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rch 28, 2019 / 3:07 AM / a month ago

综述:WTO被边缘化但并未过时 重塑多边主义信心是前提条件

作者 乔艳红

资料图片:2018年10月,瑞士日内瓦,世界贸易组织总部的机构标识和旁边的交通信号灯。REUTERS/Denis Balibouse

路透博鳌3月28日 - 世贸组织(WTO)正陷入成立逾20年来最严重的危机,上诉机构面临生死攸关的考验,而改革迟滞背后隐隐浮现的是中美两个大国之间的较量。出席博鳌亚洲论坛的嘉宾认为,WTO虽然被边缘化、但并未过时,而WTO改革推进的前提条件是重振多边主义信心。

“世界贸易组织面临危机,最大的挑战是它被边缘化了。我们需要重振WTO的法治规则和多边机制,而不是单边主义。个别国家单边做的一些事情,损害了WTO的权威。”中国世界贸易组织研究会会长崇泉称。

中国央行前行长周小川也表示,最近几十年贸易不平衡问题上的日益情绪化,使得世贸组织的作用受到限制,争端解决机制和上诉机构遇到了问题。与此同时,世贸组织决策效率还不够高,也是它面临问题的原因之一。

“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时,20国集团领导人曾强力推动多哈回合,希望尽早达成协议。过了这么多年,多哈回合进展仍不如人意,说明这个机制的效率不够高,需要改革。”周小川称。

他表示,WTO改革的前提条件是各成员国要有诚意。如果大多数国家都支持多边主义,世贸组织改革就有望达成一致并取得进展。如果个别大经济体坚持采用单边主义的做法,签署并将双边自贸协定作为其未来贸易体系的主干,WTO改革就会遇到很多挑战和困难。

美国前商务部长古铁雷斯也指出,在美国共和党中总有一些人认为,国际条约是对国家主权的一种威胁。任何被认为影响到国家主权的议题都会受到质疑,这是现在面临的一个现实。从世贸组织到巴黎协订,从TPP(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到北约,概莫能外。

“本届政府对多边主义的蔑视根深蒂固,对国际组织的怀疑成为一种时尚。在这样一种氛围下,WTO改革只能是一种奢望。最关键的,是要改变华盛顿的政治氛围,重塑对多边主义的信心。”他指出。

随着经济全球化的不断发展,国际社会对WTO的期望越来越高,但其管理功能和权威的缺失严重影响了其发挥多边体制功能。而且WTO现有决策机制不但未能解决发达成员与发展中成员之间不平等的问题,还暴露出决策的严重困难和效率低下。

欧盟去年11月发布了两项WTO改革提案,希望能够打破僵局。其中一项是与印度和中国联合发布的提案,另一项提案还包括加拿大、挪威、新西兰、瑞士、澳洲、韩国、冰岛、新加坡和墨西哥。

随后在去年12月召开的20国集团(G20)峰会达成首次承诺对失灵的WTO进行改革的会议公报,但同时公报中经常使用的一些词语也成了禁忌,比如“保护主义”、甚至“多边主义”都变得不受欢迎。

**中美之间的较量**

中国是全球第二大经济体,WTO改革当然离不开中国的支持和参与。

美国称其不满意的是,WTO未能让中国为其没有像2001年入世时设想的那样开放经济而负起责任。为了迫使WTO进行改革,特朗普团队阻止了WTO上诉机构新法官的任命,意味着该机构将会因为法官人数不足而无法对贸易争端做出有约束力的裁决。特朗普甚至威胁让美国退出WTO。

对此,周小川强调,多年来中国一直以发展中国家的身份积极参与WTO事务,世贸组织的改革和规则调整,可能会涉及发展中国家的优惠待遇,这些细节可以根据具体的情况进行讨论。但是,不应忽视的是,WTO需要帮助低收入国家,推动这些国家的发展,使其从全球贸易体系中受益。

至于对中国所谓“贸易扭曲”和补贴问题的指责,他指出,中国经济经历了一个很长时间的、由计划经济向市场经济的过渡,期间大幅度减少了市场扭曲行为和不合理的补贴。但因为这是一个转型的过程,要花很多年的时间,所以还会出现一些扭曲的残留。

“中国政府非常愿意加快改革的进程,来消除这种扭曲的状况,这些扭曲最终是会逐渐消失的,”周小川说,还有一种情况就是这种扭曲可能是由于误解所造成的,需要做一些澄清的工作。

崇泉也指出,世贸组织的改革过程中必须要给予发展中国家特殊和差别待遇,这是世贸组织的原则,美国提出所谓的发展中国家“毕业标准”,会给世贸组织改革的谈判带来困难。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首席研究员张燕生在博鳌论坛间隙接受媒体集体采访时就指出,中美关税战应该可以暂时休战、告一段落,但是从今年年中到下半年,尤其是G20峰会上,对WTO改革规则的较量将会成为中美两个大国关系的新关注点。

近期中美贸易磋商出现令人宽慰的曙光,双方谈判正紧锣密鼓地进行。双方商定3月28-29日美方应邀访华,美国贸易代表莱特希泽和财政部长姆努钦将出席在北京举行的第八轮中美经贸高级别磋商;随后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刘鹤4月初应邀访美,在华盛顿举行第九轮高级别经贸磋商。

“特朗普政府希望通过加征关税等手段,来解决中美之间的贸易逆差,这个目标本身就是有问题的。而如果特朗普政府的目标是遏制中国的崛起,这种目标就是错误的。就像世界上任何国家一样,中国有权利在经济上崛起。”世贸组织上诉机构创始成员、前主席巴克斯称。

**上诉机构的危机**

WTO上诉机构实际上就相当于全球贸易的最高法院,负责听取各成员间贸易争端的上诉。美国阻挡WTO上诉机构的任命,使WTO面临成立24年来的最大危机。上诉机构通常有七名成员,但目前只有三名,而且其中两名的任期到2019年12月就将届满,也就意味着届时WTO将无法做出最终的上诉裁决。

巴克斯认为,对WTO来说上诉机构危机是生死攸关(existential)的一次考验,美国总统重点打击WTO上诉机构,因为上诉机构拒绝按照他的意愿做出偏向于美国的裁决。而上诉机构所做的一切,不过是以独立和公正的态度对待所有的案件。这也是WTO规则赋予它的职责。

“特朗普政府批评上诉机构的法官超越了法定权限。在WTO 164个成员中,只有美国一家如此指责。这恰恰说明问题不在上诉机构,而在于美国自己。”巴克斯称。

他认为,上诉机构危机必须现在就要解决,并建议,为改进和加强WTO的争端解决功能,应该考虑将上诉机构的法官从七名增加到十名;上诉机构的内部机制应该更加顺畅,要使法官连任免受美国总统的威胁。

美国驻WTO大使习达难(Dennis Shea)曾屡次批评WTO的上诉机构,称其越权并违反自身规定,可能导致其裁决无效。世界贸易组织(WTO)总干事阿泽维多(Roberto Azevedo)在2月份时表示,案件处理将明显放缓,“最后可能瘫痪。”(完)

审校 林高丽

0 : 0
  • narrow-browser-and-phone
  • medium-browser-and-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
  • wide-browser-and-larger
  • medium-browser-and-landscape-tablet
  • medium-wide-browser-and-larger
  • above-phone
  • portrait-tablet-and-above
  • above-portrait-tablet
  • landscape-tablet-and-above
  • landscape-tablet-and-medium-wide-browser
  • portrait-tablet-and-below
  • landscape-tablet-and-bel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