其合作伙伴本周批准了LNG Canada项目,这是近些年最大的液化天然气(LNG)项目之一。

“壳牌推动该项目的动机很明确:如果没有这个项目,该公司的上游业务--LNG合同组合和LNG产量将在下一年代早期开始下滑,”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分析师Dulles Wang称。

通常情况下,在低资本支出和低价时期过后,随着油价反弹和供应收紧,加速投资的时期来临。

在不景气的年份,企业大砍支出。现在,他们产生的现金和2014年一样多,并誓言保持节俭以聚焦于增加分红、回购股票和削减债务。但在一个储量和产量会自然下降的行业,持续投资被认为是至关重要的。

尽管像BP (BP.L)等一些公司能够在技术帮助下控制住产量下降并降低成本,但新产量的减少已经影响许多公司的较长期前景。

油田递减率在2014年为3%,到2016年提高了一倍至6%。根据摩根士丹利,就大型石油企业而言,同期的递减率从1.5%升至略高于2%。

“由于油藏开采期限大幅下降,我预计资本支出会上升。部分资本支出将用于重新开发现有油井,”Campbell Lee & Ross InvestmentManagement合伙人Darren Sissons说道,还称一开始企业对于增加资本支出会较为谨慎。

reut.rs/2OAKdZK

**储量寿命**

据摩根士丹利(MS.N)和富瑞(JEF.N)的分析师,预计2020年全球七大油企的合计资本支出将从2017年的1,050亿美元增至1,360亿美元。

摩根士丹利的分析师Martijn Rats称,从明年年中开始,油企董事会将转变基调,让股东对2020年开始增加支出有所准备。

“新项目授出速度可能在2019年加快,但是对于重大开发项目,第一年的资本支出通常会比较有限。从2020年起,资本支出可能升高。”

董事会没有对增加支出的压力视而不见。许多公司已经确定了支出金额范围,同时承诺把支出控制在较低水准。比如壳牌石油就为每年250亿-300亿美元的支出设定了“软性下限”和“硬性上限”。

对于意大利石油生产商埃尼集团(Eni)(ENI.MI)等一些企业,增加成本恐怕是不可避免的。

Henderson High Income Trust的基金经理David Smith说道:“虽然这是一个低油价的大环境,但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些油企必须要开始对新项目再度投资才能维持产油。”

法国石油公司道达尔)(TOTF.PA)首席执行官潘彦磊(Patrick Pouyanne)本周表示,尽管力争维持2020年之后每年的支出区间在150-170亿美元,但承认资本支出可能会增至200亿美元。

Guinness Asset Management的共同经理人Jonathan Waghorn说道:“我们的看法是这些大油企要想维持目前的储备规模,资本支出增加5-10%左右还是太低。”

reut.rs/2QrxQg1

油服公司缓慢上调费率,也带来了增加支出的压力。这些公司表示,他们为了帮助大型油企渡过低迷时期而做出牺牲,如今应当得到回报。

“目前的投资水平,尤其是国际市场的投资水平,显然不足以满足中期需求和长期的储量替代需要,”全球最大油服供应商斯伦贝谢 (SLB.N)执行长Paal Kibsgaard上月在一个会议上称。

他表示,在可预见的未来,国际生产基地需要投资以两位数增长,才能保持目前的生产水平。

但投资者和企业高管们称,储量寿命不再是衡量油企健康状况的黄金标准。储量寿命在2017年触及至少20年以来最低水平。

支出大增还可能侵蚀获利,并让人担心油企恢复油价飙涨时期的浪费做法。

“历史上,超过股息成本的超额自由现金流导致该行业的资本支出增长,但该行业正在努力摆脱缺乏资本约束的标签,而且我认为他们将坚持下去,”Allianz Global Investors分析师Rohan Murphy称。(完)

编译/审校 张涛/许娜/王兴亚/王琛/孙茉莉/侯雪苹/王洋/高琦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