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深度分析

投资焦点:全球贸易放缓成为新常态 新兴市场投资人努力走出低迷

路透伦敦10月21日 - 投资人对新兴市场重拾热情,与全球贸易的低迷状态形成鲜明对比。全球贸易一直以来被视为是发展中国家经济增长的引擎,但随着全球化进程放缓,许多人认为新兴经济体的增长也变得难以捉摸。

2016年9月13日,拖船在引领一艘集装箱货轮离开印尼北雅加达的一处集装箱码头。REUTERS/Darren Whiteside

作为今年表现最好的资产之一,新兴股市和债市最近几个月已经吸引到数千亿美元资金,因为多数发达市场的收益率为负,投资人将资金转入新兴市场资产。

尽管发展中国家最近公布的数据令人振奋,但围绕经济复苏韧性的担忧仍然存在,如果增长不提速,两位百分数的回报率将难以持续。

然而,对于新兴市场,以往的增长都与贸易相关--无论是制成品还是大宗商品,而现在这些地区的前景悲观。

经济政策研究中心发现,7月全球贸易动能下滑0.8%,自4月以来一直为负数,新兴经济体遭受冲击的程度高于发达经济体。

中国9月出口意外下降10%,给中国经济企稳的迹象蒙上疑虑。

公众对贸易和全球化的反感情绪升温,亦使问题加重:英国公投决定退出欧盟,美国大选活动上两位候选人都承诺重新审查主要贸易协议,比如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并引燃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能否获批的疑虑。

外界普遍预期美国和欧盟之间正在谈判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协定(TTIP)注定要失败。

“新兴市场投资者尤其要认识到,现在很多国家在向内发展。这是在远离自由市场,而很多新兴市场国家是小型开放型经济体,它们的一部分生命线就是贸易,”资金管理公司Eaton Vance的全球固定收益联席主管Mike Cirami。

“这是个问题,但很难完全消化...但趋势很明显,而且我们正将此纳入考量,考虑在哪、以什么价格进行投资。”

**经济生命线**

2008年金融危机爆发前的二十年,全球经济增长速度大约为全球贸易增速的两倍。新兴市场的高速增长应归功于贸易。中国在这段时间成为重要力量。此外,前苏联地区的国家采取了开放政策。

瑞银数据显示,全球贸易量增长/新兴国家经济产出之比在1990年代平均为2.2,到2000年代中为1.6,而目前只有1.07,这要多谢中国和西方需求降温。

据瑞银,新兴市场贸易量继2008-2009年骤降之后强力反弹。但这种势头在2011年迅速发生变化。

“过去18个月,下滑速度加快,出口量增长不及实质GDP和生产,”瑞银分析师团队在研究报告中写道。

世界贸易组织(WTO)上月将全球贸易增幅预估大砍逾三分之一至1.7%。贸易减速,部分归因于美国和中国内部经济结构重调,这分别又是因页岩能源荣景和由出口向消费转型的计划而起。

世贸组织15年来头一遭表示,国际通商料落后于世界经济增长表现。

投资者和分析师等人试图将这二者间关系转变和贸易本质变化的原因弄个明白,希望能预知未来。瑞银估计,其中有多达40%的放缓都不能单单从经济增长这方面来解释。可能的原因一大堆,包括全球价值链缩水、贸易保护措施重新抬头,以及服务增加。

贸易壁垒,无论是报复性关税还是反倾销措施,近些年都处于上升态势。世界贸易组织的全球贸易预警(Global Trade Alert)发现,贸易保护主义措施层出不穷,2015年达到纪录高位,其与贸易自由化措施之比为三比一。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警告称,贸易自由化逐渐消退,保护主义政策不断增加,导致全球贸易放缓,从而压制了全球经济成长。

“许多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维持或面临贸易壁垒,这阻碍了它们进入全球市场,难以加入全球生产链,”IMF发现。

**服务业在贸易中所占比重提高**

服务业目前在贸易中所占份额提高,“从制造业到服务业”的转变,在不一定损及经济成长的情况下,提振了国内贸易,而非国际贸易。瑞银称,尽管去年3月新兴国家服务业出口所占比重已较10年前提高至34%,但整体趋势依旧仍是疲弱。

“亚洲除了规模较大的工业经济体,实际上只有印度在服务业出口中占据有意义的全球市场份额,”瑞银发现。

新兴经济体在提高价值链方面做得更好了,生产更高附加值的产品,而不仅是出口原材料。

“大国对此有优势,因为他们有更多资源、更加多元化、有更大的市场,而小国仍将依赖贸易,”法国巴黎投资亚太地区和新兴市场策略负责人Patrick Mange说道。

地理位置和贸易伙伴也十分重要。墨西哥是美国最大的贸易伙伴之一,墨西哥披索兑美元自1月以来已下跌约8%,美国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特朗普与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的差距在缩小的相关调查也存在很大影响。

一些小型新兴欧洲国家也受到投资者青睐。

“(在)中欧和东欧,有一些小型开放经济体的表现也非常好。其中很多都受国内需求的支撑,这些经济体已走出了危机,”Eaton Vanc的Cirami说道。

然而,要解读变化的信号是困难的。对于一个经济体的贸易或经济变化的变动性质,要获取相关数据通常很困难,尤其是生产力或价值链变化等指标。

“你没有很多数据来证明。通常我们只有听故事的份儿,”Mange说道。(完)

编译 李春喜/杜明霞/艾茂林/于春红/王琛;审校 戴素萍/高琦/孙茉莉/刘秀红/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