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
国际财经

图表新闻:美国后疫情时代物价暴涨 美联储对通胀的预估会准吗?

路透4月27日 - 随着美国经济复苏势头增强,从机票到木材,从汽车到尿布,各种商品价格即将暴涨,美国民众需要为此做好准备。

负责维持物价稳定、推动经济实现充分就业的美国央行官员表示,物价上涨的痛苦很快就会过去,通胀上升的多数涨幅应在几个月后逐渐消失。

他们的预测是对还是错,将影响美国的货币政策进程和经济前景。

**美联储的预估**

美国通胀率的一部分上涨,是很容易预期和理解的:与去年全美封锁期间价格受到的冲击相比,今年春季即使只是温和的通胀,也会显得相对格外强劲。

但美国经济中确实存在真实的通胀压力。随着越来越多美国人接种疫苗,更多人将会恢复外出用餐、旅游、及其他疫情肆虐期间减少的活动。很多人将花用疫情期间攒下来的额外家庭储蓄,估计有1.6万亿美元。支出突然转强预计将推高物价。

但是一个人能享受的夏季假期总是有限的。每个人从拜登政府1.9万亿美元的救助计划中只能得到1,400美元。

美国联邦储备委员会(FED/美联储)理事沃勒本月在接受CNBC采访时表示“刺激政策会带来一些影响,但一旦刺激支票被花光,它们就没了,”

ADP首席经济学家Nela Richardson表示,麻烦在于要确定哪一个部份的涨价因素能持续发力。他说:“通胀源自哪里与通胀本身同样重要。”

对于美联储决策者来说,厘清这一根源将有助于判断他们距离取得“实质性的进一步进展”有多近,不仅要实现充分就业,还要达到2%的通胀率。这是他们在削减每月1,200亿美元债券购买计划之前设定的门槛。

**消除杂音**

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总裁戴利(Mary Daly)表示,为了避免整体通胀指标出现任何“假象”,她将密切关注把酒店和餐馆等受到疫情严重影响的行业的价格趋势与受疫情影响较小行业区别开来的指标。

她还将监测剔除价格波动特别大的商品和服务的通胀指标。

戴利本月对记者表示,她将寻找通胀“逐步”向2%靠拢的迹象。但和大多数美联储官员一样,她认为在这么多人依然失业的情况下,通胀不可能持久地上升。

“我看到了积极的迹象,没有担心的迹象,”她说。

**供应链打结**

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表示,供应瓶颈可能导致部分品项价格剧烈上涨,但随着企业找到办法理顺供应链,这些问题将迎刃而解。

高盛分析师团队表示认同,预期半导体短缺可能推高汽车及电子产品价格多达3%,而这已经引发行业做出回应,“可能会压低明年电子产品的价格,这是反对将今年夏季通胀推论为未来情形的又一论点。”

**通胀预期**

多数美联储决策官员认为,企业及家庭对于通胀长期将维持于低档的预期根深蒂固,也可能令短期价格涨势受抑。的确,最近几年对于通胀下滑的预期令人担心通胀面临过大下行压力。这是美联储誓言将等待实际通胀上升才会收紧政策、而不会仅单看预估的理由之一。

“我认为他们可能安于、甚至乐于见到通胀温和上升...但不要过高,也不要过于持久,”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分析师Kathy Bostjancic表示。

目前为止,数据看来表现不错。美联储一套新的通胀预期指数综合了22个调查及市场指标,该指数近期突破了美联储的2%通胀目标,此为2018年中以来首见。

**为通胀之火增添燃料**

美联储所作的通胀预期可能出现很多错误。美国前财长萨默斯(Larry Summers)等人士警告,在政府大规模支出引燃通胀后,美联储正在为通胀火上加油。

一些分析师认为,他们已经在房价触及纪录高位和房租上涨中观察到这一风险。部分分析师称,与商业周期联系并不紧密的医疗服务价格也在攀升,为通胀提供了更大上涨动力。

**劳动力供应与薪资**

鲍威尔已多次表示,他预期就业市场闲置劳动力将阻止薪资过快上升,指出美国整体就业人数仍比疫情前水平少数百万人。

但如果许多就业岗位被证明已经永远失去,那么就业市场可能趋紧,而薪资水平可能在就业人数回到危机前水平之前就开始上涨。

在就业市场的某些领域,这种情况或许已经发生。

**政治风险和沟通变数**

佛罗里达州共和党参议员Rick Scott日前致函鲍威尔表达担忧,他预期在政府支出和美联储宽松政策的推波助澜下,会出现危险的通胀。

鲍威尔回覆称,更大的问题是通胀太低,这降低了美联储有效应对经济下滑的余地。他向Rick Scott保证,美联储将不会允许通胀大幅高于2%,也不会允许通胀“长期”维持在2%以上。

即使参议员Scott未必买帐,只要美联储仍能让消费者和企业信服,鲍威尔也许就能够继续坚持这套说法。

如果通胀连续几个月居高不下,情况可能会变得更危险,美联储官员表示,如果出现这种局面,他们已经准备好因应。

“我们预期这些(通胀上行压力)是暂时的...如果不是如此,那么我们肯定必须要考量进去,”美联储副主席克拉里达(Richard Clarida)在本月稍早时表示。(完)

编译 艾茂林/孙茉莉/王兴亚/张明钧/徐文焰/戴素萍 审校 蔡美珍/李婷仪/刘秀红/张若琪

for-phone-onlyfor-tablet-portrait-upfor-tablet-landscape-upfor-desktop-upfor-wide-desktop-up