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国际财经

《图表新闻》大退出:全球央行陆续准备缩减紧急刺激

路透伦敦4月28日 - 加拿大央行上周率先行动,成为第一个削减大流行时期印钞刺激计划的主要央行。下一个是谁呢?

美联储、欧洲央行和日本央行这三大央行暂时不会缩减刺激政策。日本央行周二强化了这一立场,美联储周三称考虑缩减购债还为时过早。

NatWest Markets全球策略主管John Briggs告诉客户,加拿大央行将每周净买入加拿大公债的目标规模下调10亿加元(8.06亿美元),可能会提醒投资者,2021年的下一阶段将是削减刺激阶段。

随着经济数据证实前景更为光明,美国银行估计,美国、日本、欧元区和英国的央行资产购买规模将从2020年的近9万亿美元降至今年的3.4万亿美元左右。

美国银行预计,2022年购买量将仅为4,000亿美元。

下面来看一看,谁在缩表,谁可能上调利率,谁可能最后结束疫情期间的货币刺激措施?

1/挪威

在暗示政策退出方面,挪威央行走在前列。该行上个月表示,可能在2021年下半年升息。这使得挪威克朗成为今年表现最好的10国集团(G10)货币。

央行并未干预债券市场,因此缩减讨论并不适用。

2/加拿大

宣布缩减计划后,加拿大暗示其指标利率可能在2022年末从0.25%上调。

3/美国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美联储/FED)计划维持借款成本在近零水准,并保持每月购买1,2000亿美元资产,直到充分就业和通胀率达到2%附近的灵活目标取得“实质性进一步进展”。

但根据美联储主席鲍威尔的讲话,预计今年经济增速超过6%,通胀将“略微偏高”,因此市场反映了对2023年加息的预期,许多分析师预期今年就会开始缩减购债。

美联储要达成一种微妙的平衡,即确保美联储缩减购债时不会大幅推高美债收益率。

百达财富管理资深分析师Thomas Costerg预计,到明年初将开始以每月100亿美元的速度缩减购债。他说,这意味着该进程将持续约一年的时间,“足以维持对开始加息还很远的预期”。

4/ 英国

鹰派立场鲜明的英国央行首席经济学家霍尔丹(Andy Haldane)离任,外界因而预期英国央行不会很快地缩减其8,950亿英镑购债计划。英国央行预计,通胀率到年底时料为1.9%,但称中期内升幅可能受到压抑,因劳动力市场疲软。

不过,NatWest分析师认为,英国央行5月可能宣布将量化宽松(QE)规模缩减40亿英镑,降至每月140亿英镑。

货币市场预期,2022年末前利率上调25个基点的可能性为56%。

5/欧元区

长期通胀压力孱弱,意味着欧元区几年内不大可能升息。但退出购债可能会早一些,特别是在欧洲央行1.85万亿欧元(2.2万亿美元)大流行病紧急资产收购计划(PEPP)内。

按理说这个计划要执行到2022年3月,但一些官员已经在倡议削减购债,因为经济形势增强。

丹麦丹斯克银行的分析师认为,欧洲央行最终将只是动用PEPP刺激计划中的1.65万亿欧元。

“据我们目前所知,PEPP将在明年3月结束,所以要考虑放慢目前的速度,可能最早会在6月,”Western Asset欧洲经济分析师Andreas Billmeier说。

6/澳洲

澳洲央行4月时表示,澳洲经济的反弹超出了预期,并将出现“高于趋势”的扩张。但澳洲央行可能是最后收紧政策的央行之一。

澳洲央行希望在改变策略之前,能降低失业率并将通胀率控制在2%至3%的目标之内,但这两项任务都要到2024年才能实现。分析师预计利率在那之前都将保持不变,并估计澳央行甚至可能将资产购买规模再扩大750亿至1,000亿澳元(580亿至770亿美元)。

7/新西兰

新西兰经济的强劲复苏和火热的房地产市场引发了可能更快加息的猜测。

随软预期今年的政策利率都将维持在0.25%不变,不过一些分析师预期2022年下半年可能会加息。与此同时,新西兰央行似乎并不急于缩减其1,000亿新西兰元(720亿美元)的量化宽松措施。

8/ 瑞典

瑞典通胀率正在接近瑞典央行2%的目标,但它曾表示,利率将在未来几年保持在0%。然而,其7,000亿瑞典克朗(840亿美元)的资产购买计划将按如期在今年结束。

9/日本

日本央行本周承诺,将通过控制收益率目标和购买政府债券和股票来维持刺激措施。

自2016年实施收益率曲线控制(YCC)以来,日本央行的购债步伐已经放缓,因此被外界诟病“悄悄缩减”,不过过去一年购债略有增加。

今年3月,央行的公债持仓规模比去年同期高出约22.2万亿日圆(2,040亿美元)。但这只是2016年8月YCC开始实施前持仓规模同比增长81.96万亿日圆的四分之一。

9/瑞士

瑞士央行并不干预国内债券市场,而是通过干预限制瑞郎汇率。2020年该央行外汇干预规模达到近1,100亿瑞郎(1,200亿美元)。这些收入被用来购买外国债券和股票。

瑞郎被高估的程度已经降低,但瑞士央行没有显示出背离其干预政策的迹象,负0.75%的利率也不会在短期内上调。(完)

编译 张涛/王灿/李爽/李婷仪/郑茵/孙茉莉/王兴亚;审校 蔡美珍/艾茂林/戴素萍/刘秀红/张荻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