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中国财经

图表新闻:中国8月地方债发行规模大增创单月历史次高 利率连升四个月

路透北京9月1日 - 中国地方债发行规模在7月创年内新低后,8月重拾升势,单月规模大增至近1.2万亿元人民币,仅次于5月份的历史高点;由于财政部要求专项债需在10月底之前发行完毕,故预计9月发行有望延续万亿规模。

8月资金面超预期紧张,降息降准预期再度落空,市场资金紧张情绪持续蔓延。从8月地方债发行情况来看,当月发行加权平均利率连续第四个月上行,平均投标倍数则小幅回落。

此外8月发行的期限方面,10年、15年和30年期三个期限发行规模总和占当月发行规模的逾六成,从而导致该月平均发行期限继续抬升。

据路透计算,8月平均发行利率3.53%,较上月上行13个bp;平均发行期限15.02年,环比升0.68年;平均投标倍数18.25倍,较上月小降0.74。

较通常时间推迟逾两个月后召开的中国全国人大会议,在5月下旬审议通过了财政部2020年预算报告,其中,2020年地方政府一般债务新增规模9,800亿元,较去年增加500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券新增规模3.75万亿元,比去年增加1.6万亿元。

中国财政部7月29日发布通知,要求确保专项债有序稳妥发行,力争在10月底前发行完毕。

据此前华泰证券固收团队测算,8-10月新增地方债月均净发行规模可能在6,300亿左右。而进入9月以后,2020年地方债发行接近尾声,加上再融资额度基本集中在9月发行,所以预计9月发行规模有望维持在万亿水平左右。

7月30日,随着2020年抗疫特别国债(四期)第四次续发行完成招标,今年1万亿元抗疫特别国债发行收官。

1、8月地方债平均发行利率环比升13bp,连升四个月

据国金证券报告,8月份基于30天均值衡量的DR007(存款类机构七天质押回购加权利率)中枢较7月末上行8.26个bp至2.18%,8月以来央行根据资金利率水平灵活投放或回笼流动性,引导DR007向2.20%收敛。

受此影响,8月平均利率环比进一步升至3.53%,这也是继5月地方债平均发行利率打破了去年12月以来的下行趋势后,连续第四个月上行。

受较长期限品种占据发行主力的带动,8月地方债发行平均期限亦小幅上行;平均投标倍数环比则有所降低。

2、8月发行规模大增,创历史单月次高

7月为让行特别国债发行,财政部适当减少地方债发行量,当月发行规模曾为年内新低。而随着特别国债发行完毕,8月地方债发行卷土重来。

路透计算,中国8月地方债发行规模11,997.2199亿元,其中一般债4,797.9259亿元,专项债7,199.2940亿元。1-8月累计,共发行地方债49,583.6480亿元,包含一般债17,700.3561亿元,占比35.7%;专项债31,883.2919亿元,占比64.3%。

由于先期提前下达批地方债以专项债为主,所以1月专项债占比超过九成,不过随着一般债加入发行队列,专项债占比逐渐降低。但自去年3月以来,专项债占比一直高于或接近50%。

3、8月发行以较长期限为主

8月发行期限中,10年、15年和30年期均超2,000亿元,且该三个期限发行规模总和占当月发行规模的逾六成。

1-8月来看,地方债发行期限仍集中在10-30年期,且各自截至目前的发行规模已远超去年全年同期限发行规模。

4、山东发债规模跃居第一,广东退居第二

分地区看,1-8月山东省地方债发行规模3,840.81亿元,超越广东,跃居第一;广东则以3,810.9279亿元的规模,在领先七个月后,退居第二名。

广东为中国第一经济大省,连续多年GDP总量位居全国第一,去年该省GDP总量突破10万亿元大关,达107,671.07亿元。山东省去年GDP规模则仅略超7万亿元。

5、2020年上半年青海地方债发行规模占GDP比例最高,上海最低

根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上半年各省市GDP规模,经路透计算,上半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占GDP比例最高的是青海省,为近21%;占比最低的是上海市,还不到3%。

虽然上半年广东地方债发行规模一直占据第一,但由于其庞大的经济体量,其地方债发行规模占GDP比例仅有5.7%。

6、2019年地方债发行规模占GDP比例亦属青海最高,最低为广东

下图为2019年各省地方债发行规模占当地当年GDP的比例,其中青海占比近16%,为最高;占比最低的为广东。

今年正值“十三五”(第十三个五年计划)收官、“十四五”将启。面对不稳定性不确定性较大的国内外环境,7月30日中国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必须从“持久战”的角度看待面临的中长期问题,因此给出的“国内国际双循环”的指导方针事实上也更着眼于中长期,而非单纯局限在下半年的经济工作。

中国每年于7月底召开的中央政治局会议一向倍受关注,因是给下半年的经济工作定调。而今年情况特殊,在“当今世界正经历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关键十字路口,最新的政治局会议实际上提供了一个更长期的指导性思路。

面对内外交困、经济下行压力只增不减的现实,在5月22日召开的十三届全国人大三次会议上,中国首次放弃了设定年度GDP增长的量化目标,同时大幅调升今年预算赤字率至3.6%以上,并安排1万亿抗疫特别国债,财政政策将持续发力为经济输血。(完)

发稿 侯向明; 审校 屈桂娟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